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七十二)俺不当老大好多年
章节列表
(七十二)俺不当老大好多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hoho~~”

吴丹霓和胡灵晴还没走远,苏小小就忍不住发出一声怪叫,在原地翻了一个筋斗,扯开他那比老鸭子叫还难听的破锣嗓子唱起了小曲儿:

“咱老百姓啊,今儿个真高兴……”

苏小小声嘶力竭一番鬼哭狼嚎,自个儿倒是“高兴”了,可苦了篮球场方圆一里之内的动物植物人物微生物,花花草草们枯的枯,萎的萎,一片狼藉,就连虫虫鸟鸟也跟逃难似的,惟恐避之不及,路过此处的同学纷纷捂着耳朵侧目怒视……

当然,也有对这歌声免疫的,比如林天齐和杜凌天,他们的情绪被苏小小感染,不但不觉得难听,还情不自禁地跟着哼哼起来。

“黄天棒”的兴奋也不亚于其他几个人,不住搓着大手,一张脸因激动而涨得通红,只不过他深知自己嗓门大,不忍心荼毒生灵,所以才没有加入“菜鸟合唱团”,而是傻乎乎地站到萧晨身后,一边傻笑,一边絮絮叨叨地唠嗑不停。

“哈哈,俺们今天可总算是扬眉吐气了。”

“阿晨你也太神了,闭着眼睛都能投篮,以后传出去谁还敢跟咱们打球啊?”

“从今天起,阿晨你有啥话尽管吩咐,俺黄天榜就跟你混了……”

苏小小机灵得紧,一边“投毒”,还一边留意着这边的动静,一听“黄天棒”在这端表忠心,顿时撒开丫子跑过来,一把推开“黄天棒”,嘴里嚷嚷道:

“哎,晨哥要招小弟,可不能漏了我哈,我们跟你混,谁敢不服,我们就把他打得稀里哗啦、落花流水……”

林天齐和杜凌天见状,也都向萧晨这方靠拢过来,林天齐弱弱地举起一根胳膊,附和道:

“我……我也是……”

杜凌天却没多话,只是拿手在萧晨肩上重重一拍,眼露赞许。

这几个男生起初之所以答应加入篮球队,听从萧晨调令,主要还是给胡MM面子,为班级完成一项任务。胡灵晴既然说萧晨是篮球队的队长,让他们听从萧晨号令,他们只管照办就是。

在这“百花班”里待了两年多,从无数次惨痛的经验中,几个“少数派”早已经吸取了教训并达成共识:千万不要跟一群女生较真,低调才是硬道理,服从才有安生日子过。

反正听谁的都是听,至少萧晨还算一个男的吧,对于这点,几个长期被女生打压的爷们心里已经觉得很满足了,要是把萧晨撵跑了,换一个喋喋不休的女生来教他们打篮球,那情景……想起来都让人哆嗦啊。

正是基于这点顾虑,男生们才愿意接受萧晨的**。然而经过短短几天的接触,他们已经隐隐发现,在这个转校生很特别,但具体有什么特别,几人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他说出口的话总是让人难以拒绝。

刚才当萧晨站在边线外,蒙着眼睛,懒洋洋地把球送入篮筐那一刹那,几个人才终于明白了,那是一种气概,一种令他们久违了的男儿气概。

那一刻,几个压抑已久的男生彻底震撼了!信服了!觉醒了!

“滚他妈的班级的荣誉,滚他妈的美女,我们05艺术表演班的男生同是男人,也可以——雄起!”

萧晨或许不知道,他小露一手的结果,是P股后面多出了几个追随者。

* * *

吴丹霓和胡灵晴已经走远,萧晨猛咽了一口唾液,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美背、纤腰、翘臀上收回来,才突然发现自己前后左右都是男人,而且一道道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极其热烈。

莫非这些家伙跟杨伟男一块儿待久了,耳濡目染,都好上了那一口?萧晨心头爆寒,连忙喝道:

“你们不去练球,盯着我看做什么?很闲么?”

不知怎地,听到萧晨最后从牙缝中挤出来的话,几个人都情不自禁地一哆嗦,脚下也不由得往后退开半步。

终究还是“黄天棒”胆子大一点儿,第一个鼓起勇气嚅嚅说道:

“阿晨,我……我决定,以后我就跟定你了!”

乍一听这表白,萧晨顿时觉得后背上汗如雨下,一想到自己被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一直“跟定”的情形,包括吃饭、上厕所、泡妞……光想想就够毛骨悚然了。

没等他来得及反对,苏小小那破锣嗓子也跟着附和道:

“对对,晨哥,以后你就是老大,我们几个兄弟伙都跟你混。”

混?天生我才就是混?不知怎地,萧晨突然想起了这句话,怪耳熟的,哪个啥说过来着?

萧晨正分神想着,林天齐和杜凌天也表态了。

“阿晨,也算上我!”

“还有我!”

萧晨苦着脸揉了揉眉脚的伤疤,唉,就知道不该爆发的,没事充什么英雄逞什么能嘛,这不,惹火烧身了不是?

深深地吸了一口长气,萧晨气运丹田,猛地发出舌绽春雷般的一声咆哮:

“混什么混,我脸上有写‘我是黑社会’么?刚才那美女已经跟咱们叫板了,人家要拿第一,我们呢?倒数第一?到时候我看你们这帮爷们还有什么脸混?去去去,还不赶紧给我练球去,谁要是敢偷懒,拉到草地做五百个俯卧撑……”

当萧晨的咆哮渐渐随风散去的时候,几只菜鸟早已经各就各位,该干啥干啥去了。

草地?五百个俯卧撑?估计那功课做完,人也萎了。

几个男生再菜,也是不敢拿自己的终身幸福开玩笑的。

* * *

看着篮球场上忙碌扑腾的身影,萧晨满意地点点头,重新坐下来,摸出裤兜里的MP4,塞上耳机,继续方才的节目。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晨终于觉得有些视觉疲劳,把目光从屏幕上移开,顺便往场中瞄了一眼,“黄天棒”、苏小小、杜凌天构成一个“铁三角”,林天齐纤弱的身子被围在当中……

1VS3?在练习攻防突破?唔,还算不错,都没偷懒。

确定自己的“草地威胁论”有效之后,萧晨正准备继续阅片大业,突然间,他觉得有些不对,但到底是哪儿不对他一下子又说不上来。再仔细想了想,终于发现问题出在哪儿了。

四人之中,林天齐除了会投篮,其他基本功都是最渣的,就算要练习攻防突破,也不该让他做突破方啊。

再仔细看林天齐的表情,一张脸皱得像一只苦瓜,直似要哭出来了。三堂会审、严刑逼供,想来也不过如此。

瞄了几眼,萧晨心头大致有了点谱,于是把耳机音量调到最低。

果然不出他所料,耳朵里涌入几个人乱喳喳的声音。其中自然数“黄天棒”的最响亮,那小子天生嗓门大,再怎么刻意压低声音,也比炸雷声小不了多少:

“快说,刚才阿晨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没……没有……”

“还说没有,没有你丫的会变这么快,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小子。”

“呃……真的不能说。”

“嘿,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不是晨哥答应给你苍井全套了?”

“不是苍井的,是兰兰……哎……”

萧晨心里瓦凉瓦凉的。唉,林天齐这小子,娃是好娃,就是笨了点,三句两句就被套出来了。

“哈哈,说漏嘴了不是,我就知道你丫的有问题。”

“好哇,你小子想吃独食!”

“不是啊,我……”

“哼,林子你不老实,这个月肉票扣光。哈哈,俺这生活委员可不是白当来吃素的。”

“别啊……”

“嘘,小声点,鬼叫什么,当心被老大听见。你想去‘草地’也别连累我们啊。”

……

缓缓把音量推回到正常位置,萧晨把视线重新调回到屏幕上,脸上浮起一丝苦笑,喃喃自语道:

“老大?嘿,俺不当老大好多年啊……”

* * *

萧晨的记忆随着这声“老大”缓缓往前倒带。

那是几年前的事了,五年?六年?还是七八年?萧晨并没有刻意去记,反正一闭上眼,那事儿就跟发生在昨天似的。

“老大,我们被发现了……”

“003,你跟004带着东西从左路突围,009和我做掩护。”

“OK!009,你没问题吧?”

“没问题,忘了009是属猫的,有九条命么?哈哈……哎,老大小心……”

“砰!”

屏幕上,那**美女仍然在卖力的演出,白花花的物事不住在萧晨眼前晃动,可萧晨的脑海里却浮现出009脑浆飞溅的场景。

事后整理009的资料,萧晨才发现009只有十五岁。十五岁啊,青春还是一个花骨朵儿,还未来得及怒放,这么“砰”的一下,就凋谢了。

也就是从那次之后,萧晨就再也没有当过“老大”。不过,虽然远离了那个圈子,可时不时还会回想起历历往事。

唉,往事不可追,往事又怎堪回味?不知怎的,萧晨一回想起往事,便觉得自己的心突然间老了十岁……

长长吐出了一口胸头的浊气,萧晨无意间瞥到地上的影子,这才意识到,太阳已经出来了。

站起身来走到球场边,“黄天棒”他们几个发现萧晨在看着他们,扑腾得越发欢了。

突然间,萧晨打心底竟对眼前这群菜鸟生出了一丝嫉妒:

简单的活着,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