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一O)三个喷嚏
章节列表
(一一O)三个喷嚏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华拉拉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呃,刚才那个胖子好像是提过让自己下楼听歌,可当时她全副心思都放在“暗哥”身上,还以为是他舌头打架把“暗哥”说成“听歌”了呢,没想到居然还真有这回事。

可是,这个是什么歌?南腔北调的,唱的都是哪跟哪啊?

“就这样被你征服……”

直到几个绑匪“声情并茂”地吼出那句经典的歌词之后,华拉拉才终于听懂了这曲彪悍的合唱。

额滴神呐,他们合唱的曲目居然是——

“征服”!

让一帮坏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在地上合唱“征服”?

哈哈,这点子是谁想出来的,简直太有才了!

看着这几个曾经耀武扬威的绑匪如今却低头顺耳地跪在自己面前大唱“就这样被你征服”,好笑之余,华拉拉也大觉解恨,绕到这帮家伙后面,往每人P股上狠踹了一脚,以泄心头之愤。

哼,要不是顾及形象,那一脚可不是踹在P股上那么简单。

可怜那帮五大三粗的汉子,一个个被逼着对一个小女生跪下唱征服不说,还被这女生踹了个狗啃泥,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了。

可那又能怎么样呢?再怎么憋屈,歌还不能停,而且词也不能错。没别的,这要是一错,付出的代价也太惨烈了。

一想到黑子现在**焚身而无从发泄的惨状,那五个混混顿时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

想通了这层,那歌声愈发整齐响亮起来。

“就这样被你征服……”

* * *

几十米外的13栋里,萧晨斜倚在沙发上。

屋子里暗黑一片,没有开灯,他就静静地对着掌上的PSP,欣赏隔壁大厅里上演的那场好戏。

唔,这帮家伙嗓子还不错,一曲“征服”居然唱得蛮有几分摇滚的味道,说不定让他们改行去混歌坛倒比现在更有前途。

而当看到几个混混狗啃泥的场景,萧晨则指挥“蜂眼”把镜头对准华拉拉。

唔,这丫头倒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儿,不过她也算厚道,换作是尹之娴,估计这帮家伙以后直接可以进宫了。

* * *

华拉拉发泄完毕,心头大爽,这时候她突然想起了自己下楼的初衷,飞快地奔到一帮“黑西装”面前,急口问道:

“暗哥呢?暗哥在哪?”

“暗哥啊,好像走了诶……”

一个矮小的“黑西装”脆生生地应了一声,顺手往门外一指。

“走了?”

华拉拉心头一咯噔,哎,怎么自己一来,他就走了呢?本想看看这“暗哥”会不会就是暗客,看来又失之交臂了。再一想,就算真的暗客站在自己面前,她同样认不出来。

情绪骤然降到谷底,华拉拉的头耷拉下来,目光无意扫过那台52寸的镜面液晶屏上,透过如镜的屏幕,她突然看见一道金光倏地一闪。

华拉拉心头一震,陡然回过头望往天花板一角,果然看见有道金光在窗帘后一闪即逝。

金色小蜜蜂!

华拉拉猛地冲到窗前,呼啦一下扯开帘子,却只见到一抹金光的余晖,如流星尾巴,消失在一栋别墅之后。

再一细看,那栋别墅,可不就是自己住了一年多的13栋么?

顾不得跟谁打个招呼,华拉拉匆匆推门跑出去,一口气冲到别墅门口,才发现里面黑咕隆咚的。

呃,他们现在都还没回来,估计都去过平安夜一起HAPPY了吧?

绕着房子转了两圈,那金光早就没影儿了,折腾了大半天,华拉拉也有点累了,她身上没有带钥匙,所以,现在只能坐在门前的石阶上数星星。

这次可怪不得她迷糊,实在是“走”得太匆忙了,根本没时间把钥匙带上。

懒洋洋地靠在那扇熟悉的大门上,听着远远近近传来的圣诞乐,不知怎的,华拉拉的思绪竟突然回到了她初来这栋别墅的时候。

想当初她前任男朋友张伟业掏钱把这别墅租下来,原本是想打算和她同居,哪知道华拉拉看起来虽然迷糊,在这个问题上却超有原则,虽然因为贪图自由搬了进来,可怎么也不跨过雷池半步,让张伟业很是郁闷。没多久他又结识了那个富家女,便一声“拜拜”搬了出去。

横竖张伟业已经付了一年的租金,这么大一栋房子空着也是浪费了,本着勤俭节约的原则,华拉拉从此便在这里盘踞下来,自由自在地上网、看书、睡大觉,也没人干涉,后来由于租金即将到期,华拉拉舍不得放弃这种生活,又苦于囊中羞涩,这才把房子分租出去,只是没想到会招来一个可恨可恶的新房东。

阿——嚏!

没等华拉拉开始腹诽那臭小子,猛地打了一个喷嚏,没等她缓过气来,又连续不断地打出两个。

华拉拉揉了揉微微发痒的鼻子,喃喃道:

“一个喷嚏表示有人想我,两个喷嚏表示有人骂我,三个喷嚏表示——我感冒了!”

嘉陵市的冬天虽然很少下雪,但气温也并不高,这时又是深夜,顶多只有两三度,华拉拉才从开足暖气的屋子里出来,坐在冰冷的石阶上吹了老半天寒风,不感冒那才是怪事。

正低声咕哝着,靠着大门的后背突然一轻,华拉拉整个身子往后仰去。

咦,屋门居然开着?

华拉拉一骨碌爬起来,才发现黑暗中竟然站着一个人影,她微微后退一步,仔细一看,这人影竟然又是那阴魂不散的死小子——萧晨。

“你在这儿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华拉拉定了定神,没好气地问道。

黑暗中看不清萧晨的表情,只是听到一个很无可奈何的声音:

“老大,貌似这里是我的房子诶。”

华拉拉撇撇嘴,轻哼一声:

“拽什么拽?我也是交了房租的。”

说完,也不等萧晨再说什么,径直摸黑进了房间,“砰”的一下把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