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OO)华氏狮子吼
章节列表
(一OO)华氏狮子吼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完美同居》写到今天,终于突破三位数了——“一00”!呵呵,自贺一下,算是给自己一个圣诞纪念吧。另外,月底算账的时间快到了,大家抓紧订阅支持啊,拜谢~~~

———————————————————————————————————



学校保安一番奋力“拼杀”,总算为双方参赛队员开出一条“血路”。当05艺术表演班男子篮球队入场的时候,全场欢声雷动,萧晨的粉丝们更是井然有序地齐声高喊着条幅上的标语口号,那阵容丝毫不输给任何明星大腕。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们的对手——05社会科学班的十名队员在入场之时却像过街老鼠一样,藏头露尾地拿手护着头脸,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有“暗器”从观众席中的某个角落里砸将过来。

趁着做热身运动的时候,萧晨给尹之娴打了个电话。由于这次男女决赛同时进行,他没办法担当女队教练,只能通过电话,打算大体布置一下,稳定一下队员们的情绪。

电话甫一接通,那头也同样传来一阵喧闹,口哨声、呐喊声此起彼伏,萧晨喉咙都快吼破了,对方还是“喂”个不停。

“啊,什么?……萧晨哥你大声点,我听不见……该死,你们小声一点,拉拉还没来么?……喂喂……”

电话那头尹之娴的声音越发模糊了,一听到“拉拉”二字,萧晨嘴角禁不住往上翘了翘,这丫头现在还没到,该不会是又贪懒睡过头了吧?要不然就是迷糊得记错了时间。

虽然说只有分别了十来天,准确的说其实他们几乎天天都有见面,只是彼此没有说话而已,但在萧晨印象中,好像有十来年没听过那抑扬顿挫的“华氏狮子吼”了,现在想来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急促的哨音打断了萧晨的遐想,裁判示意,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匆匆挂断电话,将手机往外衣口袋里一塞,萧晨一边快步走向中圈,一边将场上队长的袖标戴好。这时候,“黄天棒”已经站进了跳球区内,身子微微半蹲着,目不转睛地盯着裁判手中的篮球。

“嘘——”

比赛开始了。

刚开场的时候,“社科”队的五名首发队员憋足了劲猛冲猛打,比分倒还一直咬得很紧,但当林天齐连续两个“三分”落袋之后,“艺表”队打出了一个小高潮。

紧接着,利用对方投球不进的机会,“黄天棒”截下篮板再次把球传回前场,杜凌天接球后一个勾手上篮,把优势扩大到十分。

一时间,场上的气氛更加热烈,粉丝们高声呼喊着萧晨的昵称“晨晨”,期待着偶像的出手。萧晨微微一笑,朝计分牌旁边的时钟瞄了一眼,唔,距离上半场结束还有三分二十三秒,要看表演?机会还多的是。

三分钟后,机会果然来了。

林天齐再次灌入一记三分球后,轮到“社科”队发起进攻,哪知控球后卫才刚把球带过自己半场,一个疏神,球就被苏小小给“掏”了过去,然后熟练地回传给身后的萧晨。

球入手的同时,萧晨再次朝时钟瞄了一眼——

还有十五秒。

眼见本来是上半场的最后一次进攻机会,却忙中出错失了球,“社科”队一时乱了阵脚,忙不迭地撤身回防,哪知萧晨好像根本没有要进攻的意思,悠哉游哉地徘徊在中线附近,一边运球一边还在吐泡泡。

这也太藐视人了吧?

“社科”队的球员们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了,暗中使了个眼色,分出三人上前“围剿”。

还有五秒。

萧晨一边默数,一边灵活地闪过对手甲的一记“黑虎掏心”。

四秒。

横移一步,对手乙的“连环夺命肘”落空。

三秒。

操,丙这小子居然连下三滥的招数都使出来了,还好哥哥我躲得快。

两秒。

场外前排的观众已经快被挤到边线以内了,连篮球架都像是在微微震颤,仿佛要被粉丝们的的助威声给掀翻。

最后一秒,萧晨终于出手了。

轻轻一跃,一扬手,一翻腕。

“唰!”

“铛!”

清脆的入网声和铿锵的锣声同时响起。

记分牌上清晰地显示着上半场比分:

“艺表队,48”,“社科队,32”。

这时候,不知道是谁吆喝了一句,大家才突然意识到,萧晨此时所处的位置距离中线不足一米,也就是说,最后那个三分球几乎是从中线直达篮网的。

于是乎,场外更加亢奋起来,萧晨最后那个表现对他的粉丝们而言,无疑是一剂最烈性的兴奋剂,刚刚歇息了片刻的嗓子又开始声嘶力竭地疯狂呐喊起来;

“晨晨晨晨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不打你,不骂你,一口一口咬掉你!晨晨晨晨我爱你,就像我爱我自己……”

萧晨回到休息座上,早有热情细致的女粉丝奉上矿泉水和干毛巾,萧晨见她嘴角微微扯了几下,像是在犹豫要不要奉献香吻一个,心里先是一喜,再往上一看那满脸的粉刺疙瘩,吓得他连忙拿起毛巾在脸上擦了又擦,直到那女粉丝被其他人挤开,才最后擦干额上的冷汗,把毛巾随手扔到一边,自顾坐了下来。

照这样打下去,比赛根本没有悬念,连下半场的技战术布置也省了。

萧晨披上外衣,摸出手机,想要给女队那边打个电话问问战况,却见提示有5个未接来电,萧晨粗略一扫,这些电话都来自同一个手机号码,间隔时间也很精准,每5分钟一个。

在萧晨的认知中,做事如此有规律的,只有两种可能,一,调了闹钟玩恶作剧;二,是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相比之下,萧晨显然更宁愿是前者。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唔,如果不出意外,手机马上就要响了。

果然,这念头才刚一起,萧晨手上的手机就“呜呜”鬼叫起来。

接通了电话,萧晨并没有马上答话,同样,对方也似乎在试探什么,并没有吭声。

就这样僵持了约摸半分钟左右,蓦地,一道熟悉的声音穿透了场中所有噪音直达萧晨耳内。

“哇,憋死我了,你们这帮王八蛋,唔唔……”

“华氏狮子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