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二五)变天帐
章节列表
(一二五)变天帐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当点好的东西一件件陆续送上桌来的时候,邱扬就有些坐不住了,尤其当那个精致的金边小碗端上桌后,一个混混模样的人用比煤炭还黑、比砂纸还粗的手指攥着镶有钻石的小匙粗鲁地大口咀嚼吞食的时候,邱扬的脸色更是大变。

不管这是真货还是超A精仿,至少这套行头可是那家酒店如假包换的招牌货。

只见那“混混”三下五除二便把那碗比黄金还贵的冰激凌一扫而空,拍了拍微圆的肚子,反手往嘴上一抹,意犹未尽地嚷道:

“唔,还不错,不比麦当劳的甜筒差,还有没有?”

邱扬一听这话,差点没当场哭出来,心里那个疼啊。你丫把这玩意当麦当劳的甜筒吃?早说嘛,我让人给你送整整一大桶来。

“鸟人”在一旁看着却是好笑,忍了忍,终于没把自己那份也贡献出来。这倒不是他良心发现,只是这冰激凌需要提前半个月预定,他的馋劲也被徐慧儿勾起来了,可不耐烦再等上半个月。

赚钱诚可贵,享乐价更高。如果不懂得享受,辛苦赚钱还有什么意义?

和徐慧儿的遗憾比起来,尹之娴则显得充实得多,一手捏着牛肉干,一手抓着巧克力,左右开弓不住往嘴里塞,不时还含混不清地咕哝道:

“好吃,好吃,你们都吃啊,别客气……”

萧晨对零食却没兴趣,只是在一旁跟“鸟人”一边喝酒一边聊人生,从黑狗打架到蚂蚁搬家,二人倒是说得口沫四溅、兴趣盎然的,邱扬却听得直打瞌睡,暗示了好几次,萧晨偏像是没领会他的意思。

终于,在听二人聊完某次怎么看蜜蜂交配的全过程之后,邱扬再也忍不住了,拍拍萧晨的肩膀说道:

“时候也不早了……”

萧晨骤然回过头来,一脸讶异地问道:

“邱总这就要走?”

邱扬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

“呃……那画?”

萧晨双眉一扬,失笑道:

“呵呵,瞧我这记性,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说完也不顾邱扬一脸的郁闷,径直把那画筒从背上取下来,拿在手里掂了掂,随即放在身旁,拿起桌上一坛泥封酿酒,汩汩倒进面前一个装生啤的大杯子里,再把那大杯子往邱扬面前一推。

“好歹今天也是过节,来,邱总要是看得起我,就先把这杯酒喝了,画的事好说。”

邱扬早先就见萧晨和他朋友两个每个都喝了三四坛,就连那“混混”,吃完冰激凌以后也加入这队列,喝了大半坛,估计这酒也不算太烈,也不多说,举起杯子仰头就往喉咙里灌。

一口气把那大杯酒喝完,唔,甜甜的,味道还不错……咦,怎么夹杂着几分腥气,像是……血的味道。

邱扬反手往嘴角一抹,呃,还真是红色的,再凑到鼻子前一闻,天,这竟然真的是血,鼻血!

好不容易手忙脚乱地把血给止住,邱扬才发现肚子里竟像是有一团火在烧,一会儿又像是冰刀子在腑脏间撕割,那滋味,简直就是非人的折磨。

接连不断地往洗手间跑了七八趟,再坐下来时,邱扬已经连说话都很费力了。

萧晨很“友善”地拍了拍邱扬的肩头,假惺惺地抚慰道:

“我看邱总好像有些不舒服的样子,不如把帐结了早点回家休息吧!”

邱扬虚弱地点了点头,把嘴附在萧晨耳边,使劲说道:

“萧……萧晨,那画……画可以给我了吧?”

萧晨嘻嘻一笑,把画筒紧紧抱在胸前。

“别急嘛,跑不了。”

说完冲“鸟人”打了一个眼色,“鸟人”会意,扬手打了一个响指,“武大郎”一溜烟跑了过来,好像时刻准备着,随时等候差遣一般。

“买单!”

“鸟人”扯着嗓子叫了一声,便见“武大郎”摸出一个计算器,手指一番疾动。

“谢谢,一共是八万四千零九十二块。”

邱扬一颗心原本高高悬起,听到这个数,顿时一松。虽然有点超出他的预算,不过还算可以接受的范围。

摸出他的LV皮夹,从里面取出一张金光闪闪的信用卡递给“武大郎”,后者憨憨一笑,几分钟后,竟不知从哪变出一个POS机来。

“请输入密码。”

“对不起,提示交易失败。”

怎么会呢?昨天才用过的啊,难道密码错了?

邱扬又重试了一次,还是提示失败。

“会不会是余额不足?”

“武大郎”“好心”提醒道。

“不可能,明明记得卡上还有十多万……”

“呃,先生,刚才您消费的八万四千零九十二块是美元。按今天7.28的汇率,折合成人民币是……”

粗短的手指在计算器上灵活地拨了几下。

“六十一万二千一百八十九块七毛六。四舍五入就是六十一万二千一百九十块。”

……

幻觉,一定是幻觉!

邱扬突然觉得头很疼,疼得像是要爆裂开一般。

呃……那个该死的工商局长是姓什么来着?张?王?还是李?

好不容易抖索着摸出手机,却听见“武大郎”“体贴”地问道:

“先生,消费者协会的电话是12315,工商局的投诉电话是7546****,物价局是7869****,我们可以提供代拨服务。”

“你……”

望着“武大郎”那张比炊饼还圆的笑脸,邱扬恨不得一拳把它轰成烂柿子,偏生那“烂柿子”兀自喋喋不休:

“澳大利亚和牛肉一斤是三百五十八美元,你们要了六斤,法国的D•G每磅一百一十八美元,你们要了八磅,冰激凌每客两万八千八百美元,‘孔雀东南飞’每斤五千八百美元,共要了九斤,一共是八万四千零九十二美元,这都是有价可查的,还没包含运费,老板说了,今天过节,给优惠了……”

邱扬只看见“武大郎”嘴皮不断上下翻动,至于他后面说的,却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满脑子里只是交替闪动着$和¥的符号。

几碟零食,一杯冰渣,加上几坛子土酒就要六十多万?他邱家再大的家业,也不敢让他这样败啊,更何况他现在还没当家呢。

不行,这“变天帐”不能给,也给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