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九十三)萧晨的任务(续)
章节列表
(九十三)萧晨的任务(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一听到有脚步踩在干叶枯枝上发出的簌簌声,吴丹霓就醒了,身子猛打了个激灵,一下子坐起来,一脸警惕地看着来人。

待看清萧晨的面目后,吴丹霓微微舒了一口气,但浑身的神经却仍有些紧绷。她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又抬头看了看当头直射而下的阳光,冷冷说道:

“不好意思,我睡着了。”

吴丹霓这句话跟她的人一样冷冰冰的,虽然嘴里在说着“不好意思”,可脸上却看不出有半丝抱歉的样子,说完径自侧过身子,从萧晨身旁挤过去。

萧晨却并未稍加拦阻,甚至连头都没回,只轻轻地吐出几个字:

“茜埃迪公主殿下!”

萧晨的声音并不大,但落在吴丹霓耳里却不啻于一道惊雷平空劈下。

身子微微僵了片刻,吴丹霓终于缓缓回过身来,对着萧晨的背影冷然问道:

“你调查我?”

萧晨施施然转过身子,慢条斯理地背诵道:

“茜埃迪•维波尔•拿波,中国名字吴丹霓,拿波王朝的第二十四代传人,父亲珂迪尼•提埃莫尼加•拿波,可尼国前国王,母亲吴羽君,祖籍江东省嘉陵市……”

“够了!”

吴丹霓好不容易稍稍平复下去的心态又被挑动起来,懊恼地冲萧晨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背书。

“说吧,是谁派你来的?”

萧晨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淡然应道:

“谁派我来的并不重要,我的任务只有两个,第一,保护你的人生安全……”

“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没有谁会来害我,我也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吴丹霓有些难以自控地大声嚷道。不知怎地,一看到萧晨那笑得微微皱起的鼻子,吴丹霓就忍不住想往那上面揍一拳,以她的臂力,那一拳过去,估计那可恶的小子便再也笑不出来了,省得对方看起来总是一副对什么都满不在乎却又仿佛早已了然的样子,自以为是,可恶!。

“哦,公主殿下真的确认自己很安全么?”

萧晨可没理会吴丹霓眼里的怒火,仍然摆出一副欠揍的样子。

“我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公主了,请叫我吴丹霓,或者吴丹霓同学。”

吴丹霓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从小到大接受的良好教育让她不容许自己像泼妇一般大吵大闹。

萧晨根本无视于吴丹霓的抗议,自顾往下说道:

“听说公主家里常常被莫名其妙的人光顾,他们可以偷你的钱,偷你的内衣内裤,同样可以把你的人偷去……”

“你在胡说什么?”

吴丹霓的忍耐已至极限,一对蓝莹莹的大眼睛里仿佛要喷出火来。

萧晨却还是一派不紧不慢的样子,悠然说道:

“我有没有胡说,公主应该比我更清楚,好吧,我承认,你家里闹贼,哪怕是三天两头的闹都算正常,‘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可以理解成是那小贼惦记上你家了,OK,这都能说得过去,可是,这个呢?”

萧晨说完,手腕一翻,就像变戏法一般,掌心中突然多出一柄闪闪发光的刀片来。

其时恰逢正午,冬日的阳光透过光秃秃的枯枝直直射在萧晨掌心,照到那刀片之上,隐隐反射出森森寒光。

“这是什么?”

吴丹霓一下子没看明白,诧声问道。

萧晨缓声答道:

“还记得上次我们排练舞台剧的时候,你背上的保险绳突然断了,从高台上摔下来那件事么?”

吴丹霓微微一愣,随即皱眉应道:

“我知道那次是你救了我,不用你提醒,我记得欠你一个人情。”

萧晨微微摆了摆手,一字一顿地回道:

“这个刀片就是当时我在舞台上捡到的。”

吴丹霓再怎么冷静,一听这话,脸上也不由得有些微微变色。难道真是有人想暗害自己?她心头一凛,禁不住脱口问道:

“为什么?”

萧晨并没有马上回答吴丹霓的问话,却一P股坐在地上。

冬天的树林中,干草枯叶垫了厚厚一层,俨然一个天然的坐垫。萧晨便坐在这个大坐垫上,背靠着上一棵粗壮的树干,把两条长腿放直了,又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才好整以暇地答道:

“你老爸是不是有一幅画留给你?”

“画?”

吴丹霓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又和那幅鬼画有关?

果然,萧晨点点头继续说道:

“那幅画是我们中国的一件国宝,价值连城,估计那帮人就是冲着那幅画来的。”

吴丹霓一听那话,之前在心中郁结了十年的怨念“砰”地一下子爆发出来:

“我可不管它是什么宝!那什么鬼画,你以为我很稀罕么?要是它落到我手里,我恨不得把它撕成碎片烧成灰……”

关于那幅画和那桩事的前因后果一直是深埋在吴丹霓心里的秘密,外人自然不知,是以就连萧晨也万万没有想到,吴丹霓对那幅画竟如此痛恨,但他只是微微一愣,便又接口说道:

“这幅画在你心里可能什么都不是,但在很多人眼里,它可以换到金钱、名利,甚至更多的东西,所以我的任务就是要保护你的安全,直到你正式继承那幅画。”

吴丹霓此时已经渐渐冷静下来,大脑也恢复了正常运转,沉声问道:

“那么你搬到我隔壁,以及转到艺术表演班上课都是为了这件事?”

萧晨赞许地打出一记响指,嘿嘿笑道:

“你反应不慢啊,谁说美女都是胸大无脑?不过我也没想到刚好能住在你隔壁。”

吴丹霓并没理会萧晨的调侃,继续问道:

“那你为什么会选在现在跟我说明身份?”

萧晨眯缝着眼睛,揉了揉鼻子,缓缓答道:

“因为现在你‘失踪’了。”

见吴丹霓有些不解,萧晨又再解释道:“以前那帮人只是怀疑你和那幅画有关,但在没有得到确凿的证据前,他们也不敢轻易下手。上次暗算你估计也是一个失误,还好你被我救了,他们对此更是心有顾忌,所以也没敢再下手。可是现在,有十几个人知道你是在看到一幅画之后失踪的,当然,你可以跟他们解释说你只是身体不舒服,他们也不会怀疑,但人多嘴杂,这件事难保不会被别人听到,如果传到那帮人耳里,你猜他们会怎么想?”

微微一顿,萧晨继续说道:

“他们一定会认为那幅画就在你手上,所以,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吴丹霓没有搭话,萧晨说的有道理。看来,这幅鬼画还真是阴魂不散地跟定自己了。唔,看来要想彻底摆脱它的阴影,还得再回一趟可尼国,把那鬼画从国库中取出来尽快处理掉。只是,怎么处理那东西,吴丹霓心里也没个谱。

突然,吴丹霓像是想起了什么,扬声问道:

“对了,刚才你说你有两个任务,第一个是要保护我,那第二个呢?”

萧晨拍拍P股站起来,收起脸上的嬉笑,很难得的,露出了一脸严肃的模样。

“第二个任务就是——我要得到那幅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