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二八)一声叹息
章节列表
(一二八)一声叹息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没义气!”

萧晨只来得及朝两个幸灾乐祸的女伴瞪了一眼,便被笑眯眯的华拉拉缠上了。

呃,这丫头的笑容怎么看起来那么奸诈呢?偏偏又明媚得让人难以拒绝。

“南北对话”再次展开,和上次不一样,这次对话明显呈一边倒的态势,所以,不出十分钟,华拉拉便得到一个满意得出乎她意料的补偿方案——替《暗客之旅》校稿。

当然,这个方案是皆大欢喜的。作为华拉拉来说,可以第一时间看到最新的章节,而且不用付一分钱,而对于萧晨来说,平白找到一个义工替自己校稿,同样不用付一分钱。

而当“对话”终于以大结局收场之后,华拉拉突然发现屋子里好像少了一个人。

“咦,丹霓呢?”

华拉拉原本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被“无情”地排除在“宰羊行动”之外,这时候才发现吴丹霓似乎也没有参与。

萧晨眼睛一眨,正打算编套说辞来逗逗华拉拉,却被尹之娴抢先了一步。

“丹霓说她要去她妈妈祖居看看。”

“她妈妈?她不是外国人么?”

华拉拉奇怪地问道。

尹之娴难得逮着一次机会对华拉拉说教,摇头晃脑地道:

“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外国人也可以有中国妈妈嘛,人家是混血好不好?”

“那你知道,你倒是说说,丹霓她妈妈的祖居在哪儿?”

华拉拉也不甘示弱地反问道。

“呃……”

尹之娴挠了挠脑袋,竖起了白旗。原来她也是听吴丹霓下午说起那话才知道她妈妈祖籍就在嘉陵市,至于其他的,吴丹霓没说,她自然也就一问三不知了。

正闹腾间,大门被推开。“说曹操曹操到”,却是吴丹霓回来了。

见众人一脸疑惑地望着自己,吴丹霓淡淡一笑,坐在沙发上,把自己的故事又大致述说了一遍,就在一帮美女唏嘘不已之际,她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原来,吴丹霓的母亲吴羽君竟然是《群仙拜寿图》的作者,那个“画疯子”吴天道的后人。

吴丹霓也是今天去城北吴家村寻访母亲故居的时候,才无意间从吴羽君一个本家叔祖口里得知这桩隐秘。现在她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母亲会为了那副鬼画而茶不思饭不想,敢情也是想从老祖宗留下的宝贝中找到得道成仙的天机所在。

哎,母亲你错了,就算真被能窥破天机成了神仙,又哪及得上一家人团团圆圆、乐乐呵呵地过一辈子呢?

恍惚中,吴丹霓脑海中又不禁浮现出自己刚才离开吴家村的时候,在村口看见的那个疯疯癫癫、手舞足蹈的叫花子,还有他嘴里哼着的那首不成调的小曲: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 * *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众人都相安无事,13栋里竟难得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和谐景象,让萧晨在欣慰中还有些不太习惯。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日日念叨着平淡是福、平淡是真什么的,可真要让他过上天天三餐一宿的标准的平淡生活,还真有些憋得慌。

萧晨现在就有些憋得慌,看着身边这群品学兼优的美女同学,要么猛赶笔记,要么捧着书本啃得个不亦乐乎,他就浑身不自在。虽说华拉拉用在书本上的时间并不多,可她却将除此之外的全副精力都扑在《暗客之旅》的“校对大业”上,就差没用放大镜对着电脑屏幕审核标点了。

“之娴!慧儿!丹霓!出来聊个人生啊……”

萧晨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扯着嗓子嚷嚷。

没有人理他。

“没人陪我玩……”

“哇呀呀,好无聊啊!”

“我恨考试!”

……

还是没有人理他。

当然,像萧晨这样的天才儿童是绝不会被一点点困难难倒的,很快,他便又想到了一个折腾人的新点子。

这天,趁众美女聚在一起吃晚饭的黄金时段,萧晨开始发难了。

吃到差不多一半的时候,萧晨突然把碗筷往桌上一放,发出幽幽的一声叹息。

除了华拉拉不为所动,嘴里一边大嚼,眼睛还一边目不斜视地盯着桌上那碗亮晶晶的红烧肉之外,其他几个MM都一脸诧异地扭头望向萧晨。

“呃,这霉女又能吃,又能睡,又特别能偷懒,跟猪的唯一差别就是没在地上哼哼唧唧地撒欢打滚了。唉,自己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极品呢?”

萧晨这次是真心实意地再叹了一口气,随即收拾起心思,继续先前的剧情。

“萧晨哥,你不会是病了吧?”

萧晨噎了一下,没好气地朝一脸关切的尹之娴瞪了一眼,这丫头倒是挺热心的,可就是生了一张乌鸦嘴,从她那嘴里几乎蹦跶不出几句好话。

“胡说,我好端端地,哪来的病?你很希望我生病咩?”

面对萧晨恶狠狠那张脸,尹之娴作势一嚇,随即咯咯笑道:

“那你好端端地,干嘛叹气?”

萧晨的脸像变戏法般再度苦了下来,不再跟尹之娴打嘴仗,转头望向吴丹霓,凑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丹霓,寒假我……可能不能陪你回可尼国了。”

萧晨这话本是对着吴丹霓一个人“耳语”,怎奈一帮女生的耳朵“不小心”竖得高了一点点,而萧晨的声音又“不小心”说得大了一点点,所以,话音才落,饭桌上便响起阵阵娇叱。

“啊……”

“不行!”

“为什么?”

眼见自己的“秘密”曝光,萧晨颇不自在地揉了揉额角的伤疤,不得不苦着脸向众女解释道:

“呃,我怕我寒假可能要补考……”

“切……”

一帮女生齐齐朝萧晨扔了一记白眼,继续专心夹肉吃菜。

萧晨见观众瞬间失散,哀叫一声:

“哎,你们怎么都这样啊?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同情?”

尹之娴一边往嘴里塞进一团红烧肉,一边含混着咕哝道:

“要不要我们女扮男装帮你考,或者把试卷给你偷出来啊?”

萧晨一听这话,把手往桌上猛地一拍。

“之娴妹妹,你太有才了!”

呃?

这下子别说是尹之娴了,就连华拉拉伸向水煮肉片的筷子也不免一滞。

半晌,徐慧儿突然回过神来,大叫一声:

“不,我不要帮你考试,我没学过你们的功课……”

萧晨笑意殷殷地转向徐慧儿,摆了摆手示意她少安毋躁。

“慧儿,你别慌,代考就免了,你那天自己还有考试呢。”

徐慧儿这才拍拍胸脯,“呼”地吐出一口长气。

“不是代考,那难道是……”

尹之娴皱着眉头嘀咕了一句,随即瞳孔遽然缩小。

“偷试卷?”

“恭喜你,答对了!加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