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五十九)逗你玩
章节列表
(五十九)逗你玩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华拉拉随口“唔”了一声,说实话,那个女人是圆是方已经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在她心目中,和张伟业以前的事已经成为逐渐磨灭的记忆碎片,距离她非常遥远,遥远得仿佛是上辈子发生的事。

默默站了片刻,两人间竟再也找不到任何话题,好半天,张伟业才吞吞吐吐地憋出一句:

“呃……花……拉拉,刚才那个……那个人是你……男朋友?”

忍了又忍,张伟业最终还是没有把“花花”两个字说出口。

华拉拉神色怪异地朝张伟业看了一眼,不置可否地“唔”了一声,虽说对这个男人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但女人天生的虚荣心让她不想去说明,既然张伟业有误会,她也懒得多作解释。

“你……最好离他远点。”

好歹交往一场,虽然心里有些酸溜溜的,但张伟业还是不希望华拉拉在男人们这场无聊的交战中遭受池鱼之灾。

尽管华拉拉并不清楚张伟业怎么会没头没脑冒出这样一句,但还是顺口继续“唔”了一声,张伟业不是笨人,自然也听出了那应答中的敷衍之意。

于是,冷场继续。

正寻思如何找个借口离开,华拉拉忽然听到一丝奇怪的声音,窸窸窣窣的,再一细听,却又没有了。

扭头望了望路边黑影幢幢的山石林木,咦,好像那小子去方便也有老大半天了吧,怎么还不回来?

见华拉拉心不在焉地东张西望,张伟业心知自己再待下去也只能是自讨没趣,于是讪讪说了一句自己还要去联系修车的事,便灰溜溜地回到车上。

这时候,华拉拉终于看见萧晨从张伟业那部车的P股后面施施然走出来,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华拉拉总觉得萧晨看起来有些怪怪的,路过那车的车头时,那小子还有意无意地朝车里瞄了一眼,嘴角微微上翘,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一丝像是刚做了坏事很得意的笑意。

错觉,肯定是错觉!一定是我又在胡思乱想了,这家伙虽然算不上是个好人,但毕竟和张伟业不认识,还也不至于无聊到会去莫名其妙地恶搞一个陌生人吧?

“哎,清空了存货,好舒服……”

萧晨走到车门前,一边开门,一边舒展了一下身子,一脸心满意足的模样。

“上车啊,没人告诉你发呆的样子很卡通么?”

华拉拉白了萧晨一眼,一言不发地回到了车里。

待华拉拉坐定,萧晨一边发动汽车,一边顺口问道:

“刚才后面那人在跟你说了什么?不会是来找你搭讪想泡你吧?”

华拉拉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答道:“泡你个头啦,他的车坏了。”

虽然跟张伟业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但不知怎地,华拉拉还是没把他们认识,甚至还曾经有过一段恋情的事说出来。这种事,既然已经云淡风轻了,再提也没什么意思,懒得多费唇舌。

萧晨很赞同地点了点头,说道:“唔,我就说嘛,再怎么黑灯瞎火,男人,尤其是一个视力正常的男人,也不至于瞎了眼睛的。”

华拉拉微微一愣,随即醒悟这是萧晨绕着弯在损她没吸引力,扬手便想教训教训那狗嘴吐不出象牙来的小子。

哪知萧晨早有防备,眼见情况不对,突然踩了一脚油门,只听发动机发出一声沉闷的轰鸣,车子如离弦之箭一般飙了出去。

可怜的华拉拉丝毫没有防备,身子便猛地往后一仰,倒在了座位上。

此番萧晨一改先前的蜗牛速度,径直把油门一脚踩到底,仪表盘上的时速指针“咻”地一下子飙升到150码。

呼呼风声不断从车的四方涌进来,擦着萧晨和华拉拉的耳廓呼啸而过,华拉拉的心情也在陡然间随着车速飙升起来,“啊”的一声惊呼后,旋即发出兴奋的“嚯嚯”尖叫。难怪之前尹之娴看着这车一脸花痴的样子,果然,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兜风啊!

当然,华拉拉兴奋的叫声和表情对萧晨的荷尔蒙也是一种强烈的刺激,脚下踩得更紧了。

萧晨和华拉拉自顾驾着兰博基尼在夜风中恣意驰骋,可苦了屁颠屁颠跟在后面的张伟业。

张伟业开的这辆“马自达6”的动力其实也算不错,不过要和动力强劲的兰博基尼比速度,却是自讨没趣。

况且张伟业又是新手上路,若不是有那3000元的酬劳,估计他早已经放弃参与这场危险的追逐游戏了。

张伟业的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四只”眼睛死死盯着前面那个“丰腴”的车P股,因为太过于紧张,脚掌都已经麻木了也没有意识到,满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跟上它!”

若照兰博基尼的性能和萧晨的驾驶技术,就算张伟业再怎么卯足了吃奶的劲也是追不上的。不过,萧晨可没忍心抛弃这个可怜的孩子,脚下始终留着三分劲,眼看那两道的疝气灯距离自己远了一点,便又稍微把油门微微松一下,确保张伟业能再次跟上“组织”。

两部车一前一后在高速路上飞驰,不一会儿,兰博基尼往右边的匝道上一拐,绕了几个弯后,前面便隐隐出现一座亮着灯光的建筑物,收费站到了。

萧晨松开油门,把右脚换到刹车上,由着爱车轧着减速带往前滑行。

望着前方那栋冷冰冰的水泥建筑,张伟业第一次感觉到收费站竟然也会那么可爱,那么温馨。

“出了收费站,前面就进入市区了,我就不信你小子还敢飚这么快。”张伟业“呼”地吐出一口长气,腾出右手在腿上费劲地摸了半天,才笨手笨脚地从裤兜里摸出手机,抖索着拨通一个电话号码:

“老板,他们在东环出口下道了。”

电话那头传来“唔”的一声闷哼,张伟业正想追问那三千块奖金的事儿,突然听见“轰”的一声巨响,随即他感到自己的车突地往前急冲了一下。

咦,我没踩油门啊?

这个意识在张伟业脑中只是一闪而过,随即他顿觉眼前一黑,一阵剧痛从额顶传来。

一连串的金星闪过之后,张伟业强撑起精神,扭过头往后一看,才发现自己那辆马自达6很不幸地被后面的车追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