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五十四)难得糊涂
章节列表
(五十四)难得糊涂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呃,很惶恐的告诉大家一个不太好的消息,考拉的存稿已经用光了,从明天起,又将回到即写即更的状态,在这里,考拉承诺会努力码字确保稳定更新,也希望获得更多支持《完美同居》继续稳定更新的动力。一个人熬夜码字很辛苦啊,所以,朋友们多给点鼓励吧,鲜花、点击、书评、订阅……(贵宾和盖章就免了,太浪费银子,一张PP够给考拉订阅N多章了)

废话完毕,鼓掌!!!

——————————————————————————————————————————



此时,萧晨的脑里浮现出一连串的疑问:

如果说徐慧儿不是徐伯隐的女儿,为什么两人的容貌长得如此相似?为什么徐伯隐会默许她的身份,顶着压力让她们母女住进徐家,还让她跟随自己姓徐?就算徐伯隐是心存同情,但他又是怎么跟他爱妻交代的?

如果说徐慧儿是徐伯隐的女儿,为什么他始终没有正面承认?为什么他会在结婚前夕对阿玉说那些话,做那些事?为什么当爱妻亡去之后,他仍不肯接受阿玉,给她一个名分?

千头万绪纠结在一起,饶是萧晨的脑袋瓜一向反应不慢,此时却也被这错综复杂的关系给弄成了一锅浆糊。

对于萧晨心中的诸般疑惑,徐伯隐自然了然,轻轻一叹,说道:

“看得出你该是个聪明的孩子,也该听说过‘难得糊涂’这四个字吧?很多事不是非得追根究底查个清清楚楚的,其实慧儿是谁的孩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希望她能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不再重复她母亲当年的悲剧。”

说罢,徐伯隐语风一转,又把话题拉回到现实之中:

“刚才我也看见了,慧儿虽然对你爱理不理,但我看得出她对你还是很关心的,而且……她肯带你来这里已经是最大的突破了。”

微微顿了顿,徐伯隐似乎组织了一下措辞,才又说道:

“五年前的今天,也就是慧儿十五岁生日那天,阿玉跳进了楚天湖。”

这话一说出来,萧晨再怎么沉着,也不免遽然动容,情不自禁地发出“啊”的一声惊呼,瞬即联想到先前自己站在楚天湖边欣赏暮色时,徐慧儿的奇怪表现,这才省悟过来,一时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徐伯隐沉重地点点头,继续说道:

“自从那天起,除了每年来领取必要的生活费,慧儿平时不会踏足这里半步,而所谓的生活费,也只是阿玉担心女儿受苦,强行逼她答应领到二十岁,而这些钱,我知道,她自己一分也没有动过,都拿去做了善事,今天,就在刚才,她来领了最后一笔,加上我给她的生日礼物,一共是十万块。”

原来自己刚才参与赌局那十万块赌资却是徐伯隐出的,萧晨这才恍然明白。

“我知道她答应接受这笔钱是为了那幅画。那幅画是她母亲生前最爱画的一幅,慧儿原本就继承了她母亲的天赋,加上每天耳濡目染,也是画得一手好画,这画是临摹阿玉的作品,她自然不想落在外人手里。她既然放心把那十万交到你手里,自然就没把你当外人看。”

“我……”萧晨心头苦笑,却又不知如何争辩,心头暗想那徐伯隐聪明一世,却是糊涂一时,他哪知道自己只是临时演员,客串一把呢,偏又不好解释,只有任由他误会下去。

徐伯隐此时已经完全恢复了先前儒雅的常态,两眼也恢复了澄澈,望着萧晨沉声说道:“慧儿自幼脾气倔强,甚至有自闭倾向。我之所以利用她母亲生前遗训,让她在二十岁以前不能忤逆我对她作出安排,而默许小羽放出风去说要为她招亲,就是要给慧儿造成压力,逼她走出自困。在这一点上,她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所以,无论你今天陪她来这里是帮她演戏应付也好,还是真的在跟他交往,我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

徐伯隐说这话时,眼中闪动着一丝狡黠的光芒,萧晨心里顿时一沉,没想到自己等人一番作态,在这老狐狸眼中竟早已了然,果然这姜还是老的辣啊。好在这徐伯隐并没安坏心,倒不用担心徐慧儿被强嫁出去。哎,可怜天下父母心,虽说徐伯隐未必是徐慧儿的生父,但有这份心,也算是没有食言,是真把她当作亲生女儿在对待了。

心知萧晨此时脑子里在转过诸般念头,徐伯隐也不欲多去探究,盯着萧晨的双眼,恳切地说道:

“今晚我和你啰嗦了这么多,目的只有一个,你是慧儿第一个真正信任的人,也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让我真正信任、肯说出这番内情的人,我希望你能帮助慧儿,找到属于她的幸福。”

萧晨迎着徐伯隐的目光,他能看出其中夹杂的诸般涵义,没有多余的话,只有重重地点点头,算是彻底把华拉拉交办给他的戏份圆满完成。

看着徐伯隐老怀弥慰,一副“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有趣”的样子,萧晨脸上兀自回敬以一脸憨笑,心头却在哀叹连连,若是这老狐狸知道他那宝贝女儿视自己如洪水猛兽,不知道还会不会像这般将此重任放心交托于他。

哎,平白得了这对父女的“信任”,也不好意思不为他们办点事,唔,等有机会探出真相,倒要想办法帮他们父女和解和解,也算是没有辜负这番“信任”吧。

事实证明,萧晨之前的估计果然没错,这次的麻烦可真是大了!

从这件事上,萧晨至少又再总结出一条萧氏名言——“女人的饭千万不能乱吃,打死也不能!”

萧晨一边反思,一边转身往外走,刚要伸手去开门,突听身后徐伯隐叫住他:

“对了,年轻人,做人要厚道。”

萧晨愕然转过头,却见徐伯隐一脸堆满了了然而略带狡黠的笑意,显然是自己刚才在客厅里戏弄邱扬的事被看穿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嘿嘿”傻笑了半天也支吾不出什么来。

“不过嘛,小羽跟小扬这些孩子都没吃过亏,给他们一点教训长长见识也好。只是我这家底可经不得那败家子这样败,下次还请你手下留点儿情,别太阴损了。呵呵,没事了,你去吧。”

萧晨这时候就像一个恶作剧被人逮着现形的孩子,先是一脸窘迫,再听得徐伯隐口风一松,又见他朝自己挥了挥手,显是不作追究,如蒙大赦,赶紧开门闪人。

关门那刻,萧晨隐隐听见里面传出徐伯隐爽朗的笑声:

“明天我也会去给小扬‘捧场’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