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O四)会咬人的蜜蜂
章节列表
(一O四)会咬人的蜜蜂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屏幕上这些红红绿绿的小点在外人眼中或许跟无头苍蝇一般,但落在萧晨眼里,却无疑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信息。

右上角那粒一动不动的小红点自然便是倒霉的华拉拉,至于散布在她周围以及屏幕上其他几处的小绿点则是那帮绑匪。

“一、二、三、四……”

萧晨细细数了一番,小绿点共有六粒,其中有三粒呈三角形围在“红点”身边,另外三粒则一直固守在屏幕下方,像是在守株待兔。

可惜这一次,他们等来的可不是一只兔子,而是一只蜜蜂,还是一只会咬人的蜜蜂。

七点二十九分。

“唔,差不多了,兄弟,上吧。”

喃喃念叨了一句后,萧晨嘴角微微一翘,双手拇指翻飞得越发迅捷起来,眼见楼下那三个“绿点”在屏幕上逐渐放大,萧晨懒洋洋地发令道:

“咬他!”

“再来一个……爽,还剩一个,居然还敢跑,‘蜂眼’,重重地咬,千万别给哥哥留面子……ok,现在回楼上去。”

* * *

十二栋,二楼书房。

黑虎叼着一支大雪茄,大马金刀地坐在真皮的大班椅上。

说实在的,雪茄那味儿黑虎并不太喜欢,不过他却很享受于叼着一支大雪茄的派头,至少在他看来,叼着雪茄很有大哥气概。

今天,他的心情特别好。

一个辛苦追了很久的美女终于答应今晚和他共度佳节,时间约在晚上九点。夜生活才刚开始,唔,现在还没到七点半,应该怎么都来得及。

刚才给托他办事的那个主儿打了通电话,汇报一切顺利,对方一高兴,顺口便又追加了一百万酬金,说是算过节的加班费,乖乖,一百万的过节费,果然是“有钱淫”。

黑虎咽了一口唾沫,嘴角阴阴一笑:

“这桩差事可是干得太顺利了,轻轻松松就把那丫头逮到手不说,那即将赶来交易的小子虽然在电话里听起来似乎有几分道道儿,不过也不照样被自己耍得团团转么。”

黑虎现在就怕这小子不来,否则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也管叫他来得去不得。

一想到片刻之后,自己账上便又会多出几百万进账,还有千娇百媚的美女主动投怀送抱,黑虎禁不住赞美自己太他妈有才了。

抬起手腕来看了看手表,唔,还有最后半分钟。

黑虎两眼无意往被绑坐在墙角的“肉票”瞄了一眼,操,这丫头还真能啊,这个时候居然还能呼呼大睡?

“虎哥,时间到了吧?”

一个穿黑色皮夹克的混混贼笑嘻嘻地问道。

“还有半分钟。”

黑虎说罢,朝“皮夹克”横了一眼,警告道:

“黑子,别他妈打这个妞的主意,那主儿说了,这小妞碰不得。等这桩买卖完了,哥哥请你们兄弟几个嫖上三天三夜。”

那个叫黑子的混混收起笑容,苦着脸“哦”了一声,悻悻往厕所走去,哪知刚一进门,便觉得眼前一花,像是有个东西在他脸上咬了一下,眼前一黑便瘫倒在地上。

“什么声音?”

隐隐听见厕所有响动传来,黑虎心里一紧,下意识地问道。

旁边一个穿白色风衣的高个子年轻人笑着调侃道:

“估计黑子憋得慌,正在里面折腾呢!放心吧,老大,这里我们早就检查过了,保准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黑虎一听这话,也放下了心,眉头一展突又皱起。

“时间到了。小白,你去把那丫头弄醒……”

话音未落,黑虎突然惊奇地发现,那个被他唤作小白的年轻人竟轰然倒在了自己脚下。

“不好!”

黑虎心下一凛,暗呼要遭,一个箭步便要冲向墙角的“人质”,那是他目前唯一的一块挡箭牌。

这算盘倒是打得如意,哪知前脚才刚迈出,便骤觉后颈上像是被什么虫子给叮咬了一下,之后便再无知觉了。

* * *

辉煌五彩的灯光,悠扬欢快的圣诞乐曲,若在外面看来,这栋别墅里充满着祥和喜庆的气氛,虽然那音响声开得未必大了点,不过难得一天过节,也没人会告这家主人噪音扰民。

只有身在其中的六个绑匪叫苦不迭,当他们从莫名其妙的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绑成了“肉粽子”。

不知何时,屋子里竟多出了一群身穿黑西装的怪人,说他们是怪人毫不夸张,因为在这群着装统一的群体中,有老有小,有残有弱,唯一相同的是,他们似乎都把六个绑匪当成了圣诞节的节庆道具,数不清的拳头跟腿脚雨点般地朝六人身上打下,还不时因为谁被挤开了、没打过瘾而小小地吵闹几句。

呃,天哪,我是在做噩梦么?

黑虎这念头才刚生起,顿时被自己否决掉,不用他亲自掐大腿验证,浑身火辣辣的疼痛真实得不能再真实了。

六个绑匪浑身被绑着绳索,在一群老弱病残的围殴下,刚开始还充硬汉,咬牙忍着,到后来实在熬不住了,纷纷哀嚎阵阵,奈何这家人的音响效果实在太好了,惨叫声才一出口,就被悦耳的圣诞乐曲和谐掉了。

惨叫声渐渐弱了下去,就在一群绑匪被打得奄奄一息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周围竟突然安静下来,同时,那帮怪人也都停下了手脚,目光齐齐望向一个地方。

勉强睁开被打得肿痛的双眼,黑虎顺着怪人们的目光看过去,便看见了一个人,一个学生模样的人,肩上挎着一款皱巴巴的军用书包,手上却拿着一个黑色的画筒。

“你……”

黑虎失声叫道。

那人嘻嘻一笑。

“我什么?不是你们约我来的么”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到地上那堆绑匪中间,拿起手机来作状看了看时间,失口叫道:

“哎呀,现在都九点半了,不好意思啊,我迟到了……”

九点半?

黑虎的第一反应居然是——糟了,美女的约会泡汤了。

醒了醒神,黑虎才意识到,他们是遭了这小子的道儿了。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还有这群拿黑西装当制服穿的怪人,从哪钻出来这么多?看上去都是一些老弱病残,下手落脚还真他妈的狠!

对了,还有,那个“人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