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八十九)吴丹霓的秘密
章节列表
(八十九)吴丹霓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很抱歉,因为临时通知出差,两天没机会上网更新,给朋友们带来不便敬请原谅。今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时间仍为每晚十点左右,谢谢继续支持考拉!

————————————————————————————————————————————————



吴丹霓并没有生病,只是一看到那幅画,她潜意识里就只想到一个念头——逃。

从宿舍里冲出去,吴丹霓漫无目的地往前跑,一心只想距离那“鬼画”远些、再远些,越远越好。

脚下一阵纷乱,吴丹霓眼前却走马灯似的闪过一幅幅图画,她拼命想要把那些画面从脑海中驱逐出去,而结果却只是让往昔那些不堪回首的情景越发清晰起来。

小时候的吴丹霓一直活得像一个公主,不,她根本就是一个公主。她体内流淌着的,是纯正的拿波王室的血统。

吴丹霓的父亲,珂迪尼•提埃莫尼加•拿波是拿波王朝的第二十三代传人,也是可尼国的现任国王,而吴丹霓的母亲吴羽君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女子,温柔美丽,精擅书画。所以,她的全名其实是叫做茜埃迪•维波尔•拿波,吴丹霓只是她的中国名字罢了。

可惜,吴丹霓似乎并没有遗传到她母亲的天赋,无论是体形容貌还是兴趣爱好,她都象足了父亲,活泼好动,喜欢骑马打球。

每次当吴丹霓和她父亲疯玩不已的时候,她母亲总是坐一旁,恬静地看看书,不时也会抬眼宠溺地看看这对父女,或者把她唤到身前,替她擦拭额际的汗水,一家人其乐融融。

然而,这一切幸福却仅仅只持续到吴丹霓十岁那年,持续到那张“鬼画”的出现为止。

母亲是在一个集市上看到那幅画的,直到多年以后,那一天发生的事还仍然清晰地印刻在吴丹霓脑海中。

那是一个普通的周末,吴丹霓硬拉着母亲陪她去逛市集。集上人来人往,小丹霓拉着母亲的手兴奋地在人潮中挤来挤去,她其实并不是想买什么东西,只是喜欢感受这种热闹而已,毕竟在王宫里,大多数时候都显得太安静了。

不远处聚着一大群人,吴羽君原本不喜欢凑热闹,远远看见就要避开,可小丹霓却来了兴致,尤其当她隐隐听路人在讥嘲有人拿着一幅破画想卖三百万可尼币的时候,更是好奇,三百万可尼币?差不多等于一百万人民币,这可是足够一个家庭过一辈子的天价呢!

“母亲,好象是有人在卖画哩,你不是最喜欢画画么?带我去看看嘛。”

小丹霓拉着母亲的衣袖撒娇央求道。

吴羽君就小丹霓这一个独生女,本就是宠惯的,哪经得女儿苦求,微微一笑,便带着信步往人群里走去。

吴羽君虽然爱画,对画却很挑剔,是以她此番举动纯粹是陪女儿,而对那所谓的“天价画”却并没抱以任何希望。在她想来,这普通集市上能有什么好画?顶多不过是一些仿摹品蒙外行罢了。吴羽君原本就是专攻名画鉴赏,看画的眼光自然比旁人高出很多,加上嫁给可尼国王后,国王对她予取予求,刻意着人四处收揽名画真迹供她鉴赏收藏,哪会看得上集市上的赝品?

当她被吴丹霓拉着挤入人群,便看到一个乞丐打扮的人盘坐在地上,身前摆开一幅长轴,两端用卵石压着,画的前面放着一张白纸,写着三百万可尼币的标价。

身旁的人都嘲笑那人想钱想疯了,吴羽君初见那人邋遢,眉间微微一蹙,正要招呼女儿离开,目光无意间瞥过地上那卷长轴,顿时微咦了一声,随即走到那长轴面前蹲下身子,把那幅画细细浏览了数遍,越看呼吸越是急促,双手也颤抖起来,到后来终于忍不住用中国话脱口而出:

“群仙拜寿图!”

那人也知自己标价太高,一时半会间不易脱手,原本正眯缝着眼睛晒太阳打瞌睡,吴羽君口中那五个字方一出口,这人陡然睁开眼睛,望着眼前这贵妇打扮的东方女子诧声问道:

“你是中国人?”

听对方用地道的中国话发问,吴羽君也有些诧异,但她此时一心只在面前的画轴上,也顾不得跟他多说,只是连声追问道:

“这幅画是不是‘群仙拜寿图’?你从哪儿得来的?”

眼见有人识货,那人嘿嘿一笑:“夫人真好眼光,这的确是昔日画神吴天道的墨宝,至于来历么,夫人就别多问了,您是打算要买下来么?”

“三百万是不是?”

吴羽君一边问一边把手伸向提包准备拿支票本。

却见那人把食指竖起来微微一摇,脸上浮起一丝诡笑,走到画前那张白纸那里,蹲下身子拿笔在先前标的三百万前面添上一个“1”,然后侧过头油然看着吴羽君。

一旁围观的人虽然听不懂他们用中文进行的交谈,但一见那人改价的举动,不由得一片哗然:

“一千三百万?”

“这人穷疯了么?狮子大张口……”

“漫天要价啊,太过分了!”

“哎,夫人,当心不要被这家伙骗了……”

人群议论纷纷,或骂或劝,吴羽君秀眉也不禁微皱,有些不豫地问道:

“你刚才不是标的三百万么?”

那人一脸痞气地笑道:

“三百万是刚才的价,一千三百万是现在的价。货卖识家,夫人既然识货,也该知道我这幅画值这个数。”

吴羽君不耐与这市井无赖多说,冷声问道:

“一千三百万,你确定这个价不变了?”

“呃。”

那人嘴上有些不自然地应了一声,正琢磨着要不要稍微降低一点要价,便见一张现金支票已递到自己面前,细细一数,赫然是一千三百万!

吴羽君将地上的画轴小心地卷起来,对那人小声说了一句:

“你就算是要价一亿三千万我也会买的!”

吴羽君说完,自顾带着那画卷和在一旁看得莫名其妙的小丹霓走出了人群,但她最后这句话却足足让那人愣了半分钟,而当他回过神来,悔得差点没往自己脸上猛抽两大耳括子。

就这样,吴丹霓的母亲得到了那幅“群仙拜寿图”,回到宫里,便将这画轴珍而重之地悬在书房之内,但也正是从这一天开始,吴丹霓发现,自己的幸福生活从此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