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五十六)有谁共鸣
章节列表
(五十六)有谁共鸣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兰博基尼驶过蜿蜒的山路,轮胎轧过一地落叶的簌簌声、夜风拂过卷起的松涛,混着暗黑中不知名的秋虫的啾啾声,在这寂静的山谷之中跌宕呼应,显得尤为清晰。

微凉的夜风从四面八方涌入敞篷车内,萧晨深深地吸进一口清新的空气,一股轻寒从鼻端倏地钻入肺腑,那感觉似有几分熟悉,又似乎已经距离很遥远了。

萧晨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摸出一块泡泡糖,熟练地剥开,正要往嘴里放,一直默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华拉拉突然开口了:

“你到底对慧儿做了什么?”

“呃?”

萧晨被这话问得一头雾水,扭头朝华拉拉茫然望了一眼,一脸错愕地问道:

“我?慧儿?我对她作什么了?”

华拉拉一对黑漆漆的眼睛定定盯着萧晨,冷冷说道:

“这得问你自己了。她刚才还好好的,后来说要上楼拿东西,回来之后就不对劲了。”

萧晨眼角微微一动,若有所思地望着前方,嘴里低“哦”了一声,随即便把先前手上那块泡泡糖塞进嘴里,没再吭声。

真不知道这家伙脸上那张嘴除了吐泡泡还会干什么?不过,那他那副傻不拉叽的样子,也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他似乎还真不知道慧儿有事。

华拉拉可没萧晨那么“笨”,她相信自己的观察和判断绝对没错,徐慧儿之前还好好的,到楼上走了一趟后,回来便判若两人,肯定是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唉,可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三更半夜的,慧儿一个人呆在那湖边,又冷,又黑,会不会……

华拉拉越想越是不安,心里如乱麻一片,正烦着,耳边猛地响起一道清婉舒缓的旋律。

这旋律华拉拉简直再熟悉不过了——是张国荣的“有谁共鸣”!

张国荣是华拉拉最欣赏的一个歌手,“有谁共鸣”则是华拉拉最喜欢的一首歌。

曾经,她甚至硬逼着男朋友把手机彩铃设为这首歌,希望可以与那个人在人生路上求得共鸣,可毕竟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共鸣这玩意就跟缘分一样,是可遇不可求的。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已经记不清了,但这首“有谁共鸣”却还是清晰地印在华拉拉脑海中,清晰得连每个音符都能准确地哼出来。

不知不觉间,华拉拉已随着音乐伴奏发出了轻轻的哼鸣,整个身子也全然松弛下来,靠在椅背上,轻轻闭上眼睛,暂时忘却了先前的种种困扰。

前奏既了,继而响起低沉醇厚的男声:

“抬头望星空一片静,

我独行夜雨渐停……”

咦,不对!

怎么会有两个男声?其中一个自然是张国荣无疑,另一个难道是……

华拉拉正沉溺在悠扬的乐曲声中,被突然多出来的那声音弄得好奇,睁开眼坐直了身子,循着“第二声部”发来的方向扭头望去,却发现萧晨也正用一种同样奇怪的眼神扭头瞪着她。

(此时,冥冥之中,老天聊发少年狂,悄悄按下时间暂停键——)

华拉拉:这小子居然会唱张国荣的歌?

萧晨:这霉女居然也会哼张国荣的歌?

华拉拉:还以为他只会看AV呢。

萧晨:还以为她只会灌水聊天呢。

华拉拉:看来荣迷的素质也是良莠不齐啊。

萧晨:有这种霉女荣迷,难怪他流年不利。

华拉拉:不过,这小子声音倒是蛮不错,至少比牛叫好听多了,哈哈……

萧晨:不过,这丫头哼得还挺准的,要是姓左就惨了,嘿嘿,左拉拉……

……

(老天爷一直在暗中偷窥,眼见苗头越来越不对,赶紧按下播放键,呃,时间继续,继续……)

“风急风也清,

告知变幻是无定,

未明是我苦笑却未停

……”

低沉磁性的男声在音乐伴奏中继续吟唱,二人的眼神交战只维持了不足一秒,萧晨便又重新把视线调往正前方。夜黑雾重,弯道又多,可不敢拿小命开玩笑,他对自己的技术虽然放心,奈何旁边坐着一个极品美……霉女,那才是“万事皆有可能”了。

萧晨固然因不想成为池鱼,华拉拉也没心思跟萧晨抬杠,二人沉寂只有CD中的张国荣,还在一如既往地唱着

“无需要太多,

只需要你一张温柔面容

随印象及时掠过,

空气中轻轻抚摸……”

在这个微凉的秋夜,在一辆充盈着山风的车厢中,两个人一个专心开车,一个专心听歌,只有那个充满磁性甚至微带点诱惑的嗓音在婉转流淌,像一双柔软的手,轻轻抚过这对男女懵懂而略带几分尴尬的心房。



一路无话,不多会儿工夫,兰博基尼便开下了呼归山。

刚驶上内环高速公路,萧晨便遇到一点小麻烦。

后视镜中反射出两道煞白的强光,萧晨眉心微微一紧,靠,最恨人用疝气灯了,丫的居然还开远光。

按照萧晨的脾气,后面那辆车这般嚣张,肯定难逃一劫,不说报废,大修是绝对难免的。可现在……

萧晨朝身边的霉女瞥了一眼,这丫头倒懂得享受,正靠在椅背上一边哼哼一边打瞌睡,汗,看她那副样子,嘴角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这丫头该不会是在YY偶像吧?

萧晨在心里暗自替华拉拉的YY对象默哀了一把,难得看见这丫头如此安分一会儿,萧晨竟生出一丝不忍,仿佛打断她的春梦是一种罪过。

小子,算你运气不错,哥哥今天我就忍了。

萧晨在心里默念一句,随即将车换到慢车道,同时有意放慢了一点速度,想让后面那车超过去算了,眼不见为净。

哪知这世界上偏偏很多人是不知趣的,你越是忍让,他越觉得你好欺负。

但后面那部车的司机似乎并不仅仅是单纯的无聊,虽然萧晨把道给他让出来了,他也并没有超上去,只是不紧不慢地缀在后面。

拜托,玩跟踪也敬业一点嘛,疝气灯、远光……把自己搞得这么招摇,要想不让人发现真的很难耶。

萧晨眯缝着眼,耸了耸肩膀,嘴边扬起一道很纯洁的弧线,随即那弧线被一个又圆又大的泡泡掩盖起来。

Come on,b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