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三一)阿康的秘密
章节列表
(一三一)阿康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你可以走了。”

“阿康”的嗓子似乎不太舒服,有些微哑。

“蔡老师,呃,那……我的讲义夹……”

见“阿康”一直把讲义夹拿在手上,好像已经忘记了这回事,华拉拉壮着胆子低声提醒道。

“阿康”朝华拉拉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沉声说道:

“你是替萧晨同学来偷试卷的吧?”

华拉拉脑子里“轰”地一声。

原来“阿康”早就发现了试卷,可他刚才为什么没揭发我?

还有,他怎么知道这试卷是替萧晨偷的?

难道,这“阿康”竟然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那他潜伏在一所大学里屈尊当辅导员又是为了什么?

苍天啊,这三江大学里有公主,有特工,有卧底……鬼知道还藏了多少秘密!

见华拉拉一脸茫然的样子,“阿康”嘴角禁不住微微一翘,随即又恢复原状,清了清嗓子说道:

“你回去吧,这份试卷我会亲自交给萧晨的。”

“阿康”说到“亲自”二字时,刻意加重了语气,这话里的言下之意华拉拉自然明白,“阿康”或许不会为难自己,不过萧晨却是铁定有麻烦了。

咦,我干嘛要替那家伙担心?这事儿也是他自找的,可怨不得我。

华拉拉虽然拼命催眠自己,可一想到这件事总是栽在她自己手上,心里难免有些不安。

“蔡老师,萧晨他……”

刚想开口替萧晨求几句情,却见“阿康”眼睛一瞪。

“还不走?难道你想陪我一起去送试卷?”

“不不不……蔡老师再见!”

华拉拉对“阿康”点点头,飞快地转身就跑。

死小子,你自求多福吧,我已经尽力了!

对了,也不知道之娴怎么样了,不过,自己既然已经吸引了所有“火力”,她该很安全了吧?

担心被校警或“阿康”跟踪自己,会连累尹之娴,华拉拉刻意绕了一个大圈子,围着三江大学差不多环游了一圈,才回到最初的小树林里。

尹之娴早已在林子里等了好一会儿了,一见到华拉拉过来,赶紧把她的外套递过去,嘴里不住抱怨道:

“你上哪去了?急死我了!”

华拉拉哆嗦着穿上外套,刚一开口就接连不断地打了三个喷嚏,刚才连番遭遇意外,冷汗早把她的后背湿透了几遍,这会儿一停下来就有些受不住了。

“得了得了,先别说了,快穿衣服吧!”

尹之娴连声催促,也跟着上前帮忙。刚才一见华拉拉往校警身上撞,她就知道情况不妙,赶紧溜进厕所躲起来。等她缩在里面哆嗦了好大一阵,估摸着差不多了再悄悄溜出来时,外面已经空空如也。

回到小树林,发现华拉拉的外套还在,尹之娴知道她肯定还没回来过,也不知道刚才情况怎么样,只得留在原地死等。

“咦,你的讲义夹呢?”

等帮华拉拉严严实实地全副武装起来,尹之娴才发现她的手上居然是空的。

“哎,别提了……”

华拉拉吸了吸鼻子,把刚才的一波三折大致说了一遍,直听得尹之娴一会儿惊一会儿喜,一会儿又急得搓手跺脚,听到那俩校警好不容易被“阿康”打发走了,正自庆幸,却又惊闻“阿康”原来早知内情,不由得吓得花容失色。

“萧晨哥这次可惨了!”

突然,尹之娴像是一下子想到什么,奇怪地问道:

“这么说,‘阿康’是故意把钥匙给你的咯?”

华拉拉早忘了钥匙那回事,被尹之娴这一提醒,也有些奇怪。

“呃,可能吧。”

“他明知道你要去偷试卷还把钥匙借给你,可不是在鼓励你犯罪么?还有,他刚才为什么不找你要回钥匙?”

尹之娴越想疑问越多,这事儿可处处透着古怪啊。

华拉拉脑子再灵,也绕不过弯了,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没个头绪,有些懊丧地抓了抓头发,不耐地嘟囔道:

“算了,不想了,明天再说吧,阿……阿嚏阿嚏……”

想不通的事就放到一边,这是华拉拉的一贯原则,她可不想自寻烦恼,等明天萧晨被“阿康”召见之后,或许一切问题就会有答案了。

华拉拉原本以为要第二天才需要再面对“阿康”,哪知道这次却想错了。

* * *

来的时候威风,去的时候稀松。

“窃卷党”的第一次行动以彻底失败而告终,一路上,华拉拉都有些闷闷不乐。

倒是尹之娴想得开,横竖也算是得手过了,过程比结果更重要。

“大黄蜂”一路风驰电掣,不到十分钟就“杀”到了13栋门口。

懒懒地在大门上拍了几下,隐隐听到传来一阵脚步声。

门开了。

“华拉拉同学,才回来啊?”

华拉拉骤然抬起头,那表情竟比见到鬼还夸张。

“拉拉,怎么不进……啊,阿……蔡……”

尹之娴泊好车,见华拉拉像木偶般呆在在门口,正出口招呼,眼光无意间扫过门口那人,也吓得跳了起来。

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子笑眯眯地站在自家门口,可不正是05艺术表演班的辅导员“阿康”!

居然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什么人啊?

被尹之娴这一招呼,“阿康”不由得失笑道:

“呃,我只知道大家爱叫我阿康,什么时候又改成阿菜了?”

“阿康”说完,自顾哈哈一笑,不过,华拉拉和尹之娴显然觉得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仍是木偶般立在门口。

对于这番冷场,“阿康”似乎也不以为意,仍自殷殷说道:

“外面冷,快进来吧!”

“阿康”说话那语气哪像是来兴师问罪的?分明是一个殷殷好客的主人。

呃,这栋房子到底是谁的啊?

不过,华拉拉和尹之娴此时哪里还有任何思考的力气?就像被牵着线的木偶,乖乖地听从吩咐走进客厅。

刚在沙发上坐好,华拉拉突然像P股上装了弹簧似的,一下子跳起老高,指着萧晨手中那页A3纸尖声问道:

“你……你那试卷……是哪来的?”

萧晨施施然地坐在单座沙发上,扬了扬手上那页纸,理直气壮地应道:

“蔡老师给我的啊!”

说罢,又朝走过来的“阿康”笑了笑。

“蔡老师,对吧?”

“阿康”走到华拉拉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和蔼地说道:

“我说过我会把这试卷亲自交给萧晨同学的。”

“你……你们……”

华拉拉看了看萧晨,又看了看“阿康”,脑袋里突然闪过一线灵光。

“蔡老师,指甲刀可以还给我了么?”

见华拉拉突然转了话题,“阿康”一时好像没回过神来,微微一愣,随即支吾道:

“哦,我忘了带出来,明天吧。”

华拉拉定定地看着面前这人,一字一顿地吐出五个字——

“你不是‘阿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