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二七)这个学费有点贵
章节列表
(一二七)这个学费有点贵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对于这内里的原委,徐慧儿和尹之娴虽是一头雾水,萧晨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因为,这玩意儿原本就是他的杰作。

自从得知是邱扬在从中作怪之后,萧晨便联系到一个以前擅长收集情报的弟兄。他原本只是想收集一点关于邱扬家庭成员及日常起居方面的资料,没想到那朋友实在太敬业了,把包括邱扬在哪家医院出生、在哪间幼稚园上过学,以及现在有能力参与争夺家族继承权的对手,还有公司各个董事的家庭住址、手机、邮箱、QQ、MSN什么的都列得一清二楚,甚至连他交过的那几个女朋友,对方的家世背景也没有落下,其中很多资料估计就算让邱扬本人来填写也不会如此详尽。

而刚才萧晨收到的那个短信就是通知他“收货”的。

汗,短短一小时之内竟搜罗了这么多资料,那小子的办事效率还真不是盖的,他的退役绝对是队里的一大损失。

萧晨兀自替老高感到惋惜,“武大郎”却仍在尽心尽责地履行他的职守。

“邱总,您看那欠条……”

面对着“武大郎”那张比猪还憨、又比狐狸还阴险的笑脸,邱扬还能说什么呢?

好在,不幸中的大幸,萧晨并没有食言,在邱扬抖索着手写完那张欠条之后,总算是如约把手上的画筒交到了苦主手上。

拿出随身携带的一个高能手电,邱扬按照那主儿提供的几处细节仔细查勘了一番。这画看起来倒不假,装裱的款式也跟图片上看到的一模一样。唔,只要把货交出去,今晚的损失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小心翼翼地把画轴重新卷起,邱扬的心思又活动起来,刚要起身离开这个伤心地,却被萧晨在肩上重重一拍。

“回去告诉你家老板,这画就暂时寄存在他那,过阵子我还要去找他收回来呢!让他好好保管,别弄坏了……”

……

邱扬暗暗发誓,最后这句话打死也不能传到那主儿耳朵里,只要把这次的酬劳拿到手,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变故,就再也跟他无关了。

现在邱扬已经得出结论,这个叫萧晨的家伙是一个难缠之极的人,至少,他自己今后是再也不打算跟他沾上丁点儿关系了。

邱扬总算是悟了,只是,这个学费有点儿贵。

* * *

目送那只可怜的“肥羊”走远之后,“鸟人”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笑着对萧晨调侃道:

“今儿个你可算饱了口福了,这些好东西平常我可从没舍得拿出来。”

萧晨丢了一块巧克力放进嘴里,含混答道:

“得了,你这死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肥羊’这玩意儿可遇不可求,能逮着一只宰一顿也就不错了,做人要厚道,别太贪心。”

“武大郎”在一旁赞同地点点头,呵呵憨笑,却被“鸟人”拿眼一瞪。

“‘羊儿’都走远了,你还站在这儿做什么,闲着没事干么?”

“武大郎”想必被“鸟人”吼惯了,也不以为意,憨笑着点点头,又吩咐身边一个侍应再给这桌加一点零食饮料什么的,才告辞离开。

“哎,这世界清净了。”

“鸟人”往沙发后背上一靠,大大地舒展了一下四肢,随即坐正了身子朝萧晨问道:

“你打算怎么办?”

萧晨端起酒杯,自顾抿了一口琥珀色的液体,懒懒答道:

“什么怎么办?酒也喝了,牛肉也吃了,回家钻被窝睡觉呗,明天还得上学呢。”

上学……

“鸟人”一口酒刚倒进嘴里,差点没“噗”地一下喷出来。

让暗客这家伙穿着校服乖乖坐在教室里听课?

“鸟人”不得不承认,自己脑子的YY度还不够,实在是难以想象得出那幕情景。

见“鸟人”那副夸张的模样,萧晨皱了皱眉,不满地朝他横了一眼,嘟囔道:

“你那什么表情?我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天资聪敏、勤奋好学的一个好学生么?”

说着作势整整衣服,抹抹头发。

若不是舍不得糟蹋粮食,“鸟人”真怀疑自己会当场吐出来。无奈地了揉太阳穴,嘴里喃喃应道:

“像,像……真他妈的像极了……”

“那就对了。”

萧晨展露出一副最明朗的笑容,冲身边的徐慧儿和尹之娴甩了一记响指。

“OK,收工,拉拉这会儿估计已经咆哮过N遍了。”

说完他又朝一直伺立在不远处的“武大郎”扬了扬手。

“这里打包!”

* * *

当看着萧晨左手搭着“娘娘腔”,右手抱着“猥琐男”,就这样大模大样地拎着食盒扬长而去的时候,“武大郎”一对眼珠惊得都快要落到地上了,怔怔问道:

“老板,你确定他真是一个学生?”

“啪”,头上中了一个爆栗。

“学你MB,生你MB,这家伙要是肯老老实实当学生,我把脑袋切下来给你当凳子坐。还不快干活去……”

* * *

一边吃着几千块一斤的牛肉干和巧克力,一边听尹之娴叽叽呱呱地进行实况转播,偶尔徐慧儿也会充当活动布景来配合一下。尹之娴不愧是表演系的高材生,学着那几个人说话的神态、语气、动作都惟妙惟肖,尤其是“武大郎”最后算账那一幕,差点没把华拉拉给笑噎着了。

当然,笑过之后,华拉拉自又是一番埋怨,怪尹之娴和徐慧儿临走前不叫上她,为此,二女声声叫屈:

“谁说没叫你?你这家伙,睡得跟死猪似的,怎么摇也摇不醒。”

“就是,嘴里还在数数呢,什么三千块、三千一百块、三千二百块……真是的,连做梦都在数钱,拉拉我真服了你了。”

华拉拉一脸无辜地眨巴眨巴眼睛。

“呃,我怎么都不知道?”

说完又把脚一跺,“不管嘛,反正要你们赔给我。”

尹之娴和徐慧儿很有默契地翻了记白眼,随即纤纤葱指齐齐朝萧晨一指。

“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