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三O)功亏一篑
章节列表
(一三O)功亏一篑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借着夜色的遮掩,两条娇小的人影像黑猫儿一般溜进办公大楼。

老师们早已经下班了,整栋楼里黑漆漆的,倒正好方便做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

才刚走进大楼,华拉拉和尹之娴就听到一阵奇怪的声响。

“咚咚咚……咚咚咚……”

“什……什么声音?难道有……有……”

尹之娴的腔调带着控制不住的颤抖,“有”了半天也不敢说出后面那个字。

华拉拉努力深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地说道:

“你心里才有鬼呢。拜托,别那么大惊小怪好不好?把你的心跳调成振动就没事了。”

华拉拉话才说完,突然觉得胸口上多出了一只冰冷的手。

“啊”的低呼一声,华拉拉飞快地往后退出几步。

“拜托,别那么大惊小怪好不好?那只是我的手,哈哈……”

尹之娴已经尽量把声音压得老低了,话里却也仍掩不住恶作剧后的得意之情。

“死丫头,你找死啊,人吓人,吓死人的!”

华拉拉惊魂甫定,没好气地朝身前的黑影瞪了一眼。

尹之娴满腔“委屈”地答道:

“是你叫我把心脏调成振动嘛,我只是想观摩学习一下而已。”

“你……”

华拉拉顿时无语。

被这一岔,二人紧张的心情倒是放松了不少,按照之前“踩点”的情况,很快便顺利地潜到三楼表演系办公室门外。

办公室的门自然是被紧锁着,不过上面的气窗却是虚掩着的。

尹之娴很自觉地猫下身子。这个动作她们在别墅里已经演练过无数次了,她个子高一点,“垫脚石”自然非她莫属,而华拉拉的身形小,动作灵活,穿窗入室倒也轻松。

“拉拉你快点儿啊,来不及了……”

尹之娴蹲了老半天,肩上还没动静,忍不住抬起头来。

咦,华拉拉竟不见了。

再一看,面前那办公室的门大大敞着,一团微光正在里面搜索。

“咦,拉拉,你上哪找的钥匙?”

“阿康给我的。”

华拉拉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随即开始行使自己“主窃”的职权。

“之娴,你在门口帮我看着点儿,有人来了就跺跺脚。”

尹之娴“唔”了一声,朝门外左右张望了一下,又好奇地问道:

“阿康怎么会把钥匙给你?”

“我人品好呗。”

华拉拉一边举着手电筒翻箱倒柜地不住搜索,一边随口答道。

尹之娴鄙夷地报以一个“切”字,显然对那答案并不满意。

“嘿嘿,其实是我故意在放学前找他借指甲刀,后来我‘忘记’了还,他也忘记了问我要,所以嘛……嘻嘻。”

“你是故意忘记的。”

尹之娴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关键,华拉拉耸了耸肩,笑嘻嘻地回应道:

“我是故意的,那又怎么样?反正谁都知道我是大迷糊。”

呃……

尹之娴突然开始怀疑,华拉拉以前那些迷糊的举动究竟是真的还是装的?否则以她背书时过目不忘的记性,真的就记不住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正寻思着,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喜呼:

“哈……找到了!”

好容易找到复印机的电源开关,却始终没有反应。

“晕,复印机居然坏了。”

华拉拉恨恨地轻踢了一脚,嘴里叽里咕噜地咒骂不已。

“苍天啊!不会这么倒霉吧……”

眼见心惊胆战地忙乎了一晚,最后临门一脚却出了状况,尹之娴气得差点吐血,赶紧走到复印机前,上下一看,突然长呼了一口气,蹲下身子,“啪嗒”一声,复印机的电源灯神奇地闪烁起来。

“哇,之娴,你太有才了,连复印机也会修!”

尹之娴没好气地朝华拉拉瞪了一眼,哼道:

“我只是打开了接线板的电源……”

“啊,这……”

看着华拉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尹之娴终于确定,这丫头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迷糊蛋。

十秒钟后,华拉拉重新关上插线板上的电源。

大功告成!耶!

两个“女贼”举起手掌轻轻对击了一下,才开始收拾战场,将复印好的试卷放入讲义夹,蹑手蹑脚地锁好门,原路返回。

快到大楼门口的时候,华拉拉凑着手电筒的光线看了看时间,九点三十八。

“哈,还差两分钟,足够了!唔,我们来比赛,看谁先出去!”

华拉拉说完,也不等尹之娴反应过来,径直往门外飞奔过去,眼见大门在即,突然脑袋一痛,撞在一堵“墙”上。

“哎哟……”

金色的星星在眼前闪啊闪啊,一闪一闪亮晶晶……

华拉拉鼻子被撞得一酸,眼泪“啪嗒啪嗒”止不住地往下流。

真邪门了,明明看见那是大门啊,怎么突然会变成墙壁了?

没等华拉拉想通这个问题,那堵“墙”突然说话了。

“你这同学,三更半夜跑办公楼里来干嘛?”

华拉拉猛一抬头,才发现那堵“墙”赫然竟是校警甲。

“我……”

不知是痛的还是吓的,华拉拉的思维突然一片空白。

那校警见华拉拉有些心虚的样子,越发来劲儿了,打了个酒嗝,醉眼似乎更亮了,扯着脖子嚷道:

“你什么?看你鬼鬼祟祟的样子,该不会是小偷吧?”

说着竟一把把华拉拉的胳膊抓住。

华拉拉毕竟是业余小贼,又是第一次作案,没想到居然被逮个正着,心里又慌又急。

恰在这时,校警乙也提着警棍微晃着走过来,一把拍在校警甲肩上,含含混混地咕哝道:

“我说老邝啊,我还以为你丫掉茅厕里了呢。嘿嘿……”

晕,我说这校警大叔怎么会提前出现呢,原来是意外。

唉,这大叔也是,早不去迟不去,偏偏挑自己出门的时候去上厕所。不过,自己也真够倒霉的,这样也能撞到他身上去……

华拉拉的脑子渐渐恢复了思考,悄悄回头看了看,尹之娴已经不在了。

唔,这丫头倒机灵,也不知是跑出去了还是躲起来了。这样也好,待会儿打死不承认,就说自己是出来打酱油,噢、呃,是来找茅厕的。

拿定了主意,华拉拉心里倒踏实了不少,展露出她那纯洁如婴孩儿般的招牌笑容。

“大叔,我也是来找厕所的,刚从图书馆上完自习出来,路过这里,肚子就疼起来了,呃,可能晚上吃的东西不太干净。”

“真的?”

校警甲半信半疑地往华拉拉身上又打量了几眼。

“真的真的……”

华拉拉头点得比小鸡还快。

“那你干嘛穿成这样……”

校警甲观察得还挺仔细的。

“呃……”

华拉拉一愣,随即继续灿烂地笑了笑。

“呵呵,大叔你不知道现在流行黑色么?酷不酷?”

校警乙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

“小姑娘就爱漂亮,有风度不要温度,穿这么点儿,感冒了才酷呢。”

见华拉拉适时地打了一个喷嚏,校警乙把手放在校警甲的肩上拍了拍,劝道:

“得了得了,老邝,你看这小姑娘长得斯斯文文的,也不像干坏事的,别跟她一般见识了,这大冷的天儿,真把小姑娘冻感冒了可不好,我们也赶紧巡逻一圈,回去接着喝……”

华拉拉心里那个感动啊,真想抱着这位“善人”大叔叫声“理解万岁”!

眼看校警甲被“善人”大叔拉出了几米外,华拉拉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正要溜出大门外,突然校警甲又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狐疑地说道:

“等等,把你手里的夹子打开我看看。”

华拉拉一颗心“咯噔”一下,顿时跌到冰窖里,拿着讲义夹的手也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这个……就是我自习用的书、笔记什么的……”

强忍着慌乱,华拉拉作势把讲义夹随便翻了一下,期望能蒙混过关。可惜,那校警甲实在太敬业了,伸出手面无表情地说道:

“给我。”

华拉拉只觉得一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求助般地望向校警乙,而后者也只能爱莫能助地耸了耸肩。

“哎,老邝你真是的,喝了点酒,这牛脾气又上来了……小姑娘,你就给他看看嘛,也没啥不能看的……”

废话,能看我还不早给了?

华拉拉心头暗骂,不情不愿地把讲义夹慢吞吞地递出去,心里则求神拜佛地希望那“老邝”只是走马观花地随便翻翻,不过,看对方那副一丝不苟的样子,那希望很渺茫。

死了死了,这次死定了,可怜我华拉拉一世英名啊……

华拉拉紧闭着双眼,感觉有人接过了自己手上的讲义夹,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张贴榜上的处分公告:

“华拉拉,05级艺术表演班学生,因偷窃试卷开除……”

呃,好像开除太重了,记大过吧,留校察看也好。

正胡思乱想着,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唔,我看过了,没什么,都是课本和笔记。”

华拉拉霍地睁开眼,眼前站着一个熟得不能再熟的身影——

阿康!

“我就说没什么问题嘛,老邝你就爱钻牛角尖。你看蔡老师都说没事了。蔡老师,您这么晚还去办公室啊?”

“阿康”微微一笑。

“我也是路过,听见有动静所以过来看看。嗯,你们辛苦了。不过酒别喝太多,当心误事。”

校警甲和校警乙听“阿康”一点,老脸都有些微红,赶紧点点头借口巡逻飞快闪人,只留下华拉拉和“阿康”站在办公楼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