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九十一)八卦也能治病
章节列表
(九十一)八卦也能治病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今天单位搞活动,提前赶稿更新,更完就要闪人了,20:15重庆都市频道的《春潮颂》,全程直播噢,不过能不能在几千演员中把考拉认出来就不敢保证了,大家多多订阅支持吧,答案下期卷末揭晓(*^__^*) ……

————————————————————————————————————————

华拉拉才方坐起,眼前顿时多出了十来张大小不一、俊丑各异却又同样满溢着欣喜和友爱的脸庞。

“拉拉你终于醒啦?”

“hoho……”

“阿弥陀佛!可把我们吓死了。”

“别怕别怕,再也不用点名了。”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好点了么?”

华拉拉使劲眨巴了几下惺忪的睡眼,奇怪地看了看眼前的同学,又朝四周看了看,突然发出“啊”地一声尖叫。

“拉拉你怎么了?还是很难受么?”

尹之娴蹲在华拉拉身旁,紧张地询问,哪知华拉拉那样子却似比她更紧张,一把抓起她的双手惊恐地叫道:

“之娴你没看到么?墙壁在动耶……是地震了,大家快跑……”

说着非常敏捷地就准备翻身下床,哪知才刚一动,又发出一声惨呼,手背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被刚才这一扯,顿时传来一阵疼痛。

华拉拉回过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手上正打着点滴,还没等她来得及作出进一步举动,身子已被尹之娴硬生生推回到床上。

“拉拉,你是在梦游还是病糊涂了啊?哪来的什么地震?现在我们是在救护车上。”

“救护车?”

华拉拉一边皱紧眉头发出疑问,一边好奇地朝四下里打量了一下,她以前可从没坐过救护车,自然不知道里头长得什么样子。

“我们不是在‘天堂山庄’么?怎么一觉睡醒就跑到救护车上来了?我不记得我有出过山啊?”

面对华拉拉接二连三的疑问,尹之娴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耸了耸肩简要答道:

“大小姐你还说呢,你突然生病,要不是萧晨哥把你抱到镇上,现在估计你还在饿着肚子洗碗哩。不过你这一病倒好,大家趁机反出那鬼地方,又刚好搭上来救你的救护车,这不,马上就快到市区了。”

华拉拉在半梦半醒之间,脑子原本就正迷糊着,尹之娴叽里呱啦的说得又快,十句倒有八句没听懂,只是隐隐听到说自己病了,萧晨什么的。

咦,说了半天,怎么好像没看到那小子?

“那小子呢?”

尹之娴自然知道华拉拉口中的“那小子”指的是萧晨,当下抢着说道:

“吴丹霓不见了,萧晨哥找她去了。”

呃?华拉拉更是糊涂了,好端端地怎么又扯到吴丹霓身上了,她平白无故又怎么会失踪?

见华拉拉一脸不解,当下尹之娴便把这天发生的事大致说了一通,包括她如何生病,“吸血虫”刻意刁难,逼得萧晨仗义造反、并把华拉拉抱到镇上去救治等等,最后,当说到吴丹霓在替华拉拉收拾东西时扔下那幅画突然跑出去便再没有回来的时候,尹之娴皱着眉头说道:

“唉,也不知道丹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不过还真别说,你那幅画啊我以前都没见过,丹霓最初惊叫的时候我们还以为你那幅画上有鬼把她吓跑了哩。”

华拉拉心念一动:“丹霓被我枕头边那幅画吓跑了?”

尹之娴拿手在华拉拉额上试了试,挠了挠头说道:

“唔,额头还有点发烫,难怪脑子不清楚。你那幅画上又没有鬼,连旭儿看了都不怕,丹霓怎么会被吓跑?”

尹之娴一边说着,一边朝站在一旁的高旭努了努嘴。

“旭儿,你说对吧?”

高旭忙不迭地点点头证实:

“是啊,拉拉,那幅画是你画的吗?画得真好。丹霓可能刚好是生病了。”

华拉拉想了想也对,吴丹霓毕竟是一个白皮肤蓝眼珠的外国人,怎么会对一幅地道的中国画感兴趣?看样子多半也只是身体不舒服而已。

看华拉拉若有所思的样子,在一旁站了老半天的刘燕终于忍不住了,把头凑到华拉拉面前,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地问道:

“拉拉,你是不是担心萧晨?”

“呃?”

华拉拉一愣,宋飞羽又推开人群,凑过来挤眉弄眼地笑道:

“你就承认了吧,平时你们瞒得倒紧,不过这次你一生病,萧晨紧张得那副模样,就连瞎子都能看出他对你有意思哩……”

“啊?我?和……萧晨?”

华拉拉一听,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一边猛甩头一边忙不迭地矢口否认道:

“不不不……你们误会了……”

刘燕把嘴一撇,说道:

“误会?你问问大家是不是都看到了?”

华拉拉求助般地环视了一周,不过好像并没人跟她站在一边。最后,倒是尹之娴有些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说道:

“你们想多了吧?萧晨哥和拉拉可是纯洁的同学关系,我可以作证的,再说他们住在一起……”

“住在一起?!”

这四个关键字才刚出口,围观群众顿时哗然,哪里还管尹之娴后面在说什么,一下子像炸开了锅似的,七嘴八舌地问道:

“真的吗?”

“拉拉,不会吧?”

“天,重大八卦!”

“什么时候的事啊?”

“飞羽,快记……”

“你们有没有那个……”

这一阵紧似一阵的问题直闹得华拉拉头皮发麻,也彻底把她身体里残余的几条瞌睡虫全都赶跑了!

一个声音在心头怒吼:

“尹之娴,你又帮倒忙了!!!”



这头,尹之娴还自顾说得兴起。

“……这叫团结友爱,互相……”

突然间,尹之娴发现自己的声音被一大堆杂音所淹没,再一碰触到华拉拉投过来几可杀死人的目光和浓烈的怨念,心头一凛,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将音量放到最大,几乎是用吼的声音澄清道:

“不……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他们住在同一间屋子……哎,也不是,总之你们别想歪了啦,那房子里还有我和徐慧儿……”

一拖三?

华拉拉!尹之娴!甚至连三江大学目前最炙手可热的“冷女郎”也是女主之一!

满场杂音嘎然而止!

静寂,死一般的静寂!

静得只听得到车轮轧过石子山路的“嚓嚓”声。

男生们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到地上了,女生们则或惊或妒或不信或黯然,神态各异,而最兴奋的自然是最最敬业的“八卦二人组”,打从尹之娴开始爆“猛料”起,宋飞羽手上的笔就一直没有停下来过,而刘燕的眼前,已经浮现出一幕壮观的场景:全校师生正在竞相传阅本年度最火爆八卦专刊,标题为:《一个帅哥和三个美女——不得不说的故事!》

半晌,胡灵晴的声音才打破了车厢里的沉寂。

“难怪‘吸血虫’说不给拉拉吃饭的时候,萧晨的样子好像要把他整个生吞了,嘻嘻……”

胡灵晴咯咯一笑,但任谁都能听出那话里带着十足的酸意。当然她的这种反应又为宋飞羽的记录增添了素材,哈哈,八卦女主增至四个。

看着众人的目光像是要打算把自己当场做活体解剖,华拉拉才刚坐起来不久的身子又“咚”地一声倒了下去,一把扯起被子捂住了脑袋,一个劲地在心底狂喊:

“尹之娴,这张乌鸦嘴,好端端的话怎么一到了她嘴里就变味了呢?天呐!早知道被这帮家伙叫醒后会是这样,我宁愿长睡不醒……”

一想到睡觉,突然间,华拉拉又想起了刚才那个怪梦,梦里好像有人跟她说:“我喜欢你!”难道……真是萧晨说的?呃,不对,华拉拉你别做梦了啦,那小子喜欢的不是吴丹霓么?以前还专门去**哩。唔,一定是这样,刚才他们不是说萧晨知道吴丹霓失踪就去找她了么,对,一定是这样!再说,那死小子古里古怪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被他喜欢上那才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呢!不要不要!

不知怎地,一想到这些事,华拉拉心里就像吃了柠檬,一会儿酸酸的一会儿又甜甜的,连她自己也说不清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正胡思乱想间,隐隐听见尹之娴又在说:

“你们干嘛想这么多啊?萧晨哥知道丹霓失踪之后,不也是很着急,马上就去找她了么?”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车厢里微微安静了片刻,华拉拉刚要暗自称赞尹之娴终于说对了一句话,突然听到刘燕咋呼呼的声音再度响起:

“好个萧晨,还敢玩劈腿?飞羽,快,快点记下来记下来!这次我们的增刊要是再不火你割了我的脑袋……”

“哎,燕子你放心,我早就记下来了!”

绯闻女主角的数量急遽飙升,“八卦二人组”的八卦之魂也在熊熊燃烧,历代长舌动物在这一刻灵魂附体,在这一刻,她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们不是一个人!呃,而是两个!

听着刘燕的豪言壮语和宋飞羽脆生生的应答,华拉拉只感到汗水顺着后背如瀑布般哗哗往下,病倒似好了大半。

这年头,居然连八卦也能治病!

只是此时身为八卦女主角之一的华拉拉哪里还有心思去顾及自己的病?她只是不住地在心里虔诚祈祷:

“唉,老天,求求你赶紧降下一道天雷让我穿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