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五十二)往事如风(上)
章节列表
(五十二)往事如风(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半晌,徐伯隐缓缓说道:“我想跟你说一个故事,你不会嫌我老人家啰嗦了吧?”

萧晨此时巴不得徐伯隐把话题岔开,却又不便表现得太过明显,淡然道:“人生如戏,往往故事能给人更多触动和感悟,伯父愿意告诉我,倒是受教了。”

徐伯隐双目一亮,一手击在书案上,看着萧晨的眼中又多了几分欣赏,颔首笑道:“好,好,我果然没看错人。”话音一转,又复低沉,开始讲述藏在心头多年那“故事”:

“故事的开头很老套,以前有一个男孩,从小就喜欢舞文弄墨,有一次,一个女孩拿自己的画作让他帮忙题词,他答应了。来往几次之后,他和那女孩成了好朋友。”

那个男孩应该就是徐伯隐自己了吧,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动物,明明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却往往借别人的身份来述说。或许,这是想让自己借此脱身事外,更客观理智地回顾一切,只是在故事发生的当时……只是当时已惘然吧。尽管开头听起来,徐伯隐与那个女孩似乎志同道合,但凭直觉,萧晨已经预感到这是一出悲剧的开始。

徐伯隐显然已经沉溺在对往事的追忆中,嘴里兀自喃喃说道:

“如果……如果没有意外,他们可能会顺理成章地发展下去,交往、结合、生儿育女,可是,偏偏老天总是不爱遂人愿的。那一天,女孩说要介绍自己最好的朋友给男孩认识……”

说到这里,徐伯隐的眉梢突地微微一扬,眼中竟又泛起两簇光芒,整个人像是骤然年轻了许多,音调也不觉提高了些许。

“那是一个周末的清晨,当那张比阳光还灿烂、比苹果还红润的笑脸出现在男孩面前时,似乎所有的光华都被她掩了下去,那一刻,男孩知道,自己的心已经完全被这可人儿俘虏了。”

萧晨听徐伯隐话中似有自责之意,顺口开解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位男孩的选择也不算错。”

徐伯隐冲他摆了摆手,说道:“你不懂。若论五官相貌,阿玉,呃,就是先前那个女孩是全校公认的美女,加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称得上才貌双全。只是……只是缘分这事当真做不得准,男孩偏偏就爱上了相貌不算出众,性格却活泼开朗的另一个。”

萧晨此番却没接话,心头却暗暗在想,其实换作大多数男孩,可能都会选择后者,因为那个阿玉说起来实在是太优秀、太完美了,而这样无暇的人物就像是女神,天生就是用来远观和欣赏的,真要朝夕相对,可能反倒会给男人造成无形的压力。

徐伯隐显然并没有像萧晨这样想得这么多,他一对眼不知望向哪里,眼波却渐渐柔和起来,估计是想起了曾与爱侣一起花前月下的缱绻时光,及至指间的香烟燃到尽头,微微一烫,才遽然醒觉,有些赧然地对萧晨笑笑,说道:

“好像扯远了。呃,后来,男孩如愿和他心仪的女子开始交往,再后来,他们都毕业了,原本男孩想多等两年,自己事业有成再谈及婚嫁,可在一次偷食禁果之后,却种下了爱的结晶。为了给孩子一个正当的名分,他们只得将婚期提前。而就在他即将迎娶爱人的前一天晚上……”

徐伯隐的声音陡然一沉,萧晨的心也跟着沉了下来。

“那天晚上,阿玉托人给……那个男孩送了一封信,说要离开这里去外地发展,临行前想再见他一面,地点就在他们学校后面的小树林,也是他们初识的地方。”

话说到此,徐伯隐的语音渐渐急促起来:

“男孩与那女孩毕竟朋友一场,原本想着去道个别也是应该的事,哪知当晚与一帮兄弟吃饭的时候竟被灌得烂醉,连自己怎么回到家的都不知道,哪里还记得那个约定?就算梦回之时偶尔想起,也是有心无力了。”

看着徐伯隐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了几下,脸部充满着痛苦自责的神情,不用说萧晨也能想到,他那次爽约必然给那个叫阿玉的女孩造成了极大的伤害,那伤害或许是穷徐伯隐此生也难以弥补的。

果然,徐伯隐接下来所说的证实了萧晨的猜想。

“第二天,当男孩酒醒之后,才想起那个约会,奈何他当天要当新郎,难以脱身去找那个女孩。婚礼上,女孩走到一对新人面前,笑着向二人祝福,浑似忘了男孩爽约之事。当时,如果那男孩多留一点心,或许能看出女孩的神色有些奇怪,但当时他正处在巨大的幸福当中,眼中只有他那温柔美丽的新娘,哪里还能想到其他?”

“啪”地又点燃一支烟,徐伯隐狠狠地吸了一口,因为吸得太用力,他禁不住被呛了两口。咳了几声后,徐伯隐的情绪又再平复过来,继续往下说:

“女孩的父母去得早,跟着哥哥嫂嫂住在一起,家境也不好,以前读书的时候就靠卖画来帮着贴补家用,男孩一直想帮她找一个清闲点的工作,让她有精力继续发挥她的绘画天赋,可是,婚礼之后,女孩却凭空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起初,男孩还托人四处打听一下,却一直没有音信,时间一长,想着那女孩或许已在其他城市嫁人生子,也就慢慢放弃了。”

“转眼一年过去了,男孩的妻子顺利为他产下一个男婴,那天,正当一家人欢欢喜喜为男婴庆祝周岁生日的时候,女孩却突然出现了,而她怀里,竟还抱着一个女婴。”

萧晨静静听着,心里却暗自惊奇,这女孩似乎并没有和那男孩做过什么,又哪里来的一个婴儿?

看出萧晨眼里的疑惑,徐伯隐苦笑了一下,叹道:“别说是你,当时我也愣了。”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徐伯隐索性说开了:“其实你可能也早猜到了,故事里的男孩就是我。”

“那么男婴就是令公子徐方羽,女婴呢?莫非……”萧晨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不错,那女婴就是慧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