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一九)谁给谁好处
章节列表
(一一九)谁给谁好处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一口回绝了尹之娴的无理要求,萧晨心头暗忖,一起去?你要去了,那不是又得让哥哥我做苦力么?不干,打死也不干!

尹之娴这次倒挺机灵,仿佛看穿了萧晨的顾虑,煞有介事地举起右手。

“萧晨哥,你放心啦,我以人格担保,这次我一定自己背包,要不然天打雷劈!”

萧晨一脸宁死不从的神色。

“冬天有天雷么?不行!你去了又不能帮什么忙。”

尹之娴一听急了,蹭到萧晨身边献媚般地笑了笑。

“我可以当司机嘛。别忘了我除了拖拉机什么都能开啊。”

因为凑得太近,尹之娴的发丝都钻进萧晨脖子里了,酥**痒的,再加上她那媚得死人的笑和软腻可人的声音,萧晨的心禁不住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呃,这丫头跟解语花似的,带上她至少有一个好处,一路上身边可以有个人说说话解解闷,要不然整天跟那个“冰山美人“俩人面对着面,大眼瞪小眼也很无趣啊。

可是,自己这是去执行任务,带上一个美女会不会增添累赘?

萧晨内心正在进行激烈的天人交战,突觉脸上一热,却是被尹之娴重重“吧唧”了一下,手臂上也传来一阵摇晃。

“萧晨哥不反对就是答应了噢?哇咔咔,太棒了,萧晨哥万岁,我这就去收拾行李……”

尹之娴嘴上说着,脚下已经一阵风似的冲上楼去。

汗!

这就算答应了?

唉,算了,反正这次的任务也没什么难度,就当带美女出去度假吧。

萧晨一个念头才刚转完,耳边又传来一声咕哝。

“我也要去!”

看着华拉拉高高嘟起的小嘴,萧晨心头一阵恶汗。

管他妈的,一个也是带,两个也是带,豁出去了。不过嘛,难得华拉拉有求于己,不趁机捞点好处可不是萧晨的风格。

当下萧晨也不说话,指了指自己另半张脸,贼笑兮兮地望着华拉拉。

华拉拉俏脸一红,犹豫了几秒,才斯斯艾艾地站起来,磨蹭着挪到萧晨身边,用比蚊子还低的声音轻轻说道:

“那个……你……你把眼睛闭上……”

呵呵,这丫头居然还会害羞啊!

萧晨一乐,老老实实地闭上眼睛,等着佳人献上香吻。

“准备好了么?”

耳边传来华拉拉的轻问,似乎还夹杂了些许笑意,不过此时萧晨脑海中已经满布着仙乐飘飘,哪会留意到这些?

“来吧!”

“真来了?”

“嗯。”

一声清脆的声音。

“啪!”

不是“吧唧”,而是“啪”。

萧晨只觉脸上微微吃痛,睁开眼,却见华拉拉像没事人似的,早闪到吴丹霓身边,悄悄跟她咬耳朵去了。

汗,萧晨你这笨蛋,居然会相信那个狡猾的小坏蛋。她哪一次做过好事的?

不等他自省完毕,耳边已经听见华拉拉得意洋洋的嚣叫:

“慧儿,丹霓已经答应寒假的时候邀请我们俩去可尼国做客了,还说要给我们当向导游览王宫呢。至于别的人嘛,如果想要加入我们的王宫七日游旅行团,嘿嘿,可得给我们一点点好处才行。”

萧晨一噎,差点没一口血喷吐出来!

他本一心等着华拉拉给“好处”,没想到反倒被华拉拉给讹了。

幽怨地望向窗外黑漆漆的天际,果然是天没开眼啊!

好在徐慧儿适时地出来解围。

“对了,萧晨哥,那几个绑匪怎么办?”

萧晨还沉浸在华拉拉带给他的郁闷中,没精打采地回道:

“什么怎么办,你没见我把他们都给放了么?”

“可是……”

徐慧儿迟疑了一下,接着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不会打算就这么算了吧?”

华拉拉也插话进来:

“你最后跟那个家伙嘀咕些什么啊?”

萧晨知道这几个丫头都是人精,横竖话也说开了,没必要再遮瞒,老实交代道:

“我约他老板明天晚上见面,亲自交货。”

“交货?”

尹之娴的头突然从楼梯转角冒出来,兴冲冲地问道:

“明晚几点?在哪里?我也要去!”

这丫头是属狗的么?一到关键是时候,那对耳朵比狗还尖,偏偏好奇心比猫还大。

萧晨郁闷地答道:“明晚9点,super吧。”

不等尹之娴再说,吴丹霓突然问道:

“你拿什么货去交?”

唔,还是吴丹霓比较冷静,一语中的。萧晨赞许地朝她投去一瞥,随即将目光转向徐慧儿。

徐慧儿下意识地往后一缩,把头埋得老低,不过,还是没能逃过被抓“壮丁”的命运。

“慧儿,这次要麻烦你开夜车了。”

徐慧儿长叹一口气,喃喃应道:

“我就知道你又想拉我的差事了。不过,话先说到前头,我只会画画,不会装裱的噢。”

萧晨摆摆手。

“装裱方面你不用担心,我负责搞定。”

“那好吧,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你说。”

如果是华拉拉提出条件,萧晨绝对不可能答应得这么快。不过这话是徐慧儿说出来的却又不一样。

在萧晨心目中,徐慧儿比那霉女可厚道多了,应该不会提什么不合理要求吧?

一念及此,萧晨便干脆地一口应承下来。但下一刻,当徐慧儿说出条件之后, 他立刻就后悔了。

“明晚我也要去。”

萧晨的脑袋再度膨胀起来,心里恨不得给自己两大耳光,你这家伙,今晚怎么老是出错,居然这么掉以轻心,错误地估计了女生的搞怪能量。

干咳了两声,萧晨揉了揉眉尾的伤疤,一脸为难地说道:

“慧儿,明晚我跟那些人约在酒吧,环境很乱,再说去的都是男人,咳咳……你一个姑娘家,不太方便……”

徐慧儿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也没多说,便转身上楼去了。

咦,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