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二九)坏并快乐着(贺岁篇)
章节列表
(一二九)坏并快乐着(贺岁篇)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窗外的爆竹声一阵紧似一阵,好像已经听到牛叫了,呵呵,即将翻年之际,考拉祝各位朋友牛年牛运,吉祥安康!

————————————————————————————————————

偷试卷!

这话一出,屋子里骤然静默下来。

这静默仅仅只维持了三秒,便被一片惊呼所替代。

这也难怪,对这帮平时连骂一句脏话也会脸红的乖乖女而言,让她们去偷试卷,无疑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但任谁都听得出来,女生们的惊呼中,惊喜的成分显然远远大过了惊怕,似乎对这份任务也充满了期待和跃跃欲试的意味。

“偷东西……这不是做贼么?好像不太好吧?”

吴丹霓毕竟所受的教育最为传统,对这种非主流行径不免有些迟疑。

华拉拉却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摇头晃脑地纠正道:

“老孔都说过,‘偷书不为偷,窃也。’何况,我们也不是为自己,帮助同学,这个叫助人为乐嘛。”

吴丹霓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华拉拉说得好像也对啊,既然“老孔”都说这个不算偷,应该就不是吧。

懵懂地“哦”了一声,吴丹霓却不知道,华拉拉口中所说的“老孔”可不是指的中国的先贤孔夫子,而是鲁迅笔下的“雅贼”孔乙己是也。

徐慧儿在一旁看着华拉拉忽悠外国人,心头正自偷笑,却又听尹之娴咋呼呼地嚷道:

“拉拉,可那是试卷不是书啊?”

华拉拉被尹之娴抓到语病,不免有些恼羞成怒,狠狠朝她瞪了一眼,强辩道:

“书也是纸做成的,卷子也是纸做成的,那不是同类项可以合并么?”

萧晨心头暴汗。

这也可以合并同类项?

估计那位“孔老夫子”如若还在世,看见有后人将他的歪理邪说如此发扬光大,一定会很老怀欣慰地赏她一颗香喷喷的茴香豆。

尹之娴当然说不过华拉拉,点点头算是认同了她的“华氏合并法”,随即将头扭向吴丹霓。

“安啦,丹霓,你就放心好了,在家等我的好消息,干这事儿我最在行……”

“不行!”

华拉拉一口打断了尹之娴的安排。

“今天你们放了我的鸽子,所以这次活动算我的,谁也不许跟我抢!”

华拉拉那话说得斩钉截铁,没有半点回转的余地。对此,徐慧儿只是含笑不语,吴丹霓原本对这事就心里没底,当然更不会跟她争。

尹之娴一见华拉拉那架势,就知道这丫头的犟驴劲又上来了,她再怎么不甘,也不敢往那枪口上送,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凑到华拉拉身边,涎着脸嬉道:

“拉拉,你应该需要一个助手吧?福尔摩斯也有华生呢。我可以帮你把把风、拿拿手电什么的,还可以当司机……”

“唔,那行。”

反正是自己主偷,呃不,是主窃,有个副手多个照应也好。

这事儿就算这么定下来了。

看着华拉拉和尹之娴两颗小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鬼祟样儿,萧晨在一旁暗自失笑,这俩丫头,一说起干坏事就兴奋得不得了,谁说人之初性本善?萧氏定律之二十七——每个人心里都存着一个潘多拉的盒子,一旦被打开,睡在里面的恶魔就会苏醒过来,快乐地怂恿主人作恶。

萧晨觉得自己现在就是那只打开美女们心底潘多拉魔盒的黑手,抛出一个最甜美的诱惑,诱惑她们把骨子里最原始的恶念散发出来。

呃,我是不是太坏了?

不过,她们现在不是“坏”得很快乐么?

的确,屋子里的几个女生也不管有份没份,都围绕着怎么动手窃试卷这个话题聊得热火朝天,就连吴丹霓也会偶尔掺和几句,而萧晨这个始作俑者嘛,则早已经被她们自动过滤掉了。

* * *

于是,按照原定的A计划,在做足了充分的前期准备工作之后,到了第三天晚上,“窃卷党”正式开始行动了。

呃,说是“群党”,其实只有两个,华拉拉和尹之娴。

按照事先约定好的,此次行动由她俩出手,吴丹霓只需要在家等好消息,至于徐慧儿嘛,似乎对这项活动并不太热衷,当然,就算她想“热衷”一下也没有机会,所以一吃完晚饭就说有事自个儿出门去了。

这是一个标准的冬夜,在寒流的突袭下,气温比前几日骤降了七八度,别说是人,就连星星月亮都偷懒,抱着热水袋躲被窝里聊人生去了,夜幕一片浓黑,伸手不见五指。唔,那是因为华拉拉和尹之娴手上都戴了手套。

总之,月黑风高,这是一个非常适合作贼……做“雅贼”的夜晚。

大“黄蜂”从后校门经过的时候,一个老迈的校工哆嗦着满是老茧的手给她们抬起了竿子。

“这么冷的天,还上自习啊?”

华拉拉坐在后座,扬了扬手里的讲义夹,笑眯眯地大声答道:

“是啊,于师傅,要考试了嘛,得抓紧点儿。”

华拉拉回答得大声干脆,连尹之娴也暗赞不已,做贼也能做得这样理直气壮的,心理素质果然不错。

“呵呵,真是勤奋的好学生啊,哎,不像我那孙子,就会逃课打游戏……”

连续三天看见这两个“勤奋”的同学进学校上自习,老校工早已经习惯了,一边叨念着,一边弓着背回到他那间被火炉烤得暖意融融的小传达室。

按照计划中的路线,大“黄蜂”径直驶进距离办公楼不远的一片小树林。刚一熄火,华拉拉和尹之娴便飞快地开始行动起来。

首先是脱下鲜艳厚重的羽绒服,塞进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大口袋里,再戴上黑色的棒球帽,配上贴身的黑色毛衣长裤……

一切就绪之后,华拉拉满意地往尹之娴身上打量了一番,赞道:

“唔,这身夜行打扮真是酷毙了,绝对动人!”

尹之娴摸了摸冻得通红的鼻子尖,吸了吸鼻子,没好气地回道:

“只怕是美丽冻……冻人吧,啊……”

华拉拉眼疾手快,一把捂住尹之娴的口鼻,生生把那喷嚏给她逼了回去,又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嘘……忘了告诉你,可以在身上贴几块‘暖宝宝’!”

“……”

尹之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两手紧紧抱着双臂,抖索着催道:

“快点儿,趁我还能动,该干啥就干啥吧。”

华拉拉收起嬉色,凝重地点点头,朝十多米以外的办公楼一指,压低了声音部署道:

“我这两天已经观察好了,校警是十分钟巡逻一次。”

说到这里,华拉拉抬腕看了看手表。

“现在是九点二十八分,还有一分半,他们就会从大楼里出去,等他们一走,我们就进去,记着,我们只有十分钟。”

尹之娴的心情也跟着华拉拉的言行而紧张起来,似乎也忘记了身上的寒冷,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不远处的大楼门口。

华拉拉的观察果然很准确,当时针刚刚指向九点半,两个穿制服的校警就摇摇晃晃地从大楼里走了出来,尹之娴眼尖,无意瞥到其中一个的大衣口袋里露出一个东西。

“嘿,这俩家伙还喝酒了。”

华拉拉微微一笑。

“连老天都帮我们,但愿他们一觉醉到大天亮才好。”

眼见那两个歪歪斜斜的人影消失在大楼拐角,华拉拉抬手一挥。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