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七十六)天堂山庄
章节列表
(七十六)天堂山庄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好不容易捱到同学会结束,从高速路上一路狂奔而回,总算赶在12点以前,今天没有断更,呼呼………………订阅收藏疯狂地砸给勤劳可怜的考拉吧!

————————————————————————————————————————————————

大篷车一路喘着粗气、打着臭屁,过河穿山,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打了一个趔趄,戛然停步。

“坏了?”

前排美女被这突然一折腾,第一感觉是车坏了,顿时一颗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到了!”

司机大叔没好气地回过头来,板着一张马脸目无表情地答道。这一路上他可让后面这帮女孩子“永不中断的电波”给折腾惨了,还能有表情才怪?

到……到了?

“不是吧?大叔,你确定没有走错路?我们是要去相思山的天堂山庄耶!”

胡灵晴的声音听起来都快要哭了,回想当初阿康把封闭营的地址从相思山改为“天堂山庄”的时候,这群人是多么振奋啊,这个名字一听起来就很煽情,不由得让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充满了浪漫旖旎的憧憬幻想,童话中的城堡、中世纪的大铁门、会喷水的许愿池,绿草如茵,灯火辉煌……

可现在,别说城堡、铁门、喷水池了,窗外黑咕隆咚的,影影绰绰的除了树就是木头,就连一声狗叫的听不到,尹之娴视力好,用足了眼力,突然发现在很远很远的一处山凹里好像隐隐透出几点微弱的灯光,难道那里就是……

呸呸呸,乌鸦嘴!

尹之娴猛地往嘴巴上轻抽一下,可那股不祥的预兆却始终挥之不去。,

华拉拉揉揉惺忪的睡眼,嘟囔道:“到了么?老板怎么连灯都不开,也太抠门了吧?”

苏小小一愣之下,却突然惊喜地叫道:“superise!哈哈,没想到阿康居然会给我们安排一场特殊的欢迎仪式,等着吧,绝对会有惊喜的!”

吴丹霓的眉间微微一紧,却还是一句话也没说。

JIMMY心里却后悔得紧:

“肯定是刚才我们聊天的时候太激动,所以打扰了司机大叔开车,所以害他分神走错路,所以这里肯定不是天堂山庄,所以……”

胡灵晴没有再“所以”下去,不是因为没词了,而是被司机大叔不带丝毫人气的话给生生打断:

“亮灯的那里就是‘天堂山庄’!你们快把东西收拾好赶紧下车吧,天都黑透了,我还要赶两百多里路回去交班呢!这鬼天气,又起雾了。”

几乎是机械的,麻木的,不带一丝意识的把所有大包小包的行李拖下了车,大篷车像是如释重负般松了一口气,掉转车头逃也似地往来路飞奔回去,步履轻快,哪里有先前半分蹒跚老态?

“再走七八里山路就到了,遇到分岔往北走……”

直到那句“好心”的提醒随风送入各人耳里,这群帅哥美女们才终于恢复了知觉。

“天,我们刚才为什么要下车?”

“对哦,司机大叔,快回来,我把牛肉干都给你……”

“呜呜呜,这是哪儿啊,我不要封闭了,我要回家……”

“靠,这不是半路甩客么?我要打‘嘉陵热线’投诉他,呃,刚才那车牌多少?”

“谁有阿康的电话?”

“这里没有信号,手机打不出去……”

一群无头苍蝇正嗡嗡乱叫,突然一个极具穿透力和震撼力的吼声爆发出来:

“都别吵啦……啦……啦……啦……啦……”

华氏狮子吼!

华拉拉终于发功了,那足以开石裂碑的声音成功地压制住先前的嘈杂,只是当那“啦啦啦”的回音在山谷中绕梁不已的同时,一个声音收势不住,脱颖而出:

“……飞羽你负责笔记,我瞅时机拍照,这一期‘八卦增刊’肯定热卖……”

刘燕的声音本来很低,很轻,之前“大隐隐于市”,自然不会担心被人听见,这时周围杂音尽止,她的声音却顿时凸显得异常清晰。

众人集体暴汗!瀑布汗!核子汗!成吉思汗!

在这当口,居然还一心想着爆八卦,如此敬业,不去竞争狗仔队队长还真对不起娱乐圈。

刘燕正说到兴头上,突然觉得周围气氛不对,再一看,黑暗中二十余道绿莹莹的凶光同时瞪向自己,不由得心虚地抹了一把额角的冷汗,仰头望着乌漆抹黑的夜空,强笑着打了个哈哈:

“今天晚上的月色真美,哈……”

剩下的十四个人中,只有“黄天棒”老老实实抬头望天,瞪大眼睛找了半天,疑惑地挠挠脑袋。

“今天晚上有月亮么?”

“行了,不是说还有七八里路么?再不走天都要亮了。”

华拉拉懒懒提醒道。

“拉拉,我们……真要走?”

尹之娴看着那虚无缥缈的灯光,只觉得一颗心也跟着虚无缥缈起来。

“谁要是想往回走的当然也可以。”

华拉拉顿了顿,又补充道:

“不过我记得司机大叔好像说过,他开回去还得两百多里。”

七八里VS两百多里。

这笔帐傻子都会算。

显然,十五名帅哥美女都不是傻子,所以,他们的选择只有一个。

天堂山庄。

行李被聚在一起,十口箱子,二十四个包,一网兜篮球。

这时候也顾不上男女有别了,萧晨端起主教练的身份径直分配任务:

“男队的,每个人扛一口箱子,背两个包;女队……吴丹霓、尹之娴、刘燕、宋飞羽、JIMMY,你们几个个子大一点,每人负责一口箱子一个包,剩下的每人背两个包,华拉拉,你只背一个,篮球归你。”

萧晨布置完毕,大家都没有意见。残酷的现实摆在眼前,既然不能改变唯有接受而已。

女生们平素虽然娇气,但真要遇到困难,她们可能比男生更具有忍耐力,在这方面,用“能屈能伸”来形容倒是比较合适。

华拉拉选了一个比较大的双肩包背在肩上,提着那兜篮球刚走出两步,便看见JIMMY咬牙切齿地提着一口不大不小的箱子,左手右手换了又换,走起路来摇摇摆摆的像是随时会跌倒。天太黑,华拉拉看不清她的样子,只听见呼哧呼哧的粗气声中不时夹杂着几声低低的呻吟。

“JIMMY,你没事吧?”

“我……‘那个’还没有完,肚子有点痛……”

“箱子给我,你把篮球拿着。”

“拉拉,你……”

“我力气可比你大!”

“要不,把包给我背吧?”

“你还不走,当心掉队,这山里古怪兮兮的,保不准有狼……”

“啊……”

一声尖叫之后,JIMMY拖着那兜篮球一口气奔出几米远。

萧晨落在队伍最后,所有的一切尽都收于眼底。

看着黑暗中那群负重前行的同伴,萧晨颇为满意地点点头。

一个优秀的球队,团结协作是必不可少的,这只是他为这帮娇生惯养的帅哥美女们准备的第一课而已。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不要着急,训练才刚刚开始!”

* * *

天堂在哪里?

或许,没有人知道这答案。

又或许,天堂根本就不存在。

如果有以前在“天堂山庄”呆过的人,他们可能会用充满同情的口吻告诉美女们:

“‘天堂山庄’是一个比地狱还要邪恶的地方,里面没有天使,没有上帝,所有的生物都只有一个名字——撒旦。”

这绝对不是耸人听闻,或者故意吓唬MM以实现某种企图,这个魔鬼训练营是任何一个从这里出去过的人都终身难忘的。

“难忘”的意思,可能是很快乐,可能是很痛苦,也可能是一种禁不住的怀念。

有时候,对于痛苦,往往比“快乐”更让人忍不住怀念。

萧晨对这个地方也很“难忘”,所以他又回来了,还带着一大群朋友。

好东西总是要和朋友们分享的。

何况,人的一生原本就营营碌碌,多一点回忆,哪怕是痛苦的回忆,也好过到老了才发现,自己一辈子居然没有值得回忆的事。

几十年如一日,其实是一种悲哀。

唉,只可惜自己这番良苦用心,却不敢说出来邀功,要是那帮家伙知道他们现在所吃的一切苦头都是出于自己的阴谋策划,估计会用箱子们把他砸死的。

一想到二十八只脚同时在自己身上践踏的情景,萧晨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赶紧拎着手中的箱子飞快地跟了上去。

* * *

夜,无星无月。

天,却似乎亮了起来。

起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