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八十)虫逼人反
章节列表
(八十)虫逼人反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华拉拉被痛醒之前,正梦见自己在碧波荡漾的大海里畅游。

咦,海水怎么晃荡得这么厉害?难道是传说中的海啸?

巨浪越卷越高,把华拉拉卷到浪尖,又重重地砸了下去……

“啊……”

痛啊,痛得跟真的一样。

于是,华拉拉醒了,痛醒了。

眼缝勉强眯开一条细线,华拉拉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眼前晃动着好几张面孔。

“真的醒了也!哎,我怎么摇也没用,还是之娴你行。”

“那当然,拉拉上辈子是八戒下辈子是悟能,不用脚踢是不会醒的。”

踢?老天,自己浑身上下到底被尹之娴那双臭脚踢了多少脚啊?难怪会那么痛!

眼缝转向那扇破窗。咦,怎么天又黑了?

“到晚上了么?”

一想到晚上,华拉拉顿时完全清醒过来,对于她这种资深夜猫子而言,天一黑,也就意味着纯洁的一天又开始了。

“你睡昏头了么?天还没亮呢!”

JIMMY一边拼命用眼霜来遮盖因没有睡好造成的黑眼圈,一边诧异地看着睡眼朦胧的华拉拉,突然间想起来了,好像华拉拉平时都是第三节课以后才出现在教室……

别说华拉拉这只瞌睡虫没睡醒,其他女生又何尝睡足了?头天晚上,因为环境恶劣,水土不服,女生们在冷冰冰硬邦邦的床板上辗转反侧了大半夜才昏昏睡过去,哪知道眼睛刚闭上没多会儿,耳边便接二连三地响起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声音。

“喔喔喔~~~”

“嘎嘎嘎~~~”

“汪汪汪~~~”

半夜鸡叫鸭叫狗叫倒也罢了,顶多拿被子蒙住头勉强也能无视,可越到后来,那声音越发变态了。

“吱吱吱~~~”

老鼠?

这叫声一出,果然无敌。除了尚在酣梦中的华拉拉之外,其他女生全都从床上一跃而起,有惊呼的,有裹着被子乱跳的,也有胆子大一点的,举着鞋子满屋子里搜寻“阶级敌人”。

如此阵仗之下,还能高枕无忧的,估计也只有华拉拉这种另类了。

女生们刚穿好衣服,便听见外面的坝子里竟然响起了高音喇叭:

“靓女靓仔们注意了,三分钟后全部在操场集合,过时不到的,放狗放蛇放老鼠!靓女靓仔们注意了,三分钟后……”

狗?蛇?老鼠?

一阵短暂的沉寂之后,楼上楼下突然同时响起一阵惊叫!

* * *

三分钟后。

五男十女共十五个队员整整齐齐地出现在“天堂山庄”外的平坝,哦不,是篮球场上。

乍一看,大家情绪都很饱满,但若再看仔细点,会发现林天齐衣服穿反了,“黄天棒”裤子的拉链只拉了一半,宋飞羽脚上还汲着拖鞋,JIMMY右边的眉毛描歪了,华拉拉的眼神一片涣散,估计又没来得及找到隐形眼镜。

这时候,便见“细小虫”穿着一身疑似精神病院病员制服的睡衣,手上托着一只鸟笼,吹着口哨,悠哉游哉地踱步过来,那情形,就差两个家丁跟在后面,便是十足的正打算上街调戏良家妇女的极品恶少。

但见“细小虫”走到一众同学们面前,咧开嘴一笑,殷殷招呼道:

“靓女靓仔们早上好啊,昨晚还睡得好么?”

回答他的,是三十道充满怨念的眼神。

“细小虫”却全然无视这股怨念,将笑容一收,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们蔡老师跟我说了,这一个星期里,你们的一切就都托付给我了,不管是衣食住行,还是篮球训练,都由我说了算,当然,也欢迎靓女们私下里来找我聊人生、辅导功课,保证会带给大家天堂般的享受。”

“细小虫”那间“破屋”早已经被苏小小毫不添油加醋地传递到各人耳朵里,一想到“破屋”那德性,再想想自己住的“猪圈”,一帮人都不由得冒出一头冷汗,谁还敢去跟那色迷迷的“黑店”老板聊人生啊?(当然,只有萧晨对这句话充满期待。)

阿康怎么会认识这种奸商?

* * *

数百里外,阿康正肃立在校长办公室里,听校长宣读某报社论,突然没来由地连打了三个喷嚏。

天可怜见,那个什么“天堂山庄”,他压根就从来没听说过,只是萧晨既然说那里开销比相思山那个基地省一半,又有篮球场,那又何乐不为,便点头答应了。如果让他知道“细小虫”正打着他的名号到处招摇撞骗,还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第三个喷嚏刚一打出,校长冷冰冰的声音便在阿康耳边响起:

“蔡老师,你对这篇社论有什么不满么?”

……

* * *

“细小虫”显然毫不在意大家的眼光,自顾履行起教练职责来:

“从今天起,早上我不会再像今天这样叫大家起床,反正六点准时在这里集合点名,没到的全天伙食扣光,还要负责帮大家洗碗……”

惊叫一片。

“点完名就开始做热身训练,从这里跑到镇上,唔,就是你们昨天下车那里再顺着公路往前三公里就到了,我会让负责采购的韦伯在镇上等你们,把他买好的蔬菜交给你们带回来,七点半以前没有准时返回的,惩罚跟刚才一样,饿肚子,洗碗!”

集体流汗。

“然后,每人练习一个半小时控球,一个半小时传接球,一个半小时投篮……”

众人嚎啕。

“吃过饭午休半小时,下午男女混合搭配,分三个队做攻防练习,一切跟正式比赛一样,输了的球队集体绕操场跑十圈,做下蹲一百个、俯卧撑五十个……”

无语麻木。

“晚上开会,观摩比赛片段,汇报训练心得,写训练日记,八点半散会,九点准时拉闸断电,有兴趣找我聊人生的靓女九点后可以排队来敲门……”

众人心头不约而同地浮起一个念头--

“越狱!”

狗被逼急了还会跳墙呢,何况是人?这不是“虫逼人反”、人不得不反么?

学校,这个字眼在众人心目中突然变得无比温暖而充满诱惑,同学们现在宁愿搞两百多公里的拉练重返校园,也不愿意在这人间地狱、在这以虐人为乐的变态狂虫面前再多待一秒!

念头一生,众人的目光开始偷偷向四周逡巡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