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三六)我高兴
章节列表
(一三六)我高兴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和以往被邀请后的兴奋不同,对于萧瀚风的这次宴请,华拉拉在三分期待之外,竟又带着七分忐忑。

患得患失之间,距离传说中的腊八节只剩下一天了。

这天,气温突然陡降了七八度。晚上,徐慧儿特地做了一锅热气腾腾的火锅,一屋人围在电磁炉四周,好不热闹。

徐慧儿和尹之娴、吴丹霓一边吃,一边热烈讨论着第二天去萧瀚风家里做客的事儿。至于华拉拉嘛,照例是闷头狂吃不吭声,这个星期以来,她几乎天天都是这样,安静得出奇,除了偶尔莫名其妙地爆发几声“华氏狮子吼”和没人能懂的火星语之外,就闷在房间里,要不就拿饭菜出气,用尹之娴的话说,那是“见家长综合症”。

当然,几人之中最可怜的还是萧晨,其他女生惹不起还躲得起,萧晨呢,无处可躲,往往被华拉拉的“台风尾”无辜波及。每每这时,他就暗怪萧瀚风多事,好端端地干嘛突然请客?

哼,你害我家拉拉不得安定,我就去欺负你家小凡。

萧晨正琢磨着,突然感到脚下一痛。

“哎哟……之娴你干嘛踩我的脚?”

尹之娴下巴一扬,理直气壮地答道:

“叫了你好几声也不搭理,也不知道是不是耳朵掉进火锅里了?”

萧晨赧然一笑。

“对不起啊,刚才在想点儿事儿,没听见。呃,叫我做什么?”

尹之娴夹起一片毛肚烫进锅里,嘴里应道:

“萧晨哥,我们在商量给你姐准备点儿什么礼物呢?不知道他们喜欢什么?”

“礼物?不用啦,我还打算从那儿捞点什么呢。”

萧晨微微一笑,不过,那笑容看起来总像是有点不怀好意。

“捞点儿什么?”

包括华拉拉在内,所有女生都奇怪地望向萧晨。

“不错,我要那幅《月漫清游图》!”

众女集体石化!

好半天,尹之娴才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不是你姐夫的东西么?你拿来有什么用?”

萧晨两眼一翻,从碗里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边嚼边说:

“没什么用。我高兴,行不行?”

“行——你说行还有谁敢说不行的?”

尹之娴拖长了声音回应,顿了顿,仍忍不住不解地问道:

“那你可以直接问你姐夫要啊,难道他敢不给你?”

萧晨一脸固执地撇撇嘴。

“就是要偷他的!”

尹之娴越发迷糊了,正待继续刨根问底,突然感到衣袖似被谁轻轻拉了一下,扭头一看,却见徐慧儿正朝自己又是眨眼又是努嘴的。

尹之娴心头大奇,顺着徐慧儿示意的方向望去,却见华拉拉夹了一大碗菜,正闷头狂吃。她虽然懵懂,这下也大概知道这事和华拉拉有关,当下知趣不再发问,冲华拉拉怪叫道:

“拉拉,再吃你要成胖猪了!”

“我高兴!”

华拉拉头也没抬,含混咕哝道。

尹之娴一噎,差点被辣椒呛着。

“得得得,你们俩自个儿高兴去,慧儿,丹霓,待会儿我们吃完去商量商量,怎么弄那什么月亮漫游图。哇,好辣,嘶……”

徐慧儿给尹之娴递上一杯开水,没好气地纠正道:

“是《月漫清游图》!”

尹之娴使劲灌了一大口水,拍拍自己的胸脯,好一阵才缓过气来,郁闷地咕哝道:

“反正都差不多,让那俩家伙高兴就好。”

吴丹霓也辣得有些够呛,一边倒水一边问道:

“需要我帮忙么?”

徐慧儿轻轻摆了摆手。

“上次偷试卷的事算是我捡了拉拉和之娴的便宜,这次就让我自己来吧,省得这两个家伙念叨一辈子。”

尹之娴一口把杯子里的水全都吞下肚去,才用手搭着徐慧儿的肩问道:

“这次你又打算扮谁?难不成你要扮成瀚风姐,直接找她老公要画?”

徐慧儿摇了摇头,说道:

“易容只能暂时瞒过不太熟稔的人,而像每天朝夕相处的夫妇,就算扮得再像也是会被一眼识破的。”

“那莫非是扮成萧晨哥?”

在尹之娴心目中,只有扮成比较亲近的人才好“下手”。哪知道徐慧儿听了还是摇头。

“我这次谁也不扮。”

尹之娴大惑不解地问道:

“谁也不扮?那你怎么偷?用明抢么?”

这次徐慧儿却不答了,摇了摇食指,故作神秘地说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透过蒸腾的热气,桌子对面的徐慧儿显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萧晨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盯着徐慧儿,手上的筷子往锅里一指,笑嘻嘻地随口问道:

“能吃得了么?”

徐慧儿眨眨眼。

“吃不了,兜着走!”

萧晨会意一笑,尹之娴却被徐慧儿那话弄懵了。

“慧儿,你傻了么?这是在自己家里啊,还往哪里‘兜着走’?”

还是吴丹霓一句话结束了这个话题。

“我看啊,你们要是再不吃,这锅就快要煮糊了……”

* * *

尽管有人期待,有人忐忑,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腊月初八。

腊八节终于到了。

腊八节,又叫“腊日”,据说是祭祖祭神的日子。不过对于这个节日,城里人多数不太敏感,甚至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个节日存在。当然,和那些噱头十足的圣诞节、情人节,甚至万圣节、复活节之类的洋节比起来,城里人对腊八节的了解和关注实在是少得可怜。

坐在兰博基尼的副驾驶座上,华拉拉一路用手指绞着衣角,尽管她已经尽力调试自己的心态,但多少还是有些忐忑不安,而当她真正站在那座红漆大门之外,闻到白墙内随风送出的那股清雅的幽香之后,心情竟莫名地安定了好多。

这就是传说中的“腊八粥”的味道么?

作为一个城里长大的孩子,华拉拉固然对腊八节也很陌生,但作为一个资深“金”迷,她对腊八粥却是闻名已久,金大侠那部《侠客行》里,让那些大大小小的江湖人士闻风丧胆的不就是一碗“腊八粥”么?

闻名不如见面,终于有机会真正见识一下了,唔,闻起来很香,应该没有老金写的那么恐怖吧?

怀着对腊八粥的期待,华拉拉终于暂时放下了先前的心结,随着萧晨、徐慧儿等人跨入了那道红漆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