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一四)本故事纯属虚构
章节列表
(一一四)本故事纯属虚构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萧晨一张脸皱得跟苦瓜似的,朝坐在“证人席”上的华拉拉瞥了一眼。

“你先说还是我先说?”

华拉拉狠狠朝萧晨瞪了瞪,似是怪他把火头引到自己身上。

果然,萧晨话音刚落,“主审官”尹之娴立刻掉头望向华拉拉。

“对了,拉拉,这一大半天你都去哪儿了?比赛也不来,害我们差点儿就输了。”

听尹之娴一说,华拉拉这才想起下午那场比赛,一脸关切地问道:

“我们赢了么?”

“当然。”

尹之娴骄傲地扬了扬下巴,随即便叽里呱啦开始描述她们如何神勇,如何险胜06计算机班那帮蛮妞的情景,直到吴丹霓在旁边轻咳一声,尹之娴才发现自己好像跑题了,赶紧把话题从爪哇国拼命拽了回来,继续审判。

华拉拉也知道瞒不过她们,当下便把自己如何打算搬回来,又如何被人绑架,最后被人搭救的事大致说了一番。

当然,这期间曾无数次被惊呼声打断。

这也不全怪尹之娴太过大惊小怪而忘了自己扮演的角色,华拉拉终于肯搬回来就已经很值得让人兴奋了,而后发生的一切更像是天方夜谭般匪夷可思。

绑架?以往在电视上倒见过不少,但发生在自己身边却是破天荒头一遭,那种感觉自又截然不同。因此别说是尹之娴,就连一贯镇定自若的徐慧儿听了也不免变色。吴丹霓更是心头暗惊,若有所思地朝萧晨瞄了一眼,后者微微点点头表示回应。

“那后来你怎么得救的呢?”

华拉拉纤纤小手往“被告席”上一指。

“我也很想知道呢,这得问他了。”

话声中竟充满了幸灾乐祸之意。

如她所料,主审官的目光焦点又再重新调准对向萧晨。

“哇,萧晨哥,是你么?苍天啊,你一个人PK他们六个,简直太有才了,怎么搞定的啊?快说来听听。”

面对尹之娴连珠炮似的发问跟咏叹,萧晨浑身汗如瀑布,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苦笑两声,才将自己在比赛时接到绑匪电话,被忽悠着绕着城里城外绕了一个大圈子,最后用“蜂眼”将众人麻醉,救出华拉拉的事老实交待出来。

萧晨那交待中省略了不少情节,尤其是恶搞“黑夹克”那段,更是只字未提。饶是如此,这番经过也足以让几个女生像是在听神话一般,情绪随着萧晨的讲述急遽波动,或急得捶胸顿足,或惊得目瞪口呆,当说到让坏蛋“吃”同伴的臭袜子,几个女生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华拉拉更是笑得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喘不过气来,浑然忘了那时候她还在床上昏睡呢。及至最后,萧晨说起一帮绑匪整整齐齐跪在地上合唱了整整一个小时“征服”的时候,尹之娴更是悔得肠子都绿了,哎,早知道最后那一罐啤酒不该喝的,要不然刚好就可以赶上最后一曲了。

突然华拉拉像是想起什么,站起来冲萧晨问道:

“不对啊,我明明记得有六个坏蛋,怎么后来唱歌的只有五个?”

萧晨一噎,这笨丫头,哪壶不开提哪壶。

总不可能跟这帮美女说那个坏家伙后来被自己请去“欣赏”AV了吧,萧晨干咳了两声,只是含含糊糊地说那人因为提供臭袜子有功,所以提前释放了。好在华拉拉并没继续追问下去,但这节外生出的枝节却也让萧晨惊出了一背的冷汗。

“对了,萧晨哥,他们要的那幅画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东西真的是在你手上么?”

这个问题其实一帮美女早就想问了,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这下终于被尹之娴开口问出来。话才一问出口,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尹之娴、华拉拉、徐慧儿,都无一例外地把耳朵洗得干干净净的,等着听萧晨的回答。

萧晨朝吴丹霓望了一眼,后者心知萧晨是顾及自己的身份,淡淡应道:

“你随便说吧。”

说真的,对于这幅害得她家破人亡的鬼画,吴丹霓还真不知道它的来历。

萧晨想了想,摊摊两手无奈地说道:

“好吧,我就给你们说一个故事,不过,首先声明,我接下来说的仅仅只是一个故事而已,不敢保证真实性。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萧晨哥你就快说吧,别卖关子了。”

尹之娴性子最急,虽然她除了明星广告张贴画以外,几乎从没关心过其他任何和画有关的东西,不过当突然发现一张画居然惹出了这么多事故,差点还引发一桩血案,就不由得她不好奇得要死了。

其他人也都知道萧晨即将说出的故事必定和那幅画有关,齐齐用满是期待和好奇的目光注视着萧晨。

萧晨清了清嗓子,嘴角一动,众女都以为他要说了,凝神屏息等着下文,哪知他张嘴却只是打了一个呵欠,随即懒洋洋地说了一句:

“好累。”

几个美女都不是胸大无脑的”花瓶“,自然听懂了萧晨的言下之意,对于这等无赖行径,众女虽然奉上白眼纷纷,但却拿他没法,谁让现在发言权在人家手里攥着呢?

于是乎,让座的让座,捶背的捶背,就连至懒如华拉拉这样的,也居然亲自去厨房给他冲泡了一杯速溶咖啡。

当一边享受软玉温香,一边接过华拉拉双手捧上的那杯咖啡那一刻,萧晨激动得差点哭了。

华拉拉居然给他冲咖啡了!这待遇,百年不遇啊!

而当一大口咖啡被狠狠灌入喉咙之后,这一次萧晨终于不再是“差点”,而是的的确确地哭了出来——

咖啡居然是冰凉的!

数九寒天喝冰咖啡,这待遇果然是百年不遇!

不过,这杯用自来水冲调的冰咖啡倒是终于让萧晨彻彻底底地长了精神,眼也不困了,腿也不软了,嘴上也再不敢喊累了,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开始讲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