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一三)GAME OVER
章节列表
(一一三)GAME OVER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12栋。

灯光依旧灿烂。

合唱依旧在继续。

而一帮“黑社会”则各自歪七倒八地坐在地上,或抽烟或打牌,还有几个不知从哪弄来了两瓶红酒,猜拳划令,玩得正欢。

萧晨推开大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派“和谐”的场景。

一见萧晨去而复返,“黑社会”们心里一虚,忙不迭地站起来,“暗哥”“暗哥”地招呼个不停,大多数人西装扣子已经解开,领带更是横七竖八摆了一地,一个个跟散兵游勇似的,看起来更像难民了。

萧晨冲他们摆摆手,没多理会。被天雷劈得多了,总会产生抗体的。

相比之下,那几个“摇滚歌手”倒显得老实多了,虽然音量比刚才弱了很多,不过,毕竟他们不是录音机,像这样接连不断地吼了快一个小时还没唱错歌词,也算很难得了,对俘虏要优待,要求也不能太苛刻不是?

可惜,好像不是每个人都和他一样“善良”,萧晨念头才刚转完,就听见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都没吃饭么?大声点!最后一遍总得让我听清楚吧?”

不用回头,萧晨也知道这刁难的要求也只有那霉女才提得出来,果然,一扭头就看见华拉拉那一脸如婴孩般单纯无邪的诡笑。

听说还要唱大声一点,混混们心头叫苦不迭,嗓子都快冒烟了,哪里还有那余力?但当随后“最后一遍”那四个字一入耳,众人顿时精神齐齐一振,音量陡然推高了八度,雄浑无比,字正腔圆。

“就这样被你征服……”

唱了一个小时,这却是混混们发挥得最好的一遍。

终于,最后一遍的最后一句歌词也功德圆满,混混们正要庆幸获得解脱,突然,大门再一次被砰然推开。

“喂,你们是谁?怎么……啊,萧晨哥,拉拉……”

循着那熟悉的声音朝大门口望去,便看见一脸目瞪口呆的尹之娴,还有虽没吭声,但同样把眼睛瞪得又大又圆的吴丹霓和徐慧儿。

呃,全都到齐了!

萧晨一见这阵仗,顿时一个头变成五个大,一个华拉拉就要翻天了,再加上这三个……

当机立断,趁这三个“生力军”还处于极度震撼之中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之际,萧晨用最快的速度冲到绑匪头目身边,俯下身子附耳对他私语了几句。其他人连忙竖起耳朵,可惜一个字也没听见,只看见那人听了萧晨的话之后,一个劲儿地直点头。

交代完后,萧晨才施施然站直了身子,懒洋洋地把手一挥。

“OK,圣诞PATTY到此结束,散场!”

说完冲“黄毛”努了努嘴,“黄毛”心领神会地帮着招呼着:

“走了走了,回家找马子睡觉去!”

萧晨心头暴汗,偷眼瞧了一眼那几个美女,竟然都面不改色心不跳,这让萧晨越发不安起来,通常暴风雨来临之前,都是特别平静的,看样子,今天晚上这“平安夜”也别指望过得安生了。

一听说可以收工了,一群“难民”们都欢天喜地地往门外涌,路过几个美女的时候顺便瞄了几眼,悄悄吞了几口唾液。当然,绝对是悄悄的。他们手脚虽不算利索,眼力可不比其他人差,知道这几个美女是暗哥的朋友,哪个敢公然招惹,那才是活得不耐烦了。

饶是如此,美女们也被盯得火起,吴丹霓自是寒着脸做冰霜状,徐慧儿则暗自后悔没把她的百宝箱带出来,换作几个月以前,这帮家伙可有得苦头吃了。只有尹之娴最直接,一口一个“踹死你”,如果嘴巴也能踹人的话,这群“难民”早被踹到阿尔及利亚去啃树皮了。

“黄毛”落在最后,帮其中一个绑匪松了绑,又把工具给他留下,才冲萧晨招呼了一声,往大部队追去。

“GAME OVER!行了,都回去吧。”

萧晨招呼了几遍,可几个美女就像完全没听见一样,死死盯着跪在地上的几个家伙,目光中充满了好奇,萧晨生怕夜长梦多,无奈之下,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想知道答案的就马上回去,过时作废!”

呼啦啦……

萧晨只觉眼前一花,再一看,美女们连背影儿都看不见了。

汗,女人的好奇心……很强大!

提醒几个混混记得把“战场”打扫干净、关灯锁门之后,萧晨才慢条斯理往回走。

唔,但愿这几个家伙别走得太急,忘了把在二楼看AV的同伴一起带走,不然这一夜折腾下来,估计那小子真会变成“人干”的。

* * *

13栋。

灯火通明。

三堂会审。

尹之娴、徐慧儿、吴丹霓一字排开,像法官一般端坐在三人沙发上。

萧晨耷拉着头,垂着两手,站在她们对面的“被告席”上。

华拉拉则坐在旁边的单座沙发上,唔,相当于证人席。

对于这种安排,萧晨打心眼里不服啊,他跟华拉拉好歹也算“同党共犯”吧,,凭什么始作俑者可以高高上座,见义勇为的倒成了“阶下囚”?

不过再怎么不服,萧晨也只能敢怒不敢言,指望女生跟你讲理,不如去指望山无棱、天地合。

浑然不理萧晨的郁闷,尹之娴清了清嗓子,拿腔作调地开始宣布政策:

“萧晨哥,噢不,萧晨同学,你不可以保持缄默,并且你所说的一切将作为呈堂证供。唔,现在你可以开始说了。”

“哎,等等,”

难得过节,徐慧儿似乎心情也特别好,恢复了顽皮心性,一本正经地在一旁补充道: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就连惜字如金的吴丹霓也冷冷吐出两个字——

“附议!”

若是换了吴丹霓搬进来之前,萧晨还可以耍赖溜回房间去关紧门蒙头大睡,任这群狮虎们叫破喉咙也不出来,可现在,自己的“床”正被三位美女“法官”的翘臀霸占着呢。

看着那几尊英明神武的飒爽身形,萧晨眼前突然浮现出一排锈迹斑斑的铁栅栏。铁窗内,一个身影瑟缩着;铁窗外,三个声音狞笑着——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