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O六)屠夫和肉
章节列表
(一O六)屠夫和肉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新的一年,考拉祝朋友们新年快乐,心想事成!

——————————————————————————————————



终于,当“黑虎”被折磨得几近麻木的时候,萧晨似乎觉得有些无趣了,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呵欠,朝“黄毛”挥了挥手,示意他把那家伙带到洗手间去。

很快,众人便听见从那里面传来一阵堪称“呕心沥血”的音响。等黑虎再回到大厅的时候,浑身的绑缚已经解开,整个人就像脱了水一般,脸色“纯洁”得比白纸还白,背靠着墙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浑身上下似乎还残存着一股酸臊味。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不小心一看到那双裸露在外的黑脚,便像是又触及到黑虎的某根神经,弹簧般地跳起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再一次朝洗手间狂奔而去。

再一次“呕心沥血”……

这次黑虎却是连苟延残喘的力气都用光了,最后被“黄毛”派了两个手下拎着他的两条腿像拖死狗一般生生把他拖回大厅。

萧晨甚至并没朝这只“死狗”多看一眼,施施然走到黑子面前,围着那蜷缩在地上的身子缓缓踱了一圈,等他重新站定后,便歪着脑袋,用手托着下巴,一对眼不住在那具身躯上来回打量。

黑子被盯得心头发毛,浑身像被无数根针在刺,感觉自己就好像刀板上的一块肉,面前那人提着屠刀,所犹豫的只是把他切丝还是剁块、清蒸还是红烧或别的什么作法而已,而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有一件事,向他知道的所有中外神仙祷告,希望自己不要死得太难看。

“屠夫”好像终于拿定了主意,嘴角挂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手指着黑子,温和地说道:

“你,起来。”

呃?

黑子早已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他甚至想过,哪怕是对方再把刚才那双臭袜子塞回自己嘴里,应该也不至于像黑虎那样丢脸,毕竟他对自己这股恶臭早已产生抗体了。

千算万算,黑子却万万没料到,那小煞星会突然对自己一派和颜悦色。

莫非是我人品太好?

正思忖着,却听萧晨继续用温和得让人有点惶恐的声音说道:

“需要我帮忙么?”

说实在的,黑子现在被捆得跟粽子一般无二,要自己独立站起来还真有些困难,不过,在见识了萧晨先前对付黑虎的手段后,便是借黑子再多几个胆子,也万万不敢劳动那位小煞星他老人家的大架,一边努力挣扎,一边连声辞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旁边看热闹的“黑社会”们便见这家伙像一个不倒翁似的,在地上翻来覆去地打滚,可就是站不起来,一个个乐得哈哈大笑,只有一个半大孩子没笑,一本正经地念着一段顺口溜:

“不倒翁,翁不倒,推一推,摇一摇,推呀推呀推不倒……”

大家笑得更欢了,萧晨自顾站在一边,也不吭声,照旧是一脸温和斯文的样子。这多少给了黑子一点鼓励,又滚了几圈,终于滚到一个墙角,当他靠着那支撑勉强站稳脚跟时,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这时候,萧晨突然一拍脑门,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叫道:

“哎,瞧我这记性,忘记你还是绑着的了。”

说着慢慢朝黑子身前走去。

黑子自顾在心里痛骂不已,你这小变态,早不想晚不想,偏偏等老子好不容易站起来你才想起,可不是黄花菜都凉了么?

气归气,黑子面上可不敢显露半分,他虽然浑,好歹也在道上混了不少日子,当然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当下用那一脸横肉勉强挤出一丝他自认为是最灿烂的笑容,央求道:

“这位兄弟……”

话才出口,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低头一看,却见他那只被冻得通红的右脚上突然多出了一只鞋,一只球鞋。

愣了半秒,黑子才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他的右脚很痛,剧痛,痛得就像骨头都已经碎裂了。

“哇”的一声之后,黑子“嗖”地一下蹿起来,偏偏两只脚被绑在一起,双脚落地的时候,十指连心,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再次传来,倒霉的黑子脚下一个不稳,又再一次跌回地上。

不等他一口寒气抽完,萧晨的声音又再响起:

“你,起来。”

那声音还是跟刚才一样柔和,偏偏落在黑子耳里却跟催命符似的,一张脸不知道是痛的还是吓的,竟没有半点血色。

“需要我帮忙么?”

这次萧晨甚至在黑子身前蹲了下来,满面春风地询问,那模样就像是一个最好客的主人在宴会桌上殷殷给客人劝菜一样。

但只有黑子知道,这个“主人”有多恐怖,只得一脸哀求地望着萧晨,嘴里喃喃告饶不已:

“兄弟,不,大哥,我的祖宗,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错了?你哪里错了?”

萧晨脸上笑容更盛,黑子张嘴刚答了一个“我”字,下面的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对啊,老子哪里做错了?要说绑架那丫头,六个人都有份,凭啥就把“虎哥”和老子拎出来?莫非嫉妒老子长得比你帅么?

萧晨见黑子一脸茫然的样子,微微一笑,缓声说道:

“看样子你还没想好,对吧?”

说到这里,萧晨微微一顿,侧头对那帮“黑社会”说道:“你们过来,排成队,每人往这位朋友右脚上踩一下,记住,不能多踩,也不能踩错了地方,直到这位朋友想好为止。”

那帮“黑社会”刚才一番拳打脚踢还没过瘾,一听萧晨这话,顿时嗷嗷欢叫起来,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样子,直吓得黑子差点没当场晕过去,当然,他此时就算是想晕也根本没那机会,很快,左脚上便传来一阵剧痛,却是“黑社会”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一号,二号,三号……”

好汉不吃眼前亏,黑子也顾不得在心里问候这帮人全家老小了,绞尽了脑汁拼命回想自己哪里做错,等十九号那一脚死命踩下后,黑子猛一吃痛,脑子里却突然灵光一闪,扯开喉咙嚎叫道:

“别踩了,别踩了,我知道错了,我不该打那丫头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