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九十六)最后通牒
章节列表
(九十六)最后通牒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猪油婶”立功了!

鉴于在这次“扫粉行动”中的立功表现,在群众的一致拥戴下,“猪油婶”被半坡林墅的业主委员会聘请为小区的兼职巡视员,这样,她每天除了在吴丹霓那栋空无人居的大房子里扫扫灰尘什么的,又多出了一份光荣而艰巨的工作,戴着红袖章在小区里到处走走看看,发现有生面目立即上前盘问清退,总算是让大家的耳根重新清净下来。

而“猪油婶”自己,因为平白多出一道权力和一份额外的薪水,走起路来自然也分外昂头挺胸了。

当然,只有“猪油婶”自己知道,她这次轰轰烈烈的“扫粉行为”都是在萧晨的授意下进行的,包括那部用来捕捉“罪证”的相机也是由萧晨友情提供,他可不希望自己住家旁边随时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大众情人”这工作还真他妈不是人干的。更何况,他还有任务在身,身边的闲杂人等太多绝对不是一件好事,谁敢担保这些粉丝中没有夹杂着那帮人的耳目想来浑水摸鱼?

事实证明,萧晨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短短半个月之内,萧晨他们居住的13栋就被“小偷”光顾了三次不说,隔壁的12栋也未能幸免,虽然没丢什么要紧的东西,但“猪油婶”就惨了,一觉睡醒后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冰冷的地上,头上还套着一口大麻袋,脑子也有些晕乎乎的,再看屋子里,被人翻腾得惨不忍睹。

被这一吓,“猪油婶”哪里还有心思兼职巡视?连工作也不要了,当天就找到吴丹霓,告了长假回家压惊去了。

至于13栋里的美女房客们,前两次放学回来发现屋子里被人翻得乱七八糟,难免有些大呼小叫,不过当她们发现自己并没丢什么东西的时候也就收声了,只道是年关近了,小偷们难免猖獗起来,为自己存钱过年。

好在放眼看去,这屋子虽然也叫别墅,可里面却实在没有什么能叫小偷们看得上眼的值钱货,于是美女们围着萧晨一通调侃,笑话他这房东寒酸,家徒四壁,让小偷白跑了两趟。

对于美女们的嘲笑,萧晨也只能无可奈何地耸耸肩报以苦笑,他总不能说这帮“小偷”们到这屋里来是想找国宝吧?反正他们要的那东西远在万里之外,萧晨倒也无所顾忌,只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他倒要看看,这帮家伙到底能折腾些什么出来。

可第三次,当华拉拉放学回来,发现被自己藏在床板夹层里的画轴不翼而飞的时候,她终于发出一道久违的“华氏狮子吼”。

“我的画丢了!”

一冲进客厅,华拉拉就冲躺在沙发上玩PSP的萧晨嚷嚷。而后者则报以无视,连头也没抬,继续津津有味地盯着屏幕,嘴里懒洋洋地应道:

“你哪天要是不丢东西那才怪了。”

“……”

华拉拉一噎,随即悻悻嚷道:

“我不管,东西是在这屋子里丢的,你既然收了房租,我就找你。”

萧晨目光终于从PSP上挪开,盯着华拉拉似笑非笑地说道:

“那么你的意思是打算赖定我了?”

“你……”

华拉拉满腔怨念,在萧晨的油腔滑调面前竟发作不出来,就像是秀才遇到兵的感觉,心里那个急啊,只恨不得把萧晨手上的PSP给生吞下去。

这时候,徐慧儿和尹之娴听到动静,也从楼上跑下来。

“……反正东西是在你这屋子里丢的,你就得负责赔给我。”

既然有理说不清,索性华拉拉也不讲道理了,径直蛮横地张口耍赖!

尹之娴见势不对,赶紧插嘴打圆场,问道:

“拉拉,你丢了什么要紧的东西啊?”

“慧儿那张画。”

徐慧儿一听这话,轻吁一口气,嗔道:

“看你急成这样,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丢了就丢了呗。你啊,整天丢的东西也不少了,没把你自己弄丢就行,嘻嘻。”

徐慧儿原本故意开玩笑想冲淡僵局,却听华拉拉冲口说道:

“可是,那幅画对我很重要……”

话到一半,华拉拉骤然打住,微微一顿之后又再补充道:

“那是慧儿你的心血啊!”

徐慧儿淡淡说道:

“那幅画不过是我随手画着玩的,你要喜欢我再画十张给你都成!”

徐慧儿这话倒并非安慰华拉拉,自从上次被萧晨解开了心结,徐慧儿对以前的旧事也没再太过计较,跟徐伯隐之间的关系也融洽了许多,偶尔还回徐家去看看,陪老人说笑几句,这让徐伯隐在意外之余也很是老怀欣慰。

徐慧儿既然说了这话,华拉拉原本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可是一回头看见萧晨兀自低头玩自己的,好像根本当自己这群人不存在,心里不知怎地又起了火,朝萧晨白了一眼,重重哼道:

“不行,我就要那一幅!”

徐慧儿冰雪聪明,又熟知华拉拉的个性,知道她平时似乎对一切都能容忍、都可以无所谓,但那犟牛脾气一旦发作起来却是惊天动地。徐慧儿还清楚地记得,曾有一次华拉拉和一个同学闹僵之后,整整大半年没有跟那人说过一句话。如今一看她这样子,知道找画什么的已经不是重点了,重要的是她的犟牛脾气又被惹发了。

微微摇了摇头,徐慧儿只能在心里暗暗替萧晨默哀。尹之娴却是大大咧咧的性子,一时间哪能想到这么多,还以为华拉拉真是急于要找回那张失窃的画,兀自在一旁拼命帮她想办法。

“要不然我们报警吧?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么个三天两头就来抄一次家也不是个办法……”

华拉拉翻了一道白眼,哼道:

“那些贼摆明了是冲着有些人来的,报警有用么?”

尹之娴一听愣住了。

“拉拉你说什么啊?冲谁?”

“这还不明显么?丹霓一搬到这里,这里就隔三岔五地不清静。再说了,你看我以前在这里住了两年,什么时候闹过贼?就算这次,除了听说我们和隔壁这两栋出问题,其他哪家有说闹贼的?”

听华拉拉这么一说,尹之娴想想好像也对,就连萧晨也不由得暗暗有些惊讶,看不出华拉拉迷迷糊糊的,脑子倒还不算笨。

见大家都无异议,华拉拉走到尹之娴和徐慧儿中间,一手拉起一个,示威性地瞪着萧晨发出“最后通牒”——

“我们不管吴丹霓身上有什么值得贼惦记的东西,总之现在要么她走,要么我们三个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