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一六)恶毒的诅咒
章节列表
(一一六)恶毒的诅咒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这时候,萧晨也留意到华拉拉有些异样,不过也无暇多想,点头应道:

“不错,因为关于这幅《群仙拜寿图》,还有一种说法,据说吴天道在作画的时候,在画里留下了一处天机,诅咒也正是因为他泄露天机而设。事实上,《群仙拜寿图》也的确是吴天道的绝笔,作完这幅画后,没过多久他就去世了。但传说一旦有人从画上看破那处天机,非但可以摆脱被诅咒的厄运,还可以成仙得道,这也正是那么多人不顾性命也想得到这幅画的原因所在。”

“切,原来是想当神仙啊?”

尹之娴不屑地撇撇嘴,哼道:

“当神仙有什么好?有F1赛车么?有F4组合么?连看看帅哥美女也要被贬,没劲。”

“你啊,满脑子除了赛车就是帅哥,真拿你没办法。”

徐慧儿笑着朝尹之娴打趣了一句,随即转头对萧晨问道:

“那后来呢?这么多年来这幅画到底在哪儿啊?”

萧晨顺手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口,呃,又被华拉拉的“杰作”“冰爽”了一次。

见萧晨这副惨状,徐慧儿莞尔一笑,自顾站起身来,接过杯子往厨房里去,给他重新换上一杯蜂蜜茶。

抿了一口热气腾腾的蜂蜜茶后,萧晨咂咂嘴,才又接着往后说。

“1941年,一个叫华非弘的画家……”

“哈,华非弘,这个名字我听说过,很出名啊,拉拉,还是你的本家哩……”

尹之娴忍不住出声叫唤,却见华拉拉只是身子微微一动,仍没吭声。

“嘘,你别吵她,让她睡吧。”

徐慧儿压低了声音说道:

“萧晨哥,你接着说,小声点。”

萧晨哭笑不得地看了看华拉拉,这丫头,刚才还急得跟什么似的,这会儿居然说睡着就睡着了,要是把她弄上天去当神仙,睡神一职非她莫属。

摇了摇头,萧晨放低了音量接着讲述:

“这华非弘运气不错,偶然在台湾一个英国老人手里买到了一幅《群仙拜寿图》,经过鉴定,的确是吴天道的真迹。华非弘一直小心珍藏着这画,哪知在1942年一场大轰炸中,名画却不翼而飞。为此,华非弘一直耿耿于怀,到1950年解放之后,华非弘竟又无意中得知了这幅画的下落,当时他不方便出面,就通过一个画商朋友花高价去买回来。珍品失而复得固然是好事,但华非弘却因为一时激动,竟突发脑溢血去世。从他最初买到这幅画到最后意外暴毙,却也没超过那十年大限。有人说华非弘在临死前已经发现了画里的天机,但至于他是上天还是下地了,也就只有他本人才知道了。至于那画,后来被华家后人捐给国家了。”

听到这里,女生们都以为故事到此为止了,刚长长吐出一口气,哪知道萧晨微微顿了顿,竟又说出一段秘辛来。

“大家都以为国宝完璧归赵,其实华非弘第二次买回去的却是赝品,他的暴毙应该也是因为发现了这点,所以一时受不了打击。而真正的《群仙拜寿图》却是被替他代买名画的那个画商掉了包。不过,那画商得了那画,也并没得到什么好处,名画到手没几年,那幅画竟又被人偷走,而画商也同样没能逃过那诅咒。临死之前,他痛悔自己以前的作为,千万叮嘱他的后人一定要把那画找回来,物归原主,归还给华非弘的后代。”

萧晨说到这里,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

众女还等着下文,却见萧晨竟靠在沙发上,好整以暇地从衣袋里掏出一块“大大”,塞进嘴里大嚼特嚼起来。

等了半天没有动静,尹之娴终于忍不住问道:

“完了?”

萧晨慢条斯理地吐出一个泡泡,然后才悠然答道:

“完了。”

“啊,可是……”

“可是你怎么知道那画商掉包的事?”

这句话却是华拉拉问的。

咦,这丫头不是睡着了吗?莫非是在说梦话?

萧晨诧异地望向华拉拉,却见她双眸清亮无比,哪里有半分大梦初醒的样子?

“你醒得还真是时候。”

萧晨低声咕哝了一句,随即无奈地揉了揉鼻子,苦笑道:

“因为,那个画商不巧就是我的爷爷。”

众女又是一声惊呼,其间夹杂着一句喃喃低语:

“唔,那画商是姓萧的。”

“拉拉,你怎么知道?”

尹之娴坐得距离华拉拉最近,虽然后者的声音并不大,却也被她听得清清楚楚,当下便奇怪地问道。

萧晨也听清了那话,心里一动,却听华拉拉微“呃”了一声,旋即理所当然地答道:

“之娴你脑子进水了?萧晨姓萧,他爷爷当然也跟着姓萧。”

“是啊,嘿嘿……”

尹之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即醒悟道:

“不对,哪有爷爷跟着孙子姓的,哈哈,拉拉,你终于也被我挑到一处语病。我太开心了!”

呃,这样也算?

华拉拉轻哼一声,不再搭理,自顾对萧晨问道:

“那后来呢?你们找到那幅画了么?”

萧晨耸耸肩,说道:

“哪那么容易?为了这笔债,我老爸老妈至今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找那‘鬼画’,我更惨,从小就被弄去参加各种稀奇古怪地训练,说起来也是为了找那玩意儿。真被它害死了。”

吴丹霓这才知道,原来萧晨找自己所要那幅画却是为了“还债”,哎,同样是那幅“鬼画”的受害者,同病相怜啊。这样一想,之前对萧晨的种种恶感和鄙视倒是消除了一大半。

想到萧晨表面上看起来虽然又有钱又能干,风光无限,但背后想必也忍受了不少常人难忍的苦头,尹之娴不由鼻头一酸。

“萧晨哥你好可怜啊。”

萧晨尴尬地咳了两声,打了个哈哈,揽着尹之娴的肩头笑道:

“之娴你别这样嘛,我怕我一感动,就会对你以身相许哩。

尹之娴正自伤感,被萧晨这一逗,哪还有那情绪,不由得破涕为笑,轻啐了一口。

“少来,当心我踹你。”

萧晨作状收回手臂,一脸郁闷地说道:

“唉,伤自尊了,算了,我干脆去把那画拿来破译了,到天上找神仙姐姐玩去。”

“啊?那画……你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