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三二)索赔
章节列表
(一三二)索赔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短暂的沉寂之后,尹之娴蓦地大嚷一声:

“拉拉你疯了么?他不是蔡老师是谁?”

华拉拉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平平地应道:

“她是徐慧儿。”

“拉拉你发烧了么?怎么满嘴胡说?这不明明是蔡老师么?蔡老师,对不起,拉拉她……”

尹之娴赶紧迎上前来,一把攥过华拉拉的胳膊,打算把她拉回房间休息,嘴里还不住朝“阿康”道歉,正忙乎着,耳边突然响起一道清脆的笑声。

“嘻嘻,被你发现了。”

“啊……”

尹之娴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没错,那熟悉的声音正是从眼前的“阿康”嘴里发出的。

“你……你……到底是谁?”

“阿康”又是“噗嗤”一声轻笑,随即自顾往洗手间走去。

几分钟后,答案正式揭晓。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人尽管还穿着“阿康”的衣服,可那柳眉杏眼,那瑶鼻樱唇,连带神态笑貌,可不是如假包换的徐慧儿?

“苍天啊,啊,啊,快劈死我吧,不然迟早被这几个妖怪给吓死害死……”

看着尹之娴在一旁撅着小嘴不住地叨念,一直坐在旁边静静旁观不语的吴丹霓也忍不住微微一笑。说真的,当徐慧儿拿着试卷敲门进来的时候,她也吓了一跳,幸好徐慧儿很快用本嗓说明了身份,才没闹出笑话。看来,中国的易容术还真是神奇啊。

不顾其他人诧异的目光,徐慧儿一边拢着头发,一边好奇地冲华拉拉问道:

“拉拉,你是怎么认出来的啊?”

说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也不待华拉拉回答,抢着说道:

“啊!是不是指甲刀?”

华拉拉撇了撇嘴,轻轻一哼算作回答,今晚被徐慧儿一通恶整,她也郁闷啊。

亲昵地揽了揽华拉拉的香肩,徐慧儿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嬉笑道:

“别生气啦,我也是看你们商量着有趣,一时兴起凑个乐子罢。”

华拉拉哪能真跟徐慧儿生气?只是被她平白吓唬了一阵有些不甘心,撅着小嘴嚷道:

“哼,我跟之娴辛苦一趟,倒被你捡了现成便宜,不管啦,你得赔偿精神损失。”

尹之娴也在一旁幸灾乐祸地不住点头附和:

“是啊,得赔!”

徐慧儿哭笑不得地望着这对活宝,哑然失笑。

“说吧,想要我赔什么?”

“一顿大餐!”

华拉拉不愧是“食神”,一口抢着说道。

“行!”

徐慧儿倒不含糊,这屋里都不是什么外人,所谓“请客”也不过是几个朋友找个由头聚在一起海吃一顿而已。

“好啊……”

华拉拉脸上迅速由阴转晴,哈哈一笑,哪知笑声未止,整个身子竟不由自己地往后倒去。

“拉拉……”

徐慧儿一声惊呼,赶紧凑上去,吴丹霓也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围上前去看个究竟。

“拉拉别闹了,折腾一晚上还没够么?我可不会再上你的当了,洗洗睡去……”

尹之娴抱定打死不再上当的态度,故意侧过脸不往那方看,可走到楼梯口终究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忍不住回过头来,正听见徐慧儿焦急地呼道:

“哎,好烫……”

尹之娴顿时飞快地奔转回来。

她快,还有人比她更快!

几个女生只觉得眼睛一花,身子不知不觉已被挤到一旁。

“我看看!”

萧晨阴沉着脸蹲在华拉拉面前,在她绯红的额头和脸颊上探了探,随即一边抬腕看表,一边把右手食指和中指轻搭在她的皓腕之上。

“118。”

“那怎么办?”

吴丹霓和徐慧儿急切地同声问道。

“唔……”

萧晨正沉吟间,便听尹之娴在一旁用带着哭腔的声音急道:

“哎,都怪我,出什么馊主意嘛,这么冷的天,拉拉刚才就有些不对,回来也忘记拿药给她了,呜呜,都怪我……”

“是我的错,我不该吓唬她的,肯定是出了冷汗又被一风吹所以才感冒的,是我不好……”

耳听得两个女生相顾自责不已,萧晨眉头轻轻一皱,正要说话,突觉手下的皓腕似乎轻轻动了一下,再往上一看,绯红的俏脸上,两排扇子般的睫毛有些微颤,轻闭着的眼皮底下也骨碌一轮。

萧晨心头一动,朝几个女生挥挥手示意她们安静下来。

“我送她去医院!”

说着一把把华拉拉从沙发上打横抱了起来。

那副娇弱的身躯似乎被这动静惊醒了,微翕着嘴唇含混咕哝道:

“我不要去医院!”

“病成这样了还说?”

萧晨狠狠朝怀里的华拉拉瞪了一眼。

平素彪悍倔强的华拉拉此时却像一只无助的小兔,可怜巴巴地望着萧晨,轻声央求道:

“别……我怕……怕打针……”

“怕打针就别生病!”

呃,就这儿工夫,这丫头似乎又消瘦清减了不少。

看着那张让人又爱又恨的小脸,萧晨恶狠狠的声音里却掩不住丝丝心痛。

被这凶巴巴的一吼,华拉拉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呜呜,我不要去医院……妈妈呀……呜呜……”

哭容如梨花带雨,娇躯像秋叶轻颤,萧晨哪里还恨得下心来拒绝?

“不想去医院就别哭了。”

这一句话还真灵,前一刻还似洪水泛滥,下一秒顿时风停雨住。

“真的?”

听着那声娇怯怯的问话,萧晨不由暗叹,都说女人是天生的演员,这下才真算是见识了。

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萧晨扭头对几个女生说道:

“你们都去睡吧,这里交给我。”

“萧晨哥,我……”

尹之娴刚要开口,却被萧晨打断。

“你们都折腾了一晚了,我可不希望这屋里再多两个病人出来。”

徐慧儿看了看萧晨,又看了看他怀里的华拉拉,朝吴丹霓和尹之娴说道:

“萧晨哥说得对,之娴,丹霓,我们都去睡吧,别在这添乱了。对了,等等……”

徐慧儿说完,飞快地转身上楼,不一会儿就拿了两盒药回到客厅,递到萧晨手里,若有所指地轻声说道:

“萧晨哥,拉拉就拜托你了。”

说完一手拉起呆在一旁的尹之娴便上楼回房去了。

客厅里瞬间就只剩下萧晨和他怀里的华拉拉。

周围突然变得很静,静得只剩下两个人的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