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九十七)离家出走
章节列表
(九十七)离家出走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

尹之娴和徐慧儿双双暴汗,整齐划一地把头转向华拉拉,显然是诧然于她这个冲动的决定,不过华拉拉那话既然已经说出口了,她们也不好出言反对,毕竟华拉拉说得没错,这屋子里自从吴丹霓搬进来之后,好像就没清静过。

屋子里的空气顿时沉闷下来,就像一个装得满满的火药桶,一触即发。只有萧晨手中的PSP不时传出稀里哗啦的打斗声,在寂静的客厅里显得尤为清晰。

晕,都到这时候了,这家伙居然还有心思玩游戏,太过分了!

就在尹之娴忍不住想把萧晨从沙发上一脚踹起来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哗啦”一下开门的声音,愕然回过头一看,却是吴丹霓拉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站在房门口,用不带任何温度的声音平平说道:

“还是我走吧,对不起,各位,这阵子给你们添麻烦了。”

吴丹霓说罢,拖着皮箱就准备抬步往门外走。

“站住!”

萧晨终于发话了。

“这屋子的主人好像是我吧?我还没开口呢,谁能赶你走?”

华拉拉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火,一听萧晨这话,气极反笑。

“嘿嘿,不能赶她走,那么你的意思是要赶我们三个走,对吧?”

尹之娴和徐慧儿眼见导火索已被点燃,“火药桶”随时可能爆炸,连忙一个劲地给萧晨打眼色。

萧晨的眼神一贯很好,否则也不可能远在四米之外轻松灌篮,不过到了这关键时刻,他却像是瞎了一般,任凭尹之娴和徐慧儿眼睛都快眨得要抽筋了,也仿佛全然没有看见。更可气的是,微微一顿之后,萧晨居然板着脸应道:

“如果你实在要这样理解,那么你们就搬出去吧。”

短暂的平静之后,尹之娴突然跳起来,狠狠在萧晨脚背上跺了两下,也不管对方龇牙咧嘴的神情,气呼呼地骂道

“萧晨哥你……哼,我看错你了,你这重色轻友的家伙,我踹死你……”

说着还不解恨,抬脚又想冲过去,手上却多出一道“钢箍”。

“拉拉……”

华拉拉死死拽着尹之娴的手腕,一对要喷出火的眼睛却死死望着萧晨,雪白的贝齿在下唇上咬出一排深深的牙印,好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我们走!”

说完这句话,华拉拉放开了尹之娴,回过头平静地对两个女伴约道;

“收拾好东西,半小时后在门口集合。”

随即自顾转身走回房间,没有摔门,没有“狮子吼”,就这样,安安静静地收拾自己的东西,那样子好像不是要离家出走,而只是即将出门旅行在细致地收拾行李一般。

客厅里的尹之娴却看得瞠目结舌,小声嘀咕道:

“哎……拉拉这是……哎哟!”

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手腕传来,尹之娴低头一看,才赫然发现自己手腕上刚刚被华拉拉捏过的地方已经瘀青一圈了。

“都怪你啦……”

尹之娴恨恨地朝萧晨瞪了一眼,自顾转身跑上楼收拾行李了。

留下徐慧儿站在客厅里左右为难,她知道,萧晨平时看着虽然有些不太正经,但说出来的话是绝不会轻易更改的;而华拉拉,好几年的朋友了,徐慧儿自负比其他人都了解这个朋友,她性格大大咧咧的,像是对什么都不在乎,可真要在乎起来却认真无比,尤其她现在的表现,安静得反常,相比之下,徐慧儿更宁愿华拉拉像平常一样大吵大闹,甚至声嘶力竭地叫嚷出来,也比现在这样沉默异常要好。

一边是情同手足的姐妹,一边是恩同再造的主人,选哪边不选哪边都是错,黯然立在原处,徐慧儿眼中竟有些泫然。

“去吧,把东西收拾一下,跟她们一起走……”

耳畔传来低沉的嗓音,徐慧儿猛地抬起头,竟迎上两道宽厚包容的目光,一如那天晚上静谧深沉的楚天湖。

“萧晨哥……”

蓦地惊觉那眼波中似乍现一抹痛楚的眼色,虽然只是转瞬即逝,但这丝眼神被玻璃心肝的徐慧儿捕捉到眼底,也仿佛悟到一点什么。

像是为了印证徐慧儿心头的猜测,萧晨微微点了点头,低声说道:

“傻丫头,别为难了,跟她们去吧,帮忙看着她……”

说到这里,萧晨像是觉得有些不妥,干咳了两声掩饰过尴尬,叫苦道:

“呃,你们走了才有房间腾出来,我也就不用当厅长了,这阵子睡在这破沙发上可把我害惨了,整天腰酸背痛的……”

徐慧儿原本愁眉苦脸的,被萧晨这一逗又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旋即悄悄往华拉拉房里瞄了一眼,见她似乎在专心致志地收拾行李,并没留意客厅里的动静,才扮了一个鬼脸,朝萧晨手上的PSP瞄了一眼,轻声说道:

“萧晨哥,快加点血吧,你好像马上就要挂了!”

说完,也不待萧晨回话,径自转身往楼上走去。

“呃……”

萧晨愣了愣,才如梦初醒般低下头,再看自己的PSP屏幕上已经亮起了警示灯,只是,他现在头疼得快要裂开了,还有脚背,尹之娴那丫头下脚还真舍得啊……

* * *

半个小时后,华拉拉、尹之娴、徐慧儿重新聚集在客厅门口,只是,除了华拉拉浑身背满大包小包之外,尹之娴和徐慧儿都两手空空,并没有携带一件行李。

“你们这是干什么?”

华拉拉一脸疑惑地问道。

尹之娴学着萧晨的样儿揉了揉高高的鼻梁,斯斯艾艾地说道:

“呃,那个……我们走了,万一小偷又来了,萧晨哥一个人好像……那个……不好办啊,好歹我留下也能帮得上一点忙,要是把坏蛋抓住了,拉拉你的画说不定就能追回来了。”

徐慧儿并没有像尹之娴那样抓一大堆借口,径直微带歉意地说道:

“拉拉,对不起!萧晨哥帮过我,我不能在这时候丢下他不管。”

“你……你们……”

华拉拉不可思议地望着两个临时在阵前倒戈的同伴,过了半天,才皱了皱眉头,把小脚一跺,恨恨说了一句“算了”,便径自打开房门,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怒气冲冲地往外走。

“哎,拉拉,你去哪?你拿了那么多东西,要不要我用摩托车送你?”

尹之娴追出门外扯着嗓子吼了一句,风里隐隐传来一个倔强的声音:

“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