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二四)磨刀霍霍向肥羊
章节列表
(一二四)磨刀霍霍向肥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邱扬不是傻子,明里暗里几次交手下来,都是以他的失败而告终。显然,眼前这个男人绝对不仅仅是一个普通推销员那么简单。凭他在牌桌上那份泰定,凭他可以轻松摆脱自己的跟踪,凭他能在顷刻间反败为胜,不但顺利救出人质,还能一口识破自己的身份,试问,一个推销员能有这等能耐?

可不管怎么说,现在还不能跟这家伙撕破面皮,毕竟那画还着落在他手上,只有得到这玩意,才能同那主儿搭上线,到时候一笔价值不菲的报酬自然免不了,更重要的是,等攀上了那座强大的靠山,家族经营权自是唾手可得。

想想日后呼风唤雨的好日子,邱扬狠狠咬了咬牙,我忍!

当下,摆出一副任君宰割的慷慨样,邱扬含笑应道:

“就这一桌吧?好,只要这场子里有的,你们想吃什么就随便点,别客气!”

邱扬说这话却也是动了一点心思,他把请客的范围巧妙地限定在super吧之内,并且限定对象只此一桌。刚才进门的时候,邱扬就曾大致打量过,这里看起来也就是一间二流酒吧,规模并不太大,顶多有几瓶充场面的洋酒贵一点,这桌上三四个人,撑破天喝上个七八瓶,按照市价,消费也不过几千上万。这点小财他邱大少倒没放在眼里,所以才如此故作大方。

嘿,看你丫也就三四个人,看能吃出啥名堂来。

“哈,既然邱总这么慷慨大方,我要是再跟你客气,那可不是太见外了么?呵呵,不客气,不客气……”

说罢又扬声对桌上几人说道:

“今天邱总请客,谁要跟他客气就是不给邱总面子,也就是不给我面子,知道了么?”

几个人当中,徐慧儿是最清楚这顿“宵夜”的来龙去脉的,当然明瞭萧晨的意思,暗笑不语;尹之娴虽有些懵懂,不过有人请客,不吃白不吃,这点道理她还是懂的,自然乐得接受;至于“鸟人”嘛,心里却是一片亮堂,虽不知暗客和那家伙有什么过节,不过几年的朋友,他也深知萧晨的性格,一见他磨刀霍霍那架势,就知道面前这只“肥羊”今晚要大出血了。

同情归同情,“鸟人”心里还是挺感激萧晨的,牵来这么大一只粉嫩粉嫩的肥羊给他宰,果然够哥们!

自打这一行人一进门,一个矮胖子便一直留意着他们的动静,“鸟人”才一扬手,他立刻小跑过来。

“大哥你……”

那矮胖子刚一开口,便被“鸟人”拿眼神制止住,拿手朝旁边的邱扬一指,“鸟人”懒洋洋地介绍道:

“这位才是大哥。武经理你可得招呼好了。”

萧晨随意一瞥,不由得乐了,那个被唤作“武经理”的人身高不足一米五,体重却不下一百五,还真可能是武大郎的亲戚。

那“武大郎”样子虽憨,心却玲珑得很,否则也不会被“鸟人”任命为这酒吧的大堂经理。此时他一听老大话中有话,顿时心领神会,忙不迭地冲邱扬赔笑道:

“这位大哥,请问要来点什么?”

邱扬靠在沙发靠背上,大刺刺地挥了挥手。

“别问我,他们要吃什么,只要你这有的,尽管上就是。”

“我要吃牛肉干、巧克力……”

尹之娴话才出口,脚下便被人狠狠踢了一下,还没等她呼痛,便听萧晨皱着眉头截口说道:

“人家邱总请客,你当是超市大血拼么?也太不给人面子了。”

邱扬心头暗骂萧晨多事,脸上却笑意殷殷地附言道:

“是啊,别为我省钱。”

“武大郎”微微一笑,对尹之娴点头说道:“不好意思啊,这位先生,我们这里牛肉干的种类不太多,只有美国的黑野牦牛肉和澳大利亚和牛肉,巧克力也只有比利时的GODIVA和法国的D.G,您看看喜欢哪一种?”

尹之娴一下子听呆了,呃,她原本只是想顺便吃一点零食而已,怎么感觉到了国际博览会上了?

反正那些名字都没听说过,尹之娴便胡乱点了两样。“武大郎”拿出纸笔来认真记下,又把头转向徐慧儿。

徐慧儿点的是冰激凌,“武大郎”一听,眼睛笑得跟一条缝似的,立刻赞道:

“先生您真有口福,我们老板昨天才订制了两客Serendipity饭店的冰激凌,半个小时之前刚用直升机空运过来。说好只拿一份出来限量供应,剩下那份得留着自己享用哩。”

邱扬在一旁听那“武大郎”说得天花乱坠的,心里直犯嘀咕。他在国外也好歹待了几年,身边不乏富家子,对于这些顶级奢侈品,自己虽没机会见识,多少也听说了一些,如果这里真要能拿出“武大郎”所说的那些东西,和上次那顿豪宴相比,这一顿只会有多无少。

别的不说,就那冰激凌,听说一客就要卖到十多万,当然了,人家盛放那玩意儿的碗勺都是纯金加钻石的,不卖到天价才怪。

哼,用直升机运冰激凌吃?当你家老板是皇帝么?

邱扬心头自顾嘀咕,他却不知,这super吧的主人还真具有纯正的王室血统,论起辈分来,他曾祖母还是溥仪的远房姑婆,早些年与一个来中国游历的英国王族子弟相识,从此远嫁欧洲,只是这“鸟人”懒散惯了,不愿受王族规矩约束,自己一个人跑回中国来自立门户。不过人虽然走了,可骨子里贪图奢华的本性却怎么也改不了,这些奢侈品也几乎都是他从各地搜罗来,留着自己享用的,不过嘛,在商言商,难得有肥羊上门,若不狠狠宰上几刀,那也太对不起萧晨的辛苦“引荐”了。

邱扬哪知其中端倪,一心想着只要这里的竹杠敲得太过分,就立刻给工商局局长打电话,举报这店家恶意欺诈。

算准这破店拿不出那些货色,邱扬也不多说,只拿眼望向萧晨,看他又要点些什么名堂?

哪知道萧晨却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呵欠,淡淡说道:“‘鸟’,咱哥俩也很久没见了,随便喝几杯小酒就凑合了吧?那些什么洋玩意儿就算了,这里有没有什么自己泡制的老酒?”

咦,这小子是天良发现还是转性了?居然肯这么便宜我?

邱扬心头大奇,“武大郎”听了却微微一愣,脱口问道:

“先生,请问您要的是‘孔雀东南飞’么?那个价格可能贵一点,因为方子贵,还有里面的质材……”

邱扬现在只是生怕萧晨反悔,连忙挥挥手打断了“武大郎”的介绍。

“让你上就上。”

孔雀东南飞?这名字倒取得古怪,大不了就是几味贵重点的药材嘛,能比那什么天价冰激凌还贵?这丫肯定是嫌这酒太便宜,故意不想上,哼,这些伎俩也太小儿科了吧?

现在邱扬满心只想着把这顿债还清,管他什么洋玩意土玩意,赶紧吃完好拿画走人,至于这些前戏嘛,能快则快尽量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