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一五)鬼画
章节列表
(一一五)鬼画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吴天道的著名画匠,呃,相当于现在的知名画家。有一天,他做了一场梦,梦到有个神仙请他到天庭为王母娘娘的寿宴画一幅画。画儿倒是很快就完成了,王母娘娘很是满意,并当场封他做了画神。听说可以上天当神仙,吴天道一高兴,不由得多喝了几杯,哪知道酒后忘形,忍不住盯着王母娘娘身边的玉女多看了几眼,这一看,王母娘娘可不乐意了,马上把他赶下了天庭。”

萧晨做出一副说书先生的模样,自顾说得摇头晃脑的,徐慧儿在一旁见了,忍不住“扑哧”一笑。

“如果这个梦是真的,那么这个吴天道可就算得上是历史上在任时间最短的神仙了。”

“就是,那家伙还真是有够倒霉的。”

尹之娴也在一旁附和着,一脸的幸灾乐祸。

华拉拉却难得正经地制止了二人的打岔,催萧晨继续往下说。

“唔,这个倒霉蛋醒来之后,后悔莫及,可惜已经晚了,不过他还是按照梦中的记忆把那幅图画原封不动重新画了一遍,取名就叫《群仙拜寿图》。”

“《群仙拜寿图》?这名字好熟……”

尹之娴皱着眉头仔细一想,突然一拍大腿叫道:

“哎……我想起来了,拉拉,你上次被人偷走那幅画好像也叫《群仙拜寿图》,该不会就是这个吧?”

华拉拉朝尹之娴白了一眼,悻悻答道:

“我要是有这真迹,肯定老早就卖了,天天坐在家里数钱,还会等着被贼偷去么?那幅画是慧儿自己画的。”

尹之娴把头转向徐慧儿,赞道:

“慧儿你画得也很好啊,画上有那么多人,一个个都有鼻子有眼儿的。”

众人暴汗,尹之娴评画的标准还真特别,画上有人,人有张脸,脸上有鼻子有眼儿,就是好画!估计就算是这幅画的真迹摆在她面前,也是同样的赞叹:

“哇,这幅画画得真好,好多人啊,都有鼻子有眼儿的……”

要是那吴天道泉下有知,听到这句评语,非得气得诈尸不可。

尹之娴可没想到自己那话有什么不对,眼睛一转,像是又想到什么,继续朝徐慧儿问道:

“对了,慧儿你画得这么好,该不会是也做了那个神仙梦吧?呃,不对,那吴天道是因为偷看玉女被罚,你呢?莫非是偷看金童?嘻嘻。”

徐慧儿微微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是跟我妈学的。”

尹之娴一愣,随即意识到自己问错了话,连忙收起嬉笑,嚅嚅说了一声“对不起”,她隐约记得华拉拉提过,徐慧儿的妈妈已经过世,哪还敢继续开玩笑?

华拉拉朝尹之娴悄悄瞪了一眼,示意她别再插嘴,倒是徐慧儿似不以为意,摆摆手笑道:

“没什么,可惜我这那个画卖不到钱,要不然你们要多少我现画给你们就是。”

说着又把头转向萧晨,柔声说道:

“萧晨哥,你继续说吧。”

萧晨“唔”了一声,点点头继续往下说。

“说起来,这幅画并不是吴天道画得最好的一幅作品,名气也远不如《清明上河图》、《洛神赋图卷》这些名画那么大,但价值却比这些名画还高,据说曾有人出过八千万的天价,之所以炒得这么贵,原因只有一个——这是一幅‘鬼画’。”

听到这番话,众女心头各怀所想。

徐慧儿只是没想到自己平时画的那幅画竟有那么大来头,吴丹霓则心头暗惊,以前一直认为是这幅画给自己家庭带来一连串的不幸,所以对其深恶痛绝,称为“鬼画”,没想到竟真有这说。尹之娴想的却与画无关,而是在心头飞快盘算,八千万可以够买多少部极品飞车。几人之中,倒只有华拉拉的表情相对平静一些,仿佛早已听过一般。

萧晨自然猜不到美女们肚子里的心思,自顾往下说道:“而它之所以被称为‘鬼画’,因为传说中这幅画被天神下了诅咒,谁一旦拥有这幅画,便将遭遇不幸,十年之内,必遭恶鬼索命。”

仿佛为了验证萧晨的话,他话音刚落,窗脚适时吹过一缕凉风,几个女生仿佛感到后脖一股沁凉,不自禁地齐齐打了一个哆嗦。尹之娴朝华拉拉瞥了一眼,见她正怔怔出神地望着黑乎乎的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华拉拉似乎有些反常,尹之娴不无忧虑地问道:

“拉拉也有那幅画,是不是也有‘那个’……”

萧晨失笑道:

“拉拉那幅又不是真迹,跟这个传说没关的。”

吴丹霓一听这话,心里一动,她母亲就是从得到那张“鬼画”那天开始失常的,莫非那幅就是真迹?而她母亲的转变则是中了诅咒,被画上的恶鬼附体?算算时间,从得到那幅画到母亲身故,果然并没有超过十年。

徐慧儿却并不太相信这话,她母亲总不会有这幅画的真迹吧?不也英年早逝?可知这也不过只是一个传说而已,可笑世人却偏偏相信这些无稽之谈。

对于诅咒一说,吴丹霓和徐慧儿一个信其有,一个信其无,各怀所想,尹之娴却没管这么多,既然萧晨哥说假画不会有鬼,那么拉拉应该也不会有事了。唔,今天拉拉的确有些反常,估计是被吓着了吧,呃,或者,她就这样坐着就已经睡着了?

这样居然也能睡着?牛!

没空再研究华拉拉的睡姿,尹之娴继续回过头好奇地追问道:

“萧晨哥,既然这画这么邪乎,为什么那么多人还花高价去买?活得不耐烦了么?”

萧晨把手搭在尹之娴肩上,安慰似的拍了两拍,缓声答道:“这些人并不是不怕死,而是想找出《群仙拜寿图》里的秘密。”

“秘密?”

徐慧儿、尹之娴和吴丹霓都抬起头来,一脸惊疑地望着萧晨,只有华拉拉仍无动于衷地望着窗外,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好像真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