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O一)为什么倒霉的总是你
章节列表
(一O一)为什么倒霉的总是你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华拉拉?

萧晨心里一沉,“腾”地一下站起身来,瞳孔遽然收缩,嘴里却仍然没有吭声,只是空着的那只手飞快伸进怀里,摸出一副耳塞,一头塞进耳朵里,一头插入手机之内。顿时,除了手机那头的声响,其他与之无关的杂音通通被隔绝在两耳之外。

隐隐听见那头传来一个粗重的呼吸声,似乎还有两个人在不远处对话。

“……这小妞长得倒挺水灵的,嘿嘿……”

“黑子,你又心痒了是吧?等这事儿完了,要十个妞虎哥都不会皱皱眉头的……”

一阵淫亵的笑声之后,那头终于响起了一个阴侧侧的声音:

“朋友还真沉得住气,俺算是服了。”

“黑子”,“虎哥”。

萧晨把这两个名字牢牢记在心里,嘴里却简短有力地吐出几个字。

“什么条件,说!”

那头说话之人桀桀一笑,油然说道:

“爽快!俺要群神拜寿图!”

连画的名字都说错了,估计也只是受雇于人。萧晨心头略微有了点数,当下也懒得跟他啰嗦,径自说道:

“时间?地点?”

“七点半,七里坡东南汽修厂。来晚了就直接给小妞收尸吧,嘎嘎……”

耳塞里传来嘟嘟忙音,萧晨挂掉电话,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六点半,呃,还有一个小时。

摘下耳机随手塞回口袋,萧晨在心里飞快默算了一下,七里坡在嘉陵市城西远郊,三江大学在城东,两者之间差不多有五、六十公里的路程,加上今天是平安夜,现在又恰好是下班高峰……

紧皱着眉头喃喃骂了声娘,萧晨呼啦一下把队长袖章扯了下来,往身旁的杜凌天怀里一塞,随即一P股坐在板凳上,抓起自己那条百年不洗的levis,连鞋都没脱就往脚上套。

“晨哥你怎么了?”

苏小小早就发现萧晨有些异样,扭过头来关切地问道。

“我有急事,马上得走。”

说话间,萧晨已经站起身来拉上拉链,对杜凌天匆匆说道:

“阿杜,下半场就交给你了。”

众人一听萧晨要走,一下子都急了,七嘴八舌地挽留道:

“晨哥,什么事那么急啊?”

“下半场马上开始了,打完再走行吗?”

“是啊,没了你,我们四个人怎么打?”

“再坚持二十多分钟不行么?”

……

休息席后面有几个观众听出了一些端倪,于是,萧晨要中途退场的消息顿时一传十,十传百,迅速蔓延开来。很快,那一片观众集团都躁动起来,其他几个方向的粉丝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新一轮的助威又开始了,连忙不甘示弱地再度叫喊起来。

此时萧晨已经全部穿戴整齐,朝四个队友扫了一眼,萧晨把手重重拍在杜凌天肩上,沉声说道:“上半场我们领先对方16分,而我个人只得了9分。所以,相信你们自己,没有我,你们一样雄得起!”

“对头,雄起哈!”

苏小小激动地挥了挥纤细如柴的胳膊,突又垂了下来,低声冲萧晨央求道:

“老大,再打十分钟不行么?”

“一分钟都不行,”萧晨坚定地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皱眉骂道:。

“妈的,又浪费了两分钟,不行了,再不走会死人的。”

杜凌天一掌拍在萧晨肩上,重重地点了点头。

“去吧,这里有我!”

向杜凌天投去感激的一瞥,萧晨连“谢谢”都省了,径自奔向裁判席,在主裁判耳边附耳说了几句,那裁判先还有些不情不愿的样子,后来萧晨握着他的手,不知道又说了几句什么,裁判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变得无比通情达理、和蔼可亲起来,握着萧晨的手久久不肯放松,最后还是萧晨因为急着赶时间,才猛地将那手甩开。

操,这次连奶奶病危都不管用了,非要哥哥我送黑钱才同意不追究中途离场的事,也太腐败了吧?呃,九天之上九泉之下我那从没见过面的奶奶啊,原谅孙儿这次又拿你当挡箭牌啊,反正你也去了那么多年了。再说,我这不是急着救你的准孙媳妇么?勿怪勿怪……

一边忏悔一边往场外挤,粉丝们一脸愕然,下意识地让出一条通道,心里却不知到底发生了怎么回事,为什么比赛打到一半,偶像却突然走了?

甫一挤出人群,萧晨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飞快地拔腿就跑,浑然不理会身后炸开了锅。

一口气跑到山道之上,身后的鼓噪声终于听不见了,萧晨这才缓了口气,摸出手机先给尹之娴打了个电话,如果没算错,她们现在也该是中场休息了。

果然,电话只响了两声就有人接听了。

“萧晨哥,你们那边怎么样?我刚才投进了3个球也,目前我们还领先3分……”

尹之娴欣喜若狂的声音混着场外的尖叫声同时涌入萧晨耳中,但萧晨此时哪顾得上寒暄,连声问道:

“你的机车钥匙在哪?”

“啊?你说什么?什么飞机要死?”

萧晨往额上抹了一把冷汗,耐着性子一字一顿地重复道:

“机-车-钥-匙!”

这次尹之娴终于听明白了,扯着喉咙使劲叫道:

“就在门口鞋柜抽屉里……”

“好,我征用一下!”

正要挂断电话,猛听那头急声叫道:

“哎,萧晨哥,拉拉还没来,不知道……”

“我知道。”

“啊?你怎么知道……”

没有回答尹之娴的疑问,萧晨径直挂断了电话。

华拉拉,你这小霉女,为什么倒霉的总是你?不过遇到我这个超级无敌幸运星,我就不信把你身上的衰神赶不走!

萧晨心头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斗志,像一把熊熊烈火,充分燃烧着他的小宇宙。

将手机摆弄了几下,萧晨又飞快拨出一组号码。

“鸟人,是我!”

“暗客?你在哪?”

“听着,我在嘉陵市,出了点小问题,你找几个机灵点的兄弟马上到七里坡东南汽修厂等我,记住,我没到之前千万不能暴露行迹,对方手里有人质,一切等我到了再说。”

说完也不等对方发话,便切断了电话。

黑子?虎哥?

嘿嘿,不让你们后悔被爹妈生下来,哥哥就不叫暗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