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三三)为民除害
章节列表
(一三三)为民除害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就这样,安静地待了几秒后,萧晨突然抱着华拉拉往她房间走去。

“你……你要干什么?”

华拉拉一边低呼,一边努力想要挣脱萧晨的“魔爪”,却哪里能够?

萧晨嘴角紧紧抿着,也不打话,直直走进华拉拉房间,走到她的床前,突然将两手一松。

“轰”地一下,那小小的身子被摔进软绵绵的被褥中。

“你就不能轻拿轻放么?哎哟,我的P股,好痛……”

萧晨并没理睬华拉拉的抱怨,自顾回身关门,开灯,再重新走回床前。对着华拉拉冷冷说道:

“如果你觉得这样装病作弄大家很有趣,那么,你现在可以大笑三声了!”

华拉拉愕然抬起头,望着那对几欲喷火的深眸,有些心虚地问道:

“呃……你怎么知道?”

“不要当别人都是傻子,你的确是在发烧,可绝对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严重。”

“那……”

华拉拉眼珠一转,突地翻身坐起来,横竖已经被看穿了,倒没有继续装下去的必要。斜靠在床头,轻轻咬了咬嘴唇,似笑非笑地问道:

“你刚才为什么帮我?”

“我……”

萧晨没想到华拉拉会反过来将他一军,满腔的怨怒倒是被生生挡了回去。

“你既然做了帮凶,还有什么资格骂我?”

华拉拉洋洋自得地扬了扬下巴,微微一顿后接着说道:

“再说,我原本只是打算跟她们开个小玩笑,被你这一掺和,才不得不继续装下去。”

一听这话,萧晨差点哭出来了。

“闹了半天,这事儿还是我的不是了?”

华拉拉重重点了点头。

“那当然!”

说完,又把身子凑到萧晨面前,好奇地问道:

“你还没说为什么帮我?”

随着身体的靠近,几丝若有若无的少女幽香不住撩拨着萧晨的感官,挑战他的自制力。

我不是君子,不要挑战我的极限!

萧晨心里怒吼着,深吸了一口气,把身子往后微微挪了挪,带着浓浓的鼻音问道:

“你真不明白?”

华拉拉偏不知趣,又向萧晨逼近了一步,微仰着头问道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话还没说完,眼前突然一花,随即感觉到嘴上多出了一道温热的物事,直压得她差点喘不过气来。

华拉拉虽然迷糊,却不是呆子,等她意识到自己被萧晨吻住的时候,脑子里顿时冒出两个小人儿。

“拉拉,你被非礼了耶,还不反抗?”

“可这多舒服啊,干嘛要反抗?”

“女生要矜持嘛!”

“可是,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啊!”

……

任由两个小人儿在脑子里争辩不休,华拉拉却像傻了一般,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动不敢动。

就在她几乎以为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终于,那压力一松,一道新鲜空气重新钻入她的口鼻。

华拉拉此时什么都顾不得了,先狂吸了一口甜美的空气,然后便听萧晨在身前哑哑地问道:

“现在明白了么?”

华拉拉微张着小嘴,呆呆望着萧晨,半晌,突然回过神来,张嘴正要发飙,却被萧晨一把捂住。

“你想把大家都叫醒么?”

话刚说完,骤觉手掌一痛,却是被华拉拉狠狠咬了一口。

萧晨连忙缩回手,龇牙咧嘴嘶嘶抽着凉气,眉头一挑,还没来得及呼痛,却见华拉拉在一旁一本正经地竖起食指。

“嘘,别把大家都吵醒了。”

汗,这报应来得真快。

萧晨脑子里突然涌上一句话——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看来还是老祖宗英明啊!

严格说来,应该是女子比小人更难养。萧晨又总结出一条萧氏定律:宁得罪小人,勿得罪女人。

看萧晨一副焦头烂额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华拉拉突然莞尔一笑。

“算啦,不跟你计较了,咱们讲和!”

说完,脑袋一歪,俏皮地伸出一根小指头。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华拉拉突然主动示好,萧晨却是心虚得紧,不知道那鬼丫头肚子里又藏着什么阴谋。

见萧晨一脸警惕的样子,华拉拉“噗嗤”一笑。

“拉拉手都不敢,以后我们怎么交往?”

激将?

没用!

呃,不对……这丫头在说什么……交往?

幸福来得太过突然,萧晨愣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眼睛陡然一亮,喜道:

“你答应了?”

生怕华拉拉会再反悔,萧晨赶紧伸出小指紧紧拉上勾。

“嘘,你不怕吵醒她们?”

华拉拉娇嗔地朝萧晨瞪了一眼,眼珠一转,又贼兮兮地笑道:

“不过,我有几个条件。”

萧晨感觉自己就像在坐云霄飞车,一会儿高高在天,一会儿又被狠狠打压下来。哎,这丫头,精灵古怪的,难道就不能消停一下?

华拉拉才不管萧晨那张苦瓜脸,自顾呱呱说道:

“第一,以后偷吃的炒饭得四六分,唔,至于哪个四哪个六嘛,由我说了算!”

萧晨顿觉一道天雷当头劈下,苍天啊,他到底找的是一个女朋友还是一头猪啊?

欲哭无泪地点了点头,便听华拉拉继续说道:

“第二,以后上课的时候,眼睛不许像扫描仪似的到处打转,还有,你电脑里那些……呃,什么什么的,都得删了,你女朋友,呃,也就是本姑娘我生平最喜欢的就是吃醋。”

第二道天雷威力也不小。平时自己上课四处打望的时候,这丫头不是都在呼呼大睡么?难道她有特异功能?

想到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帅气俊朗的一代帅哥从此就要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萧晨在心里暗暗替自己默哀三秒,别了,兰兰MM,别了,苍井MM,不要太想我……

连续遭受两道天雷轰顶,对于自己能不能安然度过余下不知还有多少道的重重天劫,萧晨实在没有把握。

“第三呢?”

等萧晨胆战心惊地问出这三个字,华拉拉却不说话了,歪着脑袋,咬了半天的手指头,突然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剩下的先存着,我想到了再说。”

无期徒刑……

萧晨大囧,哎,同样都是找女朋友,怎么自己就那么“幸运”,摊上这个极品妙人呢?

横竖脖子也已经吊上这棵树了,萧晨甩开其他念头,重新把全副精力放到眼前的佳人身上。

“现在我可以正式行使男朋友的权力了吧?”

看着那一脸不怀好意的贼笑,华拉拉自然知道那“权力”的意思,不由得娇羞地往后一缩。

没反对就是默许不是?既然如此,萧晨哪还会客气,一把把那娇躯揽入怀里,俯下头深深吻了下去。

与刚才惩罚性的狂风骤雨不同,这次和风细雨般的吻终于彻底宣告了第三次“南北对话”的结束。

两人正沉醉其间,耳边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

其实那声音也不算太大,不过对正处在热吻中的华拉拉和萧晨而言,已经堪称得上惊天动地了。

“哎,之娴你那么用力干嘛?”

“哎哟,慧儿,我的腰……”

“啊,丹霓,对不起,对不起……”

三个女生推推搡搡从门口的地上站起来,有些尴尬地朝床边的那对男女看了一眼,各自解释。

“唔,我是来给拉拉送退烧药的。”

徐慧儿说完,赶紧把手上一个瓶子往床上一扔,转身就跑。

“我……我是陪慧儿来送药的。”

尹之娴扔下一句也立刻转身闪人。

等吴丹霓揉了揉腰,突然发现门口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了,一张脸“腾”地一下涨得通红,支吾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

“我是出来打酱油的!”

说完,一阵风似的没了影子,随即传来“砰”的一道门响!

这三个女生出现得突然,消失得也快,没等萧晨和华拉拉回过神来,已经消失无踪了,若不是房门大大敞开着,萧晨和华拉拉几乎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大眼瞪小眼。

半晌,萧晨呼地吐出一口气,朝华拉拉调侃道:

“我说得不错吧?不要把别人都当傻子,她们可都是成了精的。”

华拉拉有些恼羞成怒地往萧晨身上一推。

“乌鸦嘴,都怪你!”

经历过无数次惨痛的教训,萧晨当然不会傻到要去跟华拉拉认真计较到底该怪谁这种愚蠢的问题。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站起身来,把门关好,顺便倒了一杯水监督华拉拉把药吃了,才又重新坐到床边,把佳人揽入怀中,轻叹道:

“现在,这世界总算清静了。”

轻轻地依偎了半会儿,华拉拉突然扭了扭身子,抬起头来轻轻问道: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这问题困惑了她好久,终于忍不住提了出来。

“我也不知道……”

萧晨揽着佳人的纤纤腰肢,眼中也是迷离不解,华拉拉问他,他还不知道问谁呢。

“可能是被你在墙角画了圈圈诅咒的吧?再不然就是下了什么蛊……”

“呸,臭小子,谁稀罕么!”

华拉拉撇撇嘴,作势要直起身子,却又被萧晨一把拉了回去。

重新靠在那温暖厚实的肩膀上,华拉拉心里暗自偷乐。

唔,要是让暗客的书友们知道堂堂暗客被自己这样欺负,他们会是什么表情呢?大跌眼镜?还是义愤填膺?呃,自己该不会成为粉丝们的公敌吧?不过就算如此又能怎么样呢?有暗客随身保护,谁又能奈何得了她?

华拉拉越想越是得意,仰起头悄悄朝萧晨瞄了一眼,说实在的,虽然欺负那小子是她最大的乐趣,但这却完全不会损及萧晨带给她的安全感。

嘿,欺负暗客是我的专利!

虽然看不到华拉拉脸上的表情,但萧晨心里仍是没来由的一阵心虚,呃,这丫头又在转什么念头?

萧晨心中突然生出一种悲壮的感觉。

算了,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谁让我偏偏喜欢上这刁钻古怪的丫头呢?

唔,就当是为民除害吧!

* * *

把厚实的大掌垫在脸庞之下,那一晚,华拉拉睡得格外的香,或许是感冒药的效力,或许是白天折腾太累了,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

至于那手掌的主人,为了履行“枕头”的职责,却是一动不动地在床边不知道傻坐了多久,最后才终于在“麻并快乐着”的催眠中酣然睡去。

第二天,华拉拉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见萧晨趴在床边睡得正酣,也没吵醒他,轻手轻脚地下床穿好了衣服,想趁着几个女生还没起床之前赶紧洗漱完溜出门去。

在经历了头一晚的“打酱油”事件后,华拉拉就算脸皮再厚,一时半会儿也不好意思跟几个女伴正面碰上。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才七点半。好像自打高考之后,有两三年时间华拉拉没有这么早起过床了,呃,“天堂山庄”那段属于噩梦,忽略不计。

华拉拉自以为已经很早了,哪知当她蹑手蹑脚走出房门时,顿时傻眼了。

徐慧儿,尹之娴,吴丹霓,三个女生端端正正坐在饭桌前,一见华拉拉出来,六只眼睛唰地一下齐转过去。

“呃……早啊……”

华拉拉满脸绯红地朝那三人点点头,随即飞快地一头扎进洗手间,一阵哗哗声后,又飞快地冲出来。

“哎呀,糟了,阿康的钥匙还在我这里,我得去开教室门,来不及了……”

说着径直扑向大门,汲着鞋就往外跑。

呃,这丫头闪得可真快,还没来得及逗她呢。

三个女生正自懊恼,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惺忪的声音:

“大家早啊!”

回头一看,却是萧晨揉着手背从华拉拉房间走出来。

三个女生极有默契地相视一笑,哈哈,虽然那个跑掉了,还好这里还留了一个。

可怜的萧晨,才刚做了一晚的苦力,还没完全恢复清醒,又再一次陷入到女生们强大的“八卦”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