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O五)绝对不要惹我
章节列表
(一O五)绝对不要惹我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黑虎脑子里乱得跟一锅浆糊似的,偏生周身肿胀疼痛。他本想咬牙硬撑,可落在身上的拳脚越来越重,终于忍不住呻吟起来。

他这一呻吟,“伺候”他的人更加“殷勤”!

黑虎被打得死去活来之时,其他几个绑匪也好不到哪儿去。双手被反绑着倒在地上任人践踏,身子躬得跟虾米似的,嘴里不时发出嘶嘶的抽气声。

萧晨由得一群“黑社会”过足了手瘾和脚瘾,这才施施然地问道:“哪个是虎哥?”

黑子此时正处于“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境地,一听有人问虎哥是谁,顿时像快淹死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也不管这根稻草是否能救命,先牢牢抓住再说。

“虎哥在那儿……”黑子强忍着周身剧痛,喘着气哑声说出了一句话。

这家伙唯恐萧晨分不清谁是黑虎,又朝黑虎努了努嘴,“提醒”道:

“虎哥、虎哥,叫你呢……”

“操,嫌老子死得不够快么?”如果黑虎现在手脚自由的话,他想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老虎钳把黑子的牙齿全部拔掉,再用针线把他的嘴巴给缝起来。他原本打算不吭声的,却不料被黑子这二愣子给一口叫破。

反正已经被暴露了,黑虎只得咬紧牙硬充好汉。

“你老子在这……”

话音未落,萧晨重重一脚踏在了他的背上,硬生生将黑虎后半截话留在了嘴里。

“想占我便宜的人下场都很惨!如果你不信,可以再试试。”

萧晨语气森寒,一群“黑社会”听到这话,不由得集体打了一个哆嗦。可惜黑虎偏生就不信这个邪,又张嘴含混骂道:

“妈的,老子不是吓大的……”

明知要吃苦头,黑虎也不能示弱,否则今天的事儿要是传了出去,他今后还有脸在道上混么?

“黑社会”们满以为那不知好歹的家伙会被萧晨一通暴打,哪知萧晨朝剩下几个绑匪逐一扫了一眼,突然冷冷问道:

“哪个是黑子?”

黑子悄悄闭上了眼,装作晕死过去。

“他!”

“装死那个!”

……

八道半是庆幸半是怜悯的目光齐刷刷望向黑子。

“你们……你们……还是不是兄弟啊?”黑子被同伙出卖,也不装死了,睁开眼睛冲着几个同伴恨恨地“呸”了一声,痛骂道:“没义气!”

义气?火头不落在自己脚上不知道疼。难得有人垫背,讲“义气”的那是傻子。黑子出卖黑虎,现在被自己也被同伙出卖,出来混,果然是要还的。

“这位老大找得是你,和我们几个可没干系。”

“黑子,你就扛了嘛。”

“就是,顶多明年清明节给你多上几注香……”

“乌鸦,我日你!”

萧晨可不管这些人在闹腾什么,扭过头冲站在一旁的“黄毛”吩咐道:

“你,去把那个黑子的袜子脱下来。”

呃……“黄毛”一愣,见萧晨狠狠瞪了他一眼,连忙“哎”地答应了一声,快步跑到一脸惊恐的黑子面前,长长地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开始脱他的鞋袜。

很快,屋子里弥漫出一股恶臭,靠,这家伙那还是脚么?有几个“黑社会”皱了皱眉,想要抬手去捂自己的鼻子,却见萧晨神色自若地站在屋里,便又忙不迭地把手放下,强自憋着气忍耐。

“暗哥,好了!”

“黄毛”也不知道是天生嗅觉不灵敏,还是对即将到来的酷刑倍感兴奋,拎着那双臭袜子居然还能笑嘻嘻地向萧晨汇报工作,让一帮观众佩服不已。

萧晨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朝旁边兀自骂骂咧咧的黑虎一指。

“塞进他嘴里去。”

“好嘞!”

“黄毛”心中的虐人欲望空前高涨,兴冲冲地走到黑虎身边,慢吞吞地蹲下来,还像猫戏老鼠一样故意拿着那双臭袜子在黑虎鼻子前晃来晃去,另一只手甚至还在旁边“煽风传味”。

也不知道是被那股恶臭给熏的,还是羞愧难当,黑虎一张黑脸憋得通红,两眼一翻,差点没当场岔了气。

见黑虎把一口牙咬得紧紧的,打死不松口,“黄毛”也不着急,抬头朝胖子打了一个眼色。二人长期厮混在一起,彼此颇有几分默契,胖子一见“黄毛”的眼色,马上心领神会,走过来二话不说,一脚在踢在了黑虎的裆部。

黑虎骤然吃痛之下,禁不住发出“啊”的一声惨叫,“黄毛”早就准备妥当,当黑虎张嘴刚刚惨呼,他就飞快地把捏成一团的臭袜子塞进了黑虎的嘴里,这一切只在电光火闪的一瞬间发生,但无论是从配合的默契度还是时机的把握上都近乎完美。

一股充满汗腻味的恶臭顿时布满黑虎的味蕾,然后再沿着舌头、咽喉、食道而下,侵蚀着他的五脏六腑。

“妈的,黑子这狗日的袜子怎么就这么臭呢?”

忍着下体传来的剧痛,黑虎愤愤然望向黑子的脚。

黑乎乎的脚趾,脚底板糜烂了一大片,似乎还流着脓水。看到这里,黑虎突然觉得自己的嘴里、甚至胃里开始有东西蠕动起来,那蠕动越演越烈,终于化作一阵排山倒海的翻腾。黑虎再也忍不住了,直感到有股热浪飞速从胃涌向喉头,遭遇阻碍后又重新归位,再涌,再回归……

如此几次循环运动之后,黑虎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甚至怀疑自己遭遇了这番摧残之后,今后会不会看到吃的就反胃。天,要真是那样,可不是生不如死么?死了倒好,至少不用遭那罪啊!

黑虎这番惨状落在其他几个绑匪眼里,个个噤若寒蝉,嘴都闭得紧紧的,生怕一张嘴就会引起那小煞星的注意,被塞进一只臭袜子。除了臭袜子,天知道那小煞星还会想出什么稀奇古怪的法子来折磨自己。

“黄毛”在一旁幸灾乐祸之余,心里也不免有些后怕。他现在终于知道了,先前在山下初遇萧晨的时候,萧晨嘴里所说的那句“下场很惨”绝对不仅仅是威胁而已。

而此时最心虚的人却是“黑子”。

作为和“虎哥”一样被萧晨提名的人,黑子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知道自己的名字,也想不出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他,但他却知道一点,自己的下场绝不会比“虎哥”好到哪去。

被人摧残固然是一种折磨,等待随时即将到来的摧残的滋味更是让人抓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