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O八)半梦半醒之间
章节列表
(一O八)半梦半醒之间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元魔道人新书《异世证道》,书号36068,对玄幻感兴趣的可以看看。

——————————————————————————————————



黑子被拖走了。

大厅中的男人们,一边替那倒霉的家伙默哀,一边在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场景:

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像一个粽子般被绑在椅子上,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在卖力地“嘿咻嘿咻”,自己却连手都用不上,偏偏还得不断承受着来自视觉和听觉上的双重刺激……

眼看着黑虎瘫在墙角,已经成了废人;黑子的皮肉之苦虽然免了,但照这么折腾一晚,估计那家伙就算没有精尽而亡,至少也是阳痿帮的老大了。这时候,六个绑匪中剩下那四个才突然发现,去掉了黑虎和黑子两面挡箭牌,他们四人便如四只小羊羔毫无遮掩地置身于群狼眼皮子底下。而当萧晨在灯光下的阴影缓缓盖在他们头上的时候,四个人更是不由得瑟缩在一起,如筛糠般地簌簌发抖。

看着那四个家伙眼神中流露出无尽的恐惧与哀求,萧晨不屑一顾地呸了一声,这帮卵蛋,就知道欺软怕硬,绑架华拉拉的时候想必很耀武扬威吧?

妈的,连老子的女人都敢碰,今天不让你们这帮卵蛋跪下唱征服,老子“暗客”这两个字就倒过来写!

萧晨原本是想再把这帮混混弄来暴打一顿以泄心头之恨,这念头一起,他又突然改变主意了。

“你们会不会唱《征服》?”

征服?

四个混混愣了一阵 ,才明白萧晨所指,当下两个点头两个摇头。

“我不管你们现在会不会,总之我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之后汇报演出,到时候要是谁唱不出来的,就到楼上去。”

说完这话,见混混们还有些茫然,萧晨又冷笑着补充了一句:

“想必现在黑子正急需要人陪呢!”

一听这句,四个混混顿时脸色大变,尤其是刚才摇头那两个,忙不迭地哀求同伴赶紧教他们唱歌。

大厅一角。自打黑子那双黑脚从视线中消失之后,黑虎终于缓过一口气来,正暗自庆幸自己逃脱了男声小合唱那一劫,哪知萧晨突然转过身来,拿手指着他,重重一哼:

“还有你!”

由得那帮家伙鬼哭狼嚎,萧晨把“黑社会”中那个稍微正常一点的胖子叫到面前,低声吩咐了几句。

胖子听命而去,萧晨望着那背影,嘴角噙起一丝真正温暖的笑意:

“懒猪,该起床了!”

* * *

华拉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唔,这一觉睡得真舒服,连梦都没有做一个。

咦,不对,手怎么能动了,记得刚才是被绑着的啊?

难道刚才那只是一场噩梦?

还是自己现在正在做梦?

华拉拉现在终于体会到那个姓庄的为什么老怀疑自己跟蝴蝶是亲戚了,就连她自己都分不清到底现在是在梦里还是梦外。

把手指含进嘴里使劲吮了一下,这是华拉拉的独家发明,她经常都处在半梦半醒之间,而要判定自己所处的准确状态,她才舍不得用掐大腿、拧胳膊等自虐的招数呢,否则整天四肢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多破坏形象啊。

手指感受到一股温热,唔,看样子这不是在做梦。但手腕上的瘀青和痛感也同样真实,那么说来,刚才那场绑架也是真的。

为了理清混乱的意识,华拉拉又把记忆的表盘回拨到下午。

当日华拉拉一气之下搬离别墅,心里也隐隐有一丝惶惑,毕竟在这群人中,她是最早的一个住客,对这房子多少也有一些感情。要不是那小子太过分,她也不会舍得说走就走。

一想到萧晨,华拉拉就禁不住气得牙直痒痒,这臭小子,难道就不能有点男士风度、让着点女生么?

说实在的,华拉拉很看不起那些仗着自己是女生就随时摆出一副弱不禁风的娇态,趁机对男生撒娇耍赖、提出诸多不合理要求的女生,而且在很多时候,她甚至也完全忽略了自己的性别,但不知怎的,她就是看不惯萧晨那副自以为是的样子,尤其是每次看着他对别的女生就狂献殷勤,对自己就拽得二五八万的时候就忍不住恼火。

同样是女生,凭什么那待遇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啊?

搬出来倒是眼不见为净了,可新的问题又钻出来了,学生宿舍每天晚上要拉闸停电,虽说本本的电池能支撑几小时,但终归是寄人篱下,室友们虽然不会说什么,但华拉拉也不好意思在人家睡觉的时候把键盘敲得震天响,想来想去,还是别墅里住着方便啊。

这样的日子勉强熬了十来天,华拉拉终于忍不下去了。房租没少交半分,凭什么要我搬?好歹也要把这一年住过去,不能便宜那小子。

给自己找到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之后,华拉拉便理直气壮地拎着箱子回到别墅,当然,她刻意选择了一个算着其他住客都不在的时候,萧晨和尹之娴、吴丹霓肯定都去球场了,徐慧儿也好像提过圣诞节要回家陪老爸,这样最好,省得碰了面尴尬。

华拉拉的确算得很准,别墅里的确没有人,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她放下箱子准备赶去赛场的时候,却被尾随而至的一帮匪徒绑了起来。

然后,匪徒中一个阴阳怪气的家伙,看起来像是这群人的首领,就每隔一阵打一通电话,终于有一次,好像电话接通了,匪徒撕开自己嘴上的胶带,似乎故意让对方知晓自己的存在,然后就提出条件——群仙拜寿图!

对,就是群仙拜寿图,虽然那蠢货把这幅画的名字都记错了,但华拉拉确信自己没有听错,也愈发坚定了她先前的判断:她不是在做梦!

可是,这幅图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难道,电话那头那个人手里有那幅画?

他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