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六十一)妙人妙语
章节列表
(六十一)妙人妙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华拉拉又在做梦了。在梦里,她又回到了童年,在江南的水乡,她还是咿咿呀呀的婴孩儿,躺在妈妈温暖的怀抱里,那怀抱就像一个摇篮似的,她躺在里面摇来摇去,可惬意了。

虽然明知道这是一个梦,可华拉拉真想能就这样一直摇下去,不用醒来面对一切烦心的事。

可是,毕竟人生不如意者十之七八,而好梦易醒,往往越强强留的东西就越是留不住。所以,华拉拉还是醒了。

准确地说,她是被饿醒的。

也难怪,这一个晚上,原本盼着会有一顿丰盛的大餐,可因为换鞋耽误了不少时间,而华拉拉一到徐家就一直很忙碌,先是忙着跟萧瀚雅吵架,好不容易女人圈这端的战火被打压下去,那端男人圈又爆发了新一轮赌局大战。等到这所有战事都消停下来,华拉拉以为终于可以好好吃一点东西了吧,可徐慧儿又莫名其妙地发作了……

就这么折腾了一整晚,华拉拉就连想均匀地喘上一口气都是奢求,哪里还有工夫填饱肚子?

所以现在她饿了,饿得能吃得下一头牛。

* * *

咦,不是已经从梦中醒来了么,怎么感觉还在摇?

华拉拉迷迷糊糊睁开双眼,四周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清,她伸出手胡乱一摸,入手之物,却像是一把沙子。

当然,那不是真的沙子,只是摸起来感觉微微有些扎手,就像未加磨砺的粗沙,但来回摩挲了几次,手心痒痒的,又有些痛痛的,倒是怪好玩的。

就像一个孩子找到一件玩具,华拉拉禁不住又拿手心在“沙粒”上来回摩擦了几下。

这时候,华拉拉听见一种奇怪的声音,像是低重的呼吸声,又伴随着“咕噜”一声吞咽,随即一个暗哑而略带磁性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

“我的胡子很好玩么?”

华拉拉原本还在半梦半醒之间,乍听耳边有男人说话,不由得“啊”的一声惊呼,身子下意识一扭,却又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束缚着。她神智一醒,睡意全消,这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竟然真的是躺在别人的怀抱中,而且那人还是一个男的。

萧晨?!

一想到自己正被那臭小子抱着,华拉拉心里顿时又羞又急,再也待不住了,身子用力一挺,便想要挣脱萧晨的怀抱。

萧晨怀里抱着一个睡得跟猪一样死沉的人,要下车、摸钥匙、开门……已经很高难度了,突然被一双温玉般柔软冰凉的小手在下巴上来回摩擦,饶是他意志再坚定,在暗黑中骤然遭逢这道无声的温柔,诱惑跟刺激也是很要命的。

萧晨集中自己全部的注意力,极力克制自己小腹间上涌的冲动,哪知道这时候怀里的华拉拉竟同时发难,萧晨一个分心不及,整个人竟被华拉拉扑倒在地。

“扑通”一声后,两个人都一下子愣住了。

华拉拉浑然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自己挣脱成功,却又摔了一跤,可是,为什么不痛?“地上”软绵绵的,什么时候家里铺了地毯么?

萧晨的意识却从头到尾都是清醒的,他知道自己是被那霉女扑倒了,可是,他真的很想问老天:“为什么垫背的总是我?”

自打认识了这个霉女,萧晨觉得自己也快变成“霉男”了,原来,霉运真的是可以传染的啊。

好在,不幸中的大幸,压在身上的毕竟是个美女,一个已经成熟的美女,这一点,从鼻端传来的处子幽香和从胸前传来的柔软触感都可以作证,萧晨突然间联想到一个问题:

“这丫头该不会还是一个处女吧?”

黑暗中,两人都没说话,空气里渐渐弥生出一丝暧昧的情愫,但很快,随着“啪”的一声轻响,周遭光明大作,可怜这丝情愫尚未成型,便被迅速扼杀在摇篮里。

* * *

“半夜三更乒乒乓乓的搞什么东东……”尹之娴是被刚才“扑通”那响动给惊醒的,披着衣服走到楼梯口,打开电灯,随口咕哝了两句,而当她看清面前那幕情景之后,一下子被惊得睡意全无,瞠目结舌看了半天,才抬起手背半掩着檀口,满脸不可置信地叫道:

“苍天啊,萧晨哥……拉拉,你……你们……”

说完,尹之娴像是想起了什么,换上一脸诡秘的神色嘻嘻笑道:

“呃,我……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我闪了……”

说完转过身子,蹬蹬蹬地跑回房间,“砰”地一下关上房门。

这一记关门声彻底把华拉拉震醒了,借着明亮的灯光,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此时正骑坐在萧晨身上,身子下俯,微噘的嘴唇恰正对准萧晨的嘴唇,二者间的距离绝对没超过一厘米,她甚至可以清晰地闻到对方嘴里那股淡淡的草木味。

难怪尹之娴会误会,他们俩现在这样子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自己可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而最可恨的是,瞧那家伙的样子,倒像是蛮享受这样的误会。

肚子里传来一记清脆的“咕咚”声,这倒是提醒了华拉拉,她呼地一下从萧晨身上爬起来,装作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三下五除二地把脚上的中跟鞋踢掉,抛下一句话就径直奔向厨房。

“我饿了。”

* * *

“我饿了”?

灯亮那刻,萧晨就开始幻想华拉拉一旦意识到她姿势不雅时的反应,可能是发飙,可能是害羞,可能夜半狮吼声威四镇,又可能一言不发拳脚相加……但无论他想象力有多丰富,也万没想到她竟会来上这么一句——

“我饿了。”

在被彻底雷倒的同时,萧晨不得不承认,这华拉拉还真是一个妙人。

若非妙人,又怎么说得出这句妙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