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六十二)国王长着兔耳朵
章节列表
(六十二)国王长着兔耳朵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今天考拉RP爆发,第二更啦!!!这一章其实刚刚写好,本来是打算明早更的,看到书友铭明的催促忍不住头脑一热就决定提前更了,至于明天的,哎,今晚又要熬夜啦~~~不过能得到朋友们的支持,考拉其实心里很是感动,一定会争取多多爆发的!让花花收藏和订阅来得更猛烈些吧~~~

————————————————————————————————————————————————

同一时刻,厨房里。

华拉拉正对着打开的冰箱发呆,她刚才说的那句话绝对是一句大实话,可此时,面对打开的冰箱,她却提不起半分食欲。

面前那道可怜的冰箱门被她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已经不知道多少遍了,华拉拉却完全没仔细看清里面放着哪些食物,最终,她随便从里面抓起一个塑料袋,下意识地拆开包装,取出来往嘴里塞。

今天晚上可真是一片混乱,先是新鞋的鞋跟被弄断了,接着,刚穿上的新衣服又被人溅了一身泥,鬼使神差居然碰到了抛弃自己的前任男友,而最后,也是她最不能容忍的,还跟那个恶心的臭小子来了一次零距离的亲密接触……

死小子、臭小子、混蛋、烂鸭蛋、猪头……

华拉拉嘴里含含糊糊地咒骂着,如果这时候手上有一支笔,保不准她真会蹲到墙角画圈圈去施展诅咒术。

不知道骂了多久,华拉拉突然觉得哪里不对,想了半天,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干得都快冒烟了。她连忙低下头一看,汗啊,手上拿的那个塑料袋居然是一包100克包装的榨菜丝,而且马上就要见底了。

凑着水龙头灌了两口饱水,华拉拉的郁闷减轻了不少,人也彻底清醒过来,这时候,她突然猛一拍脑门。

糟了,刚才自己和萧晨那个样子全部被尹之娴看在眼里,她说了一句什么来着?继续?还是别的什么?

华拉拉使劲想啊想,怎奈当时她已经像是失去意识了,根本没听清楚到尹之娴的话,不过,那种场景,就算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尹之娴那丫头铁定是误会了。

不行,这事可得澄清!

一念至此,华拉拉顿时清醒过来,也顾不上擦去嘴边的水渍,赤着脚飞快地冲出厨房,奔到二楼尹之娴的房间外,在她房门上“啪啪啪”地一阵猛拍:

“之娴,开门啊,听我跟你说,我和那小子,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屋里没有回应。

“我是冤枉的啊……”

华拉拉再接再厉。

良久,在华拉拉持之以恒的呼唤之下,门里终于传出一声呢哝:

“随便你们怎么样吧,老大,我只想要睡觉啊,你们小声一点……”

华拉拉心头暴汗。

随即,满腔郁闷顿时转为怒火,都是萧晨那死小子惹的祸,无端端的干嘛抱着自己在屋里乱跑,存心揩油嘛,这死色狼,可怜自己一世英名啊……

华拉拉终于想起那罪魁祸首,怒气冲冲跑到楼下,待要找萧晨算账,赔偿精神兼名誉损失,哪知道一脚踹开那道虚掩的房门,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萧晨竟然没在房里。

华拉拉又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展开了一番“地毯式”搜索,最后,她终于确定,萧晨的确没在这屋子里。

咦,这么晚了,这小子会上哪去?

难道是知道自己要来找他算账,先就畏罪潜逃了么?

* * *

夜已经很深了。

徐慧儿还是保持着先前的姿势,把头斜靠在那棵大榕树的树干上,两眼直勾勾地望着眼前那面大湖,嘴里不知在喃喃念叨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面前的地上突然多出一个影子,一个人的影子。

徐慧儿自然看到了这个黑影,可她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现在,就算是真有鬼来了,她也全无所畏惧,何况,鬼是不会有影子的。

萧晨就静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良久,才喟然叹了一口长气,缓声说道: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每个月理一次发,可是,每次当他理完发后,就会把那个理发师杀掉,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直到有一天,一个理发师**走进国王的寝宫,看着国王摘下王冠,才发现他竟然长着一对兔耳朵。于是,这个理发师向国王立下重誓,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对旁人泄露这个秘密。国王相信了他,答应放他回家,以后只需要每个月进宫给自己理发就可以了。”

徐慧儿的目光微微一闪,目光慢慢移到萧晨的脸上。后者朝她微微点了点头,嘴里继续说道:

“后来,那个理发师果然遵守承诺,他没有对旁人泄露国王的秘密,包括他的妻子。可是,这秘密积累在心里,终于有一天,他实在是憋不住了,于是,这个理发师想出一个办法……”

“他爬上一座高山,在山顶那颗大树旁边挖了一个深坑,然后把心里的秘密对着深坑说了个痛快对吧?”徐慧儿面无表情地接过那人的话头讲出故事的后半段。

“呃,你听过?”

萧晨挠挠头,有些尴尬地说道。

这时候,徐慧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在静夜里听起来全无欢愉之意,倒是有几分凄厉疯癫。

徐慧儿笑了很久,直笑到眼泪都流出来了,才抖颤着那对单薄瘦削的肩膀,指着旁边地下的一段树根,说道:

“在这段树根下面,就有一个深坑,以前有一个人告诉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通通倒进坑里,这样心里就会舒服了。有一天,那个人突然不见了,我找了好久好久,怎么也找不到她,我好怕,所以就跑到这里来,想把心头的恐惧告诉给深坑知道,可是,你知道我在坑里找到了什么吗?”

徐慧儿的声音先是平缓,接着音量越来越大,到后来几近有些竭斯底里了,她却浑然未觉,流着泪嘶哑着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在那个深坑里,找到了她身上穿着的衣服、鞋子,还有一封遗书。”

末了,徐慧儿抬起头来,一双通红的眼睛望着萧晨,浑身颤抖不已,嘴皮翕动了好几次才挣扎着说出下一句话:

“那个人,就是我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