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八十五)回归简单
章节列表
(八十五)回归简单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眼见华拉拉脸上的痛楚越发加深,萧晨眉头一紧,尽管嘴里还在不住地喃喃咒骂,脚下却已收起防卫的架势,一步跨到华拉拉身边,歪着脑袋问道:

“喂,你没事吧?”

“有……有纸巾么?”

华拉拉秀眉一蹙,话音带着一丝轻颤,看来像是病得不轻。

“纸巾?哦,你等等……”

萧晨心里一急,一双手忙不迭地在身上各个口袋里摸索。

咦,中午吃饭的时候明明还有啊,怎么找不到了……哈,找到了,原来是放在牛仔裤P股上的裤兜里。

“给……”

当萧晨把千辛万苦找出来的那包纸巾递出去的时候,才突然发现,面前的华拉拉竟不见了。

与此同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唰!”

萧晨心下一凛,暗呼不好,果然,念头方起,就听见一阵银铃般的愉悦笑声:

“哈哈,球进了,你输了……”

华拉拉这时候的样子,就像才刚偷吃了五百只小鸡的老狐狸,脸上的得意和骄色全然不加掩饰,哪里还有半点不舒服的样子?

靠,还是上当了!

萧晨啊萧晨,你居然相信那个霉女,你才是笨蛋傻瓜大白痴!

* * *

看着萧晨那一脸懊丧的样子,华拉拉心里那个乐啊,简直比三伏天灌下一大杯冰冻酸梅汤还要舒爽。

“哼,没话说了吧?女孩子家怎么了?我偏爱拼命,偏爱这个样子,你不服么?哼哼,我就不信,我们女生比你们差……”

憋屈了整整三天的郁闷,华拉拉此时终于逮到一个机会,像竹筒倒豆子般稀里哗啦通通倒了出来。

萧晨却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真不知该气还是该笑。敢情这丫头这几天发疯一般的练球,就是为了自己前几天那几句话啊?

说实在的,萧晨自己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要对华拉拉说那番话,他跟华拉拉虽说是天天住在同一屋檐下,可彼此的关系却纯洁得像一张白纸,那丫头拼不拼命,爱什么样子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事后萧晨回想起这事,心里也颇为懊丧当时说话语气稍重了一些。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华拉拉居然会为了这几句话闹出这么大的别扭?

唉,女人啊,从三岁到八十岁,果然都是不可理喻的!

再次验证了这句真理之后,萧晨又给自己立下一条“萧氏定律”:

“宁得罪小人,勿得罪女人!”

按这定律,萧晨自然不会再跟华拉拉较真,只是无奈地耸了耸肩,从手上抽出一张雪白的纸巾,冲她微微扬了几下,愁眉苦脸地问道:“这纸巾你还要不要?”

“要!为什么不要?不要白不要!”

华拉拉蹦蹦跳跳地走过来,右手抱着篮球,左手一把接过萧晨递来的纸巾,顺手便要去擦拭额上的汗水。哪知道纸巾才刚碰到额头,顿觉右手上一轻,再一看,就这会儿工夫,萧晨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她手上的篮球又抢了回去,一个潇洒地转身、跃起、翻腕,“唰”,球又被重新送回篮筐。

“你……你无耻……耍赖!”

华拉拉气急败坏地跳起来,指着萧晨的鼻子含血喷天地痛斥道,后者却满不在乎地把两手一摊,嘻嘻应道:

“彼此彼此!算扯平了。”

说完,两人相视一望,旋即像是同时想起什么,不约而同地暴起身形,朝方才落地的那个篮球飞扑过去……

* * *

等华拉拉终于筋疲力尽地一P股瘫坐在篮球架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再也不肯站起来的时候,萧晨又一次看了看腕表,三点半了!

这丫头,真能折腾!不过,貌似很久没这么爽过了。

像这样率性而为、完全无须任何顾忌的运动有多久没试过了?萧晨一时想不清,也懒得去想。

一直以来,萧晨喜欢捉弄华拉拉,但同时又潜意识对她隐隐怀着一丝莫名的惧怕。

惧怕?除了鬼,暗客居然还会惧怕人,而且是一个长得十分可爱的美女?这话要是传到萧晨以前那些一起出生入死的同伴耳里,估计会跌破他们的视网膜。

就连萧晨自己也不愿承认,所以总是自我解嘲:“奶奶的,老子怕的是附在那霉女身上的衰神,可不是那黄毛丫头本人。人的能力再大,大得过衰神么?老子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现在,萧晨突然明白了,华拉拉身上有一种让人忍不住想回复自我的特质,跟她在一起,会情不自禁想要卸下自己辛苦构筑的层层伪装和面具,而他一直以来所惧怕的,就是在人前**裸地展露自己,便像是没穿衣服一般。

萧晨没有“裸奔”的习惯,所以才会在潜意识中刻意与华拉拉保持距离。

可是现在,当他终于卸下所有防卫,肆无忌惮地陪华拉拉“疯”过之后,突然间发现,这种“裸奔”的感觉就像是回到初生时的婴孩状态,很轻松,很惬意,就像呼吸一样自然、简单。

在经历了许多人事之后,萧晨一度以为自己再也回不到这种“简单”的状态了,但现在,在这个星光寥寥的冬夜,在这个昏暗简陋的篮球场上,他竟然做到了,他终于重新找回了简单的小快乐。

而这一切,却都是拜一个“疯子”所赐,但萧晨却不知道是该谢她还是该怪她。

对于萧晨这样的人来说,耽于安乐并不是一件好事,“细小虫”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为此,萧晨曾经一度替他感到惋惜,替他窝在这穷山沟里当土霸王而感到不值,可他自己,现在竟然开始爱上了这种该死的安乐感。

呃,手上那件事该加快进度了,妈的,再这样待下去,老子会生锈的!

* * *

萧晨自顾在这里揉着头发懊丧不已,华拉拉却已经累得连呼吸的力气都快没有了。那小子简直太变态了,防守得滴水不漏不说,投篮也一投一个准,简直叫人怀疑他是在篮球上安装了GPS定位导航系统。

这一场攻防对抗玩下来,累是累了点,倒是让华拉拉前几天的郁闷气恼通通发泄了出来,瘾过足了,恨也解了,现在的华拉拉只想干一件事——睡觉!

极力克制住想要就地卧倒的冲动,华拉拉挣扎着爬起来,满脑子怀念的竟是那猪圈一般的宿舍,此时在她心目中,那里才是名副其实的“天堂”。

现在,没有任何人能阻挡她回到“天堂”,“细小虫”也不能。

这一刻,睡神之魂在华拉拉体内熊熊燃烧。

但是,下一秒,华拉拉奔向“天堂”的路还是被挡住了。

挡住她的,不是“任何人”,而是狗,并且是八条狗。

“八大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