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六十四)娇俏小女仆
章节列表
(六十四)娇俏小女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今天因为有些感冒,状态不佳,更新晚了一点,见谅啊~~~

————————————————————————————————————————————



“不要让爱你的人担心。”

这句话徐慧儿今晚已经是第二次听到了。便见她身子微微一颤,幽幽说道:“谢谢你,萧晨!你知不知道……”

徐慧儿突然坐正身子,认真看着萧晨的眼睛说道:“如果……如果刚才不是听到你说这句话,我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还会坐在这里……”

萧晨一凛,心头陡然升起一阵后怕,连忙板着脸恶狠狠地斥道:

“你这笨丫头,你知道吗?寻死其实是最容易的事,但也是最懦弱的行为。在这一点上,你妈妈已经做错了,你可不能再跟着错下去。这一次,或许是我无意中的一句话救了你,下一次,可不敢保证还会有人来救你。”

徐慧儿脸上还挂着两行清泪,嘴角却俏皮地向上弯起:

“知道啦,主人!”

主……主人?

萧晨惊得差点没跌落下巴,一双眼瞪着徐慧儿,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徐慧儿却莞尔一笑,用手背擦了擦双颊上的泪痕,盈盈说道:“我的命是你救的,你自然就是我的主人。以后没有主人的吩咐,我是不敢再做错事的。”

萧晨心头顿时暴寒,晕啊,他只不过是说了一句话而已,这局面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使劲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有点痛,这不是一个梦!

可是……萧晨又在上上下下朝身旁的徐慧儿打量了几眼,这丫头该不会是受了刺激失心疯了吧?要不……是病了?

唔,肯定是病了,露沉风重,看她这副弱不禁风的身子骨,在这里吹了大半夜的风,不感冒才怪。

一念至此,萧晨不由抬手往徐慧儿额上探去,想试试她是不是在发烧。可触手之处,温腻光滑,丝丝透凉,哪里有半点发烧的样子?

适才情急之下,萧晨也没考虑到自己的举动是否恰当,而当他放松下来,才意识到自己和徐慧儿之间显得有些过于亲昵。但奇怪的是,平日里脸色摆得又臭又硬的徐慧儿此刻却一反常态,像一只温顺的猫儿一样,乖乖站在原地任由自己在她脸上抚摸。

咦,这丫头真的转性了么?又或者……该不会这其中又有什么阴谋吧?

说实在的,每天给这群美女当房东,可没有想象中那般香艳。这几个丫头古灵精怪,一个比一个厉害,萧晨早已一一领教过,可不敢稍有大意。

身处花丛中,眼福倒是不浅,可那些刺也让人真有点吃不消啊。

见萧晨脸上忽惊忽惧,一副傻呆呆的样子,徐慧儿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意,禁不住“噗嗤”一笑,伸出玉手在萧晨眼前微微晃了晃,轻笑道:“放心吧,我没有发疯,也没有生病,更不是要害你,只是想报答主人而已。”

报答?以身相许么?

看着那一脸“祸国殃民”的笑,萧晨不禁有些心旌神摇,当然,那话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而已,万万不敢说出来,面前这美女现在倒是摆出一副温柔可人的姿态,可一旦变身……那后果他连想都不敢想。

哎,是做梦也好,是对方发神经也罢,既然想不通,萧晨倒也不再深究,索性顺其自然,坦然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虽然这种身份转变让他一下子有些难以适应,但身边突然多出一个这么娇俏可人的小女仆,似乎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再看看身旁那张笑意晏晏的俏脸,萧晨不由感叹老天爷真会恶搞,几小时以前,他和徐慧儿还是牛头不对马嘴的态势,哪怕在同一屋檐下同居了许多时日也形同陌路,而现在,眨眼工夫,他们居然会变成……主仆!

萧晨却不知道,因为特殊的身世,徐慧儿从小就在极度孤独中长大,她一直生活在自己给自己圈定的狭小天地里,几乎没有朋友。

但徐慧儿毕竟正值青春豆蔻,在她内心之中,甚至比普通少女更强烈地渴求感情的慰藉,无论亲情、友情,还是爱情,对她而言都是弥足珍贵的。尽管这种渴望平素被她强行按捺在冰峰之下,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特殊的场景之下,这种渴望,连同被她压抑了多年的苦闷和脆弱竟如决堤之洪流,轰然爆发。

或许萧晨此时此地出现在她身边只是一个偶然,但缘分这东西,不就是在适当的时候遭遇适当的人么?

何况这偶然中也夹杂着诸多的必然因素,跟萧晨相处了一段时日,虽说面上对他嗤之以鼻,潜意识中却是早滋生出一种叫做信赖的情感,否则,以她的性子,就算再怎么走投无路,也不会同意一个自己憎恶的男人做自己的代理男朋友。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对白,换作不同的人,未必能有相同的结局。就比如现在,若站在徐慧儿面前的不是萧晨而是邱扬,很难说他的下场会不会很凄惨。

当然,这些心思就算是徐慧儿自己也未必理得明白,萧晨更是无从猜度。此刻,月白风清之下,面对佳人巧笑倩兮,惬意之余,他的后背也不禁有丝丝发毛,要是让猪头那帮废材知道自己收了这样一个美女女仆,不等天谴来临,无数道邪恶而充满嫉妒的眼光就足以把他杀死一万遍了。

到湖边掬着冰冷的湖水稍微清洗了一番,徐慧儿拖着萧晨的手走到大榕树前重新坐下,乖巧地把头轻靠在萧晨肩头,深深吸了一口夜风,嘴里默默低念道:

“妈妈,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

萧晨侧过头,看着面前这张面孔,在银白的月华下,散发出一种重生后的光华,安详得如圣女一般。他心头忽然一动,想起一件事来,试探着问道:

“对了,慧儿,你刚才好像说过会听我的话?”

“唔。有什么吩咐么?主人。”

听到那两个字,萧晨背上又一次发凉,虽说这字眼在一定程度上很能给男人带来成就感,但时时挂在嘴上,就算他能安然受之,也担心会遭天谴啊。

“呃……咳咳……第一件事,你以后还是叫我萧晨吧,要不,跟之娴一样叫我‘萧晨哥’也行。”

“是,萧晨哥。”

徐慧儿温顺地顺从萧晨的吩咐改了口,但那话里的腔调咋听起来也有点怪怪的。

不过萧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他还有比这称谓更重要的事要和徐慧儿说。思忖了半晌,他总算筹措好言辞,把话题重新拉回到正轨。

“那个……关于徐伯父,呃,就是你……爸爸,其实你不用对他那样的。”

说完这话,萧晨有些紧张地朝徐慧儿看了一眼,依这丫头以前的脾气,不会马上变身吧?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徐慧儿听了这话,神情虽然微微一黯,却没有发作,只是垂下臻首,低低地应了一句:

“嗯,我知道了。”

天!这是徐慧儿么?还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身了?

萧晨越发狐疑,猛地心念一转,脱口问道:

“刚才你上过楼?”

“嗯。”

“那……我和徐伯父的话……”

徐慧儿缓缓抬起头来,用一双清澈的眼睛望着萧晨,一字一顿地答道:

“不错,我都听到了。”

……

难怪!

难怪徐慧儿会突然从宴会上消失。

难怪她会坚持要一个人留在湖边。

难怪她今晚情绪失控大异于平时。

难怪她会轻易答应同徐伯隐和解。

……

这怀疑萧晨之前也不是没有,刚才在车上他听华拉拉提起徐慧儿曾经上楼的时候,他就隐隐猜到一点,只是此刻得到证实,仍有些吃惊。

徐慧儿却不顾萧晨一脸的惊色,自顾说道:

“我以前那么多疑问,现在总算解开了一大半,说起来还应该谢谢你。”

萧晨可不敢受这谢意,有些尴尬地揉了揉鼻子,干笑道:

“这个……”

徐慧儿淡然一笑,继续说道:

“我也想明白了,在这件事上,其实也没有谁对谁错,怪只怪造化弄人。我妈妈……哎……”

徐慧儿说到这里,不禁又深深叹了一口气,很多事情固然从“理”字上能从容面对,但母女血脉相连,“情”字上却不是说堪破就能堪破的。

萧晨见徐慧儿眼角又隐隐现出几分泫然,生怕她再陷入伤感的情绪,连忙岔开话题问道:

“你难道不想知道你的亲生爸爸到底是谁么?”

徐慧儿一怔,随即微微摇了摇头,轻柔而坚定地说道:

“其实那个人是谁并不那么重要,这二十年来,徐……我爸爸对我怎样,我都知道。虽然我对他平时总是顶撞,但在我心里,他才是最有资格做我爸爸的人!”

萧晨万没想到从徐慧儿口中会说出这番话来,一时呆了,旋即才回过神来,赞许地对徐慧儿竖起一根大拇指:

“慧儿,我没说错,你真的是一个好姑娘。无论你妈妈,还是徐伯父,都会因为有你这样的女儿而骄傲的。”

“真的么?”

徐慧儿两眼放出欣喜而娇羞的光芒,热切地望着萧晨。

萧晨心头一动,俯头在那光洁如玉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唔,这是奖励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