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二三)幕后老板
章节列表
(一二三)幕后老板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昏暗的灯光下,那个男人的背影有些模糊,不过却没逃过萧晨的眼底。

“那个人是这里的常客么?”

萧晨手指着那背影朝“鸟人”低声问道。

“鸟人”正待要答,却听身边传来一声微咦,回头一看,却是跟萧晨一起来的一个跟班。

呃,瞧这家伙长得也太龊了吧?真不知暗客上哪去找来的极品,和旁边那帅妞站在一起,根本就是美女与野兽的现代版嘛。

恶汗了一下,“鸟人”突然发现,那混混眼睛虽然长得歪歪斜斜的,但从眼中投射出的目光却清亮得紧。

哈,暗客带出来的人果然有点意思。

收拾起心思,“鸟人”这才顺着萧晨手指的方向瞥这才顺着萧晨手指的方向瞥了一眼,应道:

“看着有些面生,好像没见过。你等等……”

“鸟人”说完,随手召来一个侍应,在他耳边私语了两句,那侍应听完便自点头离去。

“鸟人”招呼萧晨等人随意坐下,点了几支啤酒。不多时,先前那侍应便把啤酒送到桌上,并把嘴附在“鸟人”耳旁,恭谨地说了几句。

侍应走后,“鸟人”自顾替萧晨等人开了酒,不经意地说道:

“我问过了,那家伙是个生人,今晚才第一次来。”

萧晨“唔”了一声算是知道了,若有所思地举起酒瓶来小饮了一口,欠身站起来。

“我过去打个招呼,你们就在这等我。”

“等等。”徐慧儿突然跟着站起来,凑到萧晨耳边轻问道:

“是他?”

萧晨缓缓摇了摇头。

“应该不是。”

说着他一脸诧然地望着徐慧儿,反问道:

“你认识这个人?”

徐慧儿犹豫了片刻,才用低如蚊蚋的声音私语道:

“这个人叫张伟业,以前和拉拉交往过一阵子。”

原来如此。

萧晨顿时想起上次在高速路上戏弄这张伟业的时候,华拉拉有些异常,原来中间还有这层关系。

这家伙一看就是油头粉面的,哪赶得上哥哥我半分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仪表不凡风度翩翩……那丫头是眼睛瞎了么?

萧晨只顾和徐慧儿喁喁低语,哪知这番情形落在一旁的“鸟人”眼里,却让他忍不住暴汗不已。

尽管猜到这龅牙男可能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不过,两个大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公然眉来眼去地咬耳朵,也太恶心了吧?

直到萧晨理了理鬓脚,以自认为最帅的姿势离桌而去,“鸟人”才抖落一地鸡皮,收回目光,自顾替尹之娴面前的空杯里倒满酒,跟美女套起近乎来。

* * *

张伟业独自坐在吧台前,一边品酒,一边打望周遭的美女。

他现在的心情一扫前段时间以来的阴霾,难得地晴朗起来。这原因么,一来是终于老天给了他一个公款腐败的机会,二来老板说了,只要今天帮他把那幅画拿回去,上次撞车的损失便可以一笔勾销。

就拿一幅画这么简单?

就连张伟业自己都不相信,天上居然真的会掉馅饼,可事实好像的确如此。

对此,张伟业也只能归结为自己人品爆发。唔,难怪“胡瞎子”说自己到年底就会时来运转,看样子还真不是盖的。

正怡然自得间,突觉身边好像多出了一人。

扭头一看,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肩上背着一个画筒。唔,老板说的应该就是他了。

由于上次和萧晨见面是在深夜,黑灯瞎火的,加上当时张伟业只留意跟车,并没仔细看人,所以他万万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看起来有些腼腆斯文的男生就是害自己欠了一大堆烂账,以至于现在只能沦落到顿顿以方便面充饥的罪魁祸首。



萧晨也没多说,径直把画筒从肩上摘下来,随随便便往吧台上一放,扬手要了一扎生啤。

“就是这幅画?”

一想到自己只需把面前这画筒拿回去就可以还清欠款,张伟业的心不由得狂跳起来,呼吸也有些急促,狠狠吞了一口唾液,伸手就要去抓。

眼看指尖距离那画筒只有不足一厘米的距离,眨眼间,眼前骤然失却了目标。

一抬头,画筒却又重新回到了萧晨手中。

“画倒是没错,人却不对。”

张伟业愕然。

“叫邱扬亲自来拿。”

萧晨懒懒吐出一句,张伟业却大吃一惊。

“你……你怎么知道……”

萧晨漫不经心地摆摆手打断张伟业的发问,哼道:

“我过去跟朋友随便聊几句,你跟他说,半个小时不到我就不等了。”

说罢,萧晨自顾回身准备闪人,走出两步,又像是想到什么,突然倒转回来,逼近那张目瞪口呆的脸,邪邪地一笑。

“对了,忘了提醒你一句,别再靠近华拉拉,她是我的女人!”

* * *

还没到萧晨限定的时间,邱扬就出现在super吧里。

“听说你急着找我?”

坐在萧晨旁边,邱扬扬手要了一杯威士忌,侧脸问道。

“貌似着急的是邱总吧?”

萧晨不疾不徐地从桌上捡起一颗开心果,剥了壳,把果仁抛起来用嘴稳稳接住。

“那……”

邱扬似乎真的很急,眼睛死死盯着萧晨背上的画筒,张嘴正要说话,却被萧晨打断。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邱总好像欠小弟一顿宵夜吧?”

一提起“宵夜”二字,邱扬脸上突然抽搐了一下。

上次“一品鲍参堂”那顿整整吃掉了他二十三万八,这笔帐至今还挂在他头上,老爷子对于此等“败家”行为大为光火,扬言要从他次年的薪水里每个月扣出两万来还债。

扣钱也倒罢了,更关键的是为了争夺经营权,几个堂兄弟明里暗里都瞪大了眼睛找碴,经过那一次“宴客”,邱扬辛辛苦苦挣得的一点形象又损垮不少。

萧晨这一说,无疑是往邱扬伤口上撒盐,新仇旧恨一时涌上心头,怒火在眼底一闪,却又瞬间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