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八十四)陪你发疯
章节列表
(八十四)陪你发疯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离开“细小虫”温暖的安乐窝,回到残损破败的过道上,一股穿堂风迎面而来,灌进萧晨脖子里,让他再次体验了一番从天堂到地狱的落差。

抬手看了看运动腕表,两点半了,唔,还来得及睡三个多小时,妈的,那只小臭虫虐人也太他妈变态了……

喃喃咒骂了几句,萧晨正想溜回房间抓紧时间睡一阵,耳朵里却突然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

“啪啪砰……”

谁那么精力过剩,这么早就开始折腾了?

萧晨好奇心大起,顺着声音的来源悄悄寻了过去。

声音是从篮球场那边传出来的。

昏暗的路灯下,一个瘦小羸弱的身影正在球场上奔跑、上篮、抢球、再投……

而当那身影的侧脸藉着路灯的微光清晰地浮现在萧晨眼前的时候,他惊得差点叫出声来。

华拉拉!

这个三更半夜不睡觉却在这里练球的人竟然是华拉拉!

“睡神”居然不睡觉?这丫头真的疯了?

* * *

哎,又偏了一点点。

华拉拉心有不甘地嘟了嘟嘴,正要拔腿去追那个被篮圈弹飞出去的球,突然眼前一花,还没等她看清楚面前那个黑影到底是谁,又顿感手腕上像是多了一圈钢箍,捏得她隐隐生疼。

猝不及防之下,华拉拉微吃了一惊,愕然抬起头来,却见到一对深邃的眼睛,眼睛里像是燃烧着两簇火苗,那其中好像是带着几分怒恼,又好像并不完全是,只是定定地瞪着自己。

华拉拉被瞪得发毛,先是心头微颤,待看清来人的样子后,旋即怒火上冲,晶晶闪亮的双眼毫不示弱地朝对方瞪了回去,下巴一扬,低声嚷道:

“放开我!”

“你疯了么?干嘛不去睡觉?”

萧晨实在是想不通这霉女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要你管?”

华拉拉一边还嘴,一边用力挣了挣,可她毕竟是女生,一张脸挣得通红,也没脱得了萧晨的掌握。

萧晨却是被华拉拉刚才那一问给问住了。是啊,那丫头自疯她的,要你管?萧晨啊萧晨,大冷天的你不去睡觉,反倒跑来陪疯子喝风,多管闲事,我看你才是疯了呢。

萧晨想得出神,浑没留意到华拉拉的挣扎,直到手背突然传来一阵剧痛,才骤然回过神来。

吃痛之下,萧晨下意识地松开手,华拉拉趁机跑得远远的,捡起篮球抱在怀里,满脸戒备地盯着萧晨。

看着手背那齿印里浸出几丝殷红,萧晨终于彻底清醒过来,两道浓眉微微一紧,随即大踏步朝不远处的华拉拉走去。

华拉拉抱着球立在原地,她的眼中还是蹿腾着狂野桀骜的火苗,但心里却是有些发虚,她刚才一口咬在萧晨手背上,原本只是想要脱身,却万没料到自己的牙齿这么厉害,居然咬出血来了。

这小子不会是要找我赔医药费吧?

正惴惴不安间,萧晨已经在华拉拉跟前站定,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一双眼仿佛要把她整个熔掉。

路灯映射的地面上只剩下萧晨高大的影子,华拉拉娇小的身子完全被那高大的阴影所覆盖。

在萧晨绝对强势的威压下,华拉拉犹自倔强地高扬着头,尽管她心知自己理亏,姿态上却没有半分退却的意思。

就在华拉拉觉得自己的脖子快要不堪其负的时候,突然,看见面前的萧晨嘴角微微一扯,旋即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深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地说出一句话来——

“好!你要发疯,我就陪你发疯!”

说完一把夺过华拉拉手上的篮球,也不多说,径自转身,把球运到篮下,一记漂亮的勾手投篮,“唰”,静夜里,这球入篮网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清脆。

“你不是要练球么?接着!”

华拉拉还没从先前那句话中醒觉过来,便看见一个黑乎乎的物事挟着呼呼风声照面门而来,下意识地将头微微一闪,一个侧身,稳稳地把球接到手上。

“你攻,我守!”

攻?受?

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别扭呢?华拉拉心里一动,有过一瞬间的恍惚,再看到萧晨已经矮下身子双臂舒开,做好防守的架势,才骤然收起满脑子胡思乱想,顿时将小宇宙燃烧到极点,不知怎地,心跳竟莫名地加速飙升起来。

“咚咚咚……”

心跳配合着运球的节奏,华拉拉左突、右进、假动作、急停……

任由华拉拉使尽浑身解数,奈何萧晨便像是她的影子,随时鬼魅般地挡在她身前半米开外,就是不给她突破上篮的机会,直急得她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 * *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细小虫”的传染,萧晨突然发现,虐人原来真的是一种乐趣,而且会上瘾的。

真要认真起来,萧晨知道就算华拉拉的动作再快一倍也未必能突破自己的防线。看着那霉女在自己面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还是徒劳无功,两只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小脸急得红扑扑的,汗珠挂在额头,就像是在一个熟透的红苹果上洒下几滴水珠,诱得人忍不住想要狠狠咬上两口。

这副样子落在萧晨眼里,让他之前的烦闷顿时一扫而空,一股莫名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看这丫头着急的神情简直就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现在萧晨终于知道“细小虫”为什么那么热衷虐人了,怎一个爽字了得!

呃,我是不是越来越变态了?

萧晨正待自省,猛听得一声抽气,再一看,距离他一米之外的华拉拉把篮球抱在胸前,眉目却扭曲在一起,露出一副痛苦无比的神情。

咦,这丫头又想玩什么花样?

苦肉计?

哼哼,这么老掉牙的招数也好意思使出来?太小看我了吧?

呃,看起来很逼真哩,好像不是装的……这丫头该不会是真的生病了吧?

唔,像她这样没日没夜地拚命训练,不生病才怪。

这死丫头,笨蛋傻瓜大白痴,难道就不能好好照顾好自己,非得让人替她担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