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八十六)霉女Vs恶狗
章节列表
(八十六)霉女Vs恶狗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华拉拉不是那种胆小的女生,她可以录下雷声当交响曲来听,也可以大无畏地充当蟑螂杀手,甚至她做很多事的时候常常不考虑后果,让旁边看的人替她抓紧手心。

可是,她就是怕狗。不是被咬过,也不是被追过,没有任何理由,就是害怕。

害怕,有时候并不需要理由。

忘了谁曾给过她一个“忠告”,遇见狗的时候千万不能跑,否则那狗一定会穷追不舍。

所以,现在,面对那十六只绿莹莹的眼睛,华拉拉没有跑,她也没力气再跑了,体内那一丝残余的体力仅能支撑着她两条腿继续僵在原地。

当不远处的萧晨无意中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奇特的一幕:

一个美女VS八条恶狗。

风在吼,狗在叫,华拉拉的心在跳!

其实,“八大将军”只是静静地排在那里,并没有发出叫声,只是在华拉拉的幻觉里,它们仿佛一直在叫,狂叫!而她自己那颗心也飞快在跳,狂跳!

仅仅几秒钟的工夫,对华拉拉而言,却不啻于几个世纪般漫长。夜深露寒,先前的热汗早被冷汗替代,也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恐惧,华拉拉只觉得全身上下都似乎已经僵了,而“八大将军”鼻子里却还呼呼往外喷吐着热气。

就在华拉拉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一股暖流蓦地从左手掌心传来,顺着手臂一直暖到心里。

侧过头,正对上一对熟悉的目光,只是那目光里少了几分她平日常见的吊儿郎当,却多了几分温柔。不对,这小子什么时候“温柔”过?呃,幻觉,绝对是幻觉!

定下神来,华拉拉才意识到自己的左手正被萧晨握在手里。

在经历了刚才的“咬手”风波之后,对于萧晨的举动,华拉拉第一反应是想挣脱,但潜意识中又对这份来自掌心的温暖有些恋恋不舍,刚在犹豫,就听萧晨低声问道:

“还记得那一次我被你和慧儿暴打吗?”

华拉拉心头一愣,旋即想起徐慧儿第一次到别墅那天晚上,把萧晨当作色狼一通暴打,而自己忝作帮凶那一幕。只是,这小子干嘛突然提起这个?

看华拉拉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萧晨抬起左手揉了揉鼻子,苦着脸说道:“看不出你们两个长得斯斯文文的,下手这么狠!简直跟母老虎没两样嘛……”

华拉拉原本听萧晨赞她斯文,还隐隐有些窃喜,再听越往后说越不对劲,气恼之下,一脚朝旁边狠狠踩去,随即听到一声杀猪般的嚎叫。

“八大将军”显然也被这叫声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齐齐后退一步。

华拉拉可没顾得上正跳着脚抽气的萧晨,拉着他的手一阵猛摇,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欢叫道:

“喂,你们它们退了……”

萧晨先前那番话原本就是故意说来逗华拉拉分心,没想到无心插柳,却起到了“退敌”的意外之功,当下跛着脚笑嘻嘻地说道:

“原来这些恶狗怕我,哈哈。”

华拉拉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哼道:

“它们是怕你的鬼叫。”

“那你鬼叫一声试试?”

萧晨本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华拉拉还真当了真,回过头望着那排恶狗,樱唇翕动了几下,终于鼓起勇气“哇”地叫出一声。

萧晨暴汗,这声音是华拉拉的么?比猫叫大不到哪去,哪有半点“华氏狮子吼”的风采?

“你赶蚊子么?就那那帮家伙都当作是我吧!”

萧晨说完这话,顿知失口,妈的,干嘛拿自己做参照物?用“黄天棒”他们不好么?

不过这个失误对华拉拉而言,无疑却是一个最正确的引导,萧晨话刚说完,就听见一声熟悉的“狮子吼”响彻耳边,差点没把他耳朵给震麻。

“八大将军”显然也被这叫声给叫懵了,齐齐又退出一步。

眼见这个办法有效,华拉拉心里那个激动啊,当下又引吭高吼了两声,到第四记“华氏狮子吼”才刚出口,“八大将军”竟齐齐夹着尾巴往一旁的林子里落荒而逃。

“哈哈,哈哈……它们走了,他们跑了……哈哈哈……”

生平第一次战胜自己的“天敌”,华拉拉已经高兴得语无伦次了,又是叫又是笑的,本来还想跳几跳,刚一动,才发现两条腿早已经麻木了。

“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反动派被打倒,‘八大将军’夹着尾巴逃跑了……”

华拉拉一路哼哼着直直走到楼梯口,才发现自己的手上还牵着一个早已无语的“护花使者”……

* * *

华拉拉病了。

这次她是真的生病了。

这几天她为了争那口气,几乎都没怎么休息,再加上被“八大将军”那一吓,虽说最终高奏“凯歌”,但那只是仗着一股意志强撑着而已,身子骨早虚空了。所以,当她一倒在那硬邦邦的木板床上,连被子都没力气盖好,就虚脱过去了。

萧晨一起床就从苏小小口里听到这个消息。几天下来,苏小小已经俨然成了“八卦二人组”的编外人员。

这丫头,好端端的装什么病?这不,自己把自己折腾病了吧?

萧晨心头一沉,面上却没流露半分,兀自嘻嘻笑道:

“那你小子还不赶紧去送汤送药,机会难得哦。”

“得了,这机会还是留给老大你吧。我得赶紧去集合了,不然中午又没饭吃……”

苏小小跟人精一样,一溜烟闪了。却剩下萧晨兀自立在原地琢磨:

干嘛这机会就非得留给我呢?

* * *

“华拉拉病了?”

听了胡灵晴的汇报,“细小虫”颇带玩味地低念了一句,右手托着下巴,小眼睛眯缝着,两道闪烁不定的目光让一大群人看了直心虚。

这变态“吸血虫”又想玩什么阴谋?

“吸血虫”这名字是尹之娴给取的,当然,这绰号比“细小虫”听起来形象多了,很快便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并在私底下广为流传。

“细小虫”抬眼看了看眼前这帮队员,又有意无意地往萧晨那方瞄了一眼,却见他跟往常一样,还是那副事不关己、漫不经心的神色。

“嘿,不给你丫来剂猛的,你小子楞不开窍!”

“细小虫”眉尾一挑,嘴角浮起一抹贼兮兮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