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二二)小风波
章节列表
(一二二)小风波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为了展示自己精准的泊车技术,尹之娴刻意把车端端正正地停在super吧大门旁的一个车位里。

吹了一声口哨,尹之娴熄了火跨出车外。

为了掩饰女儿身份,尹之娴今天刻意打扮了一下,头上用一顶棒球棒遮住秀发,又在徐慧儿的帮助下把胸部层层包裹起来,而一身皮质的黑衣黑裤,短筒军警靴,和脸上那副特制的黑色墨镜,更是衬得她整个人帅气冷酷,一下车就吸引了不少回头率。

心头正暗暗自得,突然见一个五大三粗的混混从super吧大门口小跑过来,站在尹之娴身前,朝她周身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瓮声瓮气地说道:

“对不起,这门口不能停车。”

“不……”

尹之娴刚一出口,便被后面跟出来的徐慧儿拉住,抢在她前面,粗着嗓子问道:

“谁说这里不能停车?不是明明划了车位?”

徐慧儿今天又换了一副装扮,不过还是一个长相猥琐的混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种是属于“龙套”,只看一眼就可以忽略不计的类型。

那胖子就只朝这个歪眼龅牙的“混混”瞥了一眼,再看了看虽有些娘娘腔但还算英俊的黑衣男子,眼中闪过一抹诧异,随即下巴微微一扬,不屑地说道:

“我看你们还是去对面吧。”

咦,从来都只有抢客源,哪有把生意往别处推的?

尹之娴和徐慧儿心中一奇,顺着那胖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顿时暴汗。

一家叫“玻璃樽”的酒吧门口,几对很特别的情侣正勾肩搭背地往里走,晕,敢情这胖子把尹之娴和徐慧儿当成一对“同志”了,难怪神情那么古怪。

这下尹之娴连踹死那胖子的心都有了,哪里还记得萧晨与她的约法三章,当场就发作起来。

“放屁,瞎了你的狗眼,本小……爷可没那爱好……别拉我,今天非踹死他不可……”

此时周围已经迅速围起了不少看热闹的观众,这些人原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一听尹之娴骂声尖利,更以为她是个GAY,一时间嘘声四起。

正闹腾着,兰博基尼的右侧后门打开,一个身穿休闲棉褛的年轻男子从车里走出来。

这个年轻男子当然就是萧晨。他走出车外,冲着抓狂中的尹之娴轻咳了一下,后者突然想起他之前的威胁,心里一凛,赶紧老实地闭上嘴,一跺脚,重新钻回车内,坐在驾驶座上生闷气。

萧晨也没多加理会,径直走到胖子面前,低沉着嗓音问道:

“你家老大就是教你这样对客人的?”

萧晨的声音并不大,个子也并不比胖子高大,可不知怎地,被他这么一问,胖子心头突然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仿佛被面前这人散发出的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

稳了稳心神,胖子才换过一副嘴脸,赔笑道:

“这位先生,这里真不能停车的。”

“为什么?”

萧晨淡淡问道。

胖子摸出纸巾,擦了擦额角沁出的汗珠,恭谨地应道:

“这里……呃,是我们老大的专用车位。”

“哦?”

萧晨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刚要说话,便听得人墙外响起一阵刺耳的喇叭声,隐隐还有嚣叫:

“让开让开,都围在这儿干嘛?死人了么?”

一听到那声音,胖子脸色猛地一变,刚擦去的冷汗又涔涔冒出来。老大的脾气他可清楚,前次有一个二世祖把他这车位给占着不让,后来那辆甲壳虫愣是被他砸成一堆破铜烂铁。

当然,照看车位的小弟也连带被罚了一个月的工资。

糟了,看样子不但这几个年轻人要吃不了兜着走,自己也要失财了。

正惴惴间,人墙中传来一阵骚动,一个光头年轻人蹬蹬蹬地冲进来,在兰博基尼的车头前站定,一双鹰隼般的利眼往周遭迅速一扫,随即一双右手高高举起。

“可惜了这部车,又完了……”

胖子的念头还没转完,便听“啪”的一声,左脸一麻,随即传来一阵火辣辣地疼痛。

呃……不是砸车么?怎么打到我脸上了?

不等胖子想明白,耳边像打雷一般响起一通怒吼:

“混账,暗哥来了你还不赶紧往里带,傻站在这干嘛?”

暗哥?

暗哥!

胖子一呆,随即差点惊呼出口。

我的妈呀,原来这人就是暗哥!

托那帮“难民”的福,如今鸟人手下这些混混对“暗哥”这位传奇人物的名头可以说是如雷贯耳了,操,这巴掌挨得不冤,谁让咱有眼不识泰山呢!

总算胖子回神得早,一听大名,猛吸了一口凉气,迟疑着冲“光头”问道:

“大哥,那您看这车……”

“啪!”

胖子头上又挨了一记。

“车什么车?这么宽一条街,停哪不行?实在没处搁,就让它放在大门口好了,我看哪个鸟人敢来开老子罚单。”

胖子摸摸生疼的头顶,连声说“是”,正要去帮他大哥挪车,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飞快地冲到兰博基尼的驾驶室旁,挤出一副自以为最灿烂的笑容,随即替那位一身黑的“帅哥”打开车门,一边还不住点头哈腰地道歉不已。

待几人的背影消失在super吧的大门之内,围观人群才渐渐散去,满以为会有一场好戏,没想到却没干得起来,这些观众心中难免有些遗憾。

* * *

“你小子什么时候来嘉陵市的?都不来照顾一下哥哥的生意,太不厚道了吧?”

“鸟人”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歪着眼睛咕哝道。

“这不来了么?”

萧晨淡淡应了一句,眼睛不住在四下里扫描不已。

“你在找人?”

“鸟人”低声问了一句,随即撇撇嘴低骂道:

“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那么好,专程来给哥哥捧场。是为昨天那事吧?唔,待会要揍人的时候别忘了给哥哥我留一个,很久没过瘾了,这手心还真痒痒。”

“揍你个头啊!老子是斯文人,今天是来谈生意的。”

听萧晨一说,“鸟人”这才留意到萧晨肩上还斜背着一个画筒。

“呸,哄哥哥不懂么?得了,懒得管你,你随便吧。”

“鸟人”说完,目光往身后的尹之娴一瞥,凑到萧晨耳边贼兮兮地笑道:

“后面这小妞是你马子?”

萧晨心知尹之娴的装扮瞒不过“鸟人”,刚要回话,目光突然定在吧台一角的一个背影之上,嘴角也缓缓翘了起来。

咦,怎么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