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三七)懂事的小魔女
章节列表
(一三七)懂事的小魔女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推开虚掩着的红漆大门,便是一座小小的院落,虽不太大,却错落雅致,假山修竹,苔痕鸟语,看得出主人都颇费了番心思。

“萧晨哥,你姐还真勤快!”

尹之娴微吐了吐舌头,悄声在萧晨耳边赞道。

“你说萧瀚风?勤快?”

萧晨很无奈地翻了记白眼,咕哝道:

“她可是连扫帚倒在面前也不会扶一把的人,你大概是这辈子第一个夸她勤快的人。”

“那这些……”

尹之娴指了指脚下一尘不染的青石小径。

“这些都是我那二十四孝姐夫搞起来的。”

萧晨话音刚落,突然一个清脆的童音娇声叱道:

“哼,背后说人坏话,晨晨你很不厚道啊!”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几米外的屋檐下立着一个娇小的身影,两条羊角细辩垂在耳畔,双手背负在身后,虽极力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却掩不住眉眼间的娇憨。

发话之人却是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姑娘。

一见那小姑娘,萧晨把脸一苦,两撇眉一耷。

“阿竹,我好歹也是你舅舅吧?当着客人的面,就不能给点面子别叫我晨晨?”

尹之娴等人心目中的萧晨一向是意气风发的,哈,原来这家伙也有低声下气的时候啊!

好笑之际,几个女生不由得对檐下那个叫阿竹的小姑娘刮目相看。

阿竹见众人将目光焦点聚集在她身上,非但毫不怯场,反倒似添了几分底气,晃了晃脑袋,拿腔拿调地说道:

“小姨说了,名字起来就是让人叫的,你本来就叫这个名字嘛,我又没给你起绰号。再说,小姨说了,晨晨是爱称,喜欢你才这么叫呢,比如我家的小鸡就叫晨晨一号,晨晨二号,晨晨三号,看我们多喜欢你。还有,小姨说了……”

“shut up!”

对于那背语录似的喋喋不休,萧晨终于忍无可忍了,用偷师学来的“华氏狮子吼”暴吼一声:

“小姨小姨,你就知道小姨,你还不如写一本《小姨语录》算了。”

说罢,长叹了一口气,怒其不争地说道:

“阿竹,不是舅舅说你,你跟谁学不好,非得跟萧瀚雅那死丫头学……”

阿竹噗嗤一笑,伸出食指刮刮脸。

“羞羞,晨晨说脏话,我记下来跟小姨告状!”

说着,那小姑娘还真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个小本和一只彩笔,趴在墙上一笔一划认真地往上写着什么。

趁这机会,萧晨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过阿竹手里的小本,高高举起,大声宣读道:

“十二月十三日,晴,小凡在风妈妈P股上打了一下,不过只用了三分力……”

萧晨自顾大声宣读,阿竹在一旁高举着双手不住地又叫又跳,偏还是够不着,小眼珠一转,她笑眯眯地央求道:

“好晨晨,好舅舅,把我的公主日记还给我吧!我请你吃巧克力。”

萧晨念得兴起,哪会理她,自顾继续往下:

“十二月十八日,雨,风妈妈悄悄骂小凡是猪,被我听见了……”

见软来不行,阿竹立刻转换了战略,恶狠狠地跺脚骂道:

“死晨晨,臭晨晨,大便晨晨……偷看人家女生的日记,你是侵犯隐私,侵犯人权!”

骂着骂着,阿竹眼圈一红,两串泪珠扑簌簌地往下掉。

几个女生在一旁看着这舅甥俩斗法,都暗暗好笑,尤其是听到阿竹记的“流水账”,一个个忍俊不禁,这丫头,人小鬼大,这么小就会记“变天帐”了。待见她被萧晨“欺负”得泪流满面的样子,又忍不住心生同情。

“呀嗬,小家伙懂得真不少啊,连捍卫人权也学会了,又是萧瀚雅教你的吧?”

萧晨嘿嘿一笑,由得她又哭又闹,自己继续往后。

“十二月二十四日,晴,小姨跟一个叔叔煲电话粥,用时一小时三十九分四十八秒,用了二十块电话费,真浪费……呃,居然有人肯陪萧瀚雅那死丫头煲电话粥?阿竹,快告诉舅舅,那个叔叔是谁,你见过没有?有没有舅舅的一半帅?”

阿竹小嘴一撇,把身子一扭,背过身去一边哇哇大哭一边嚷道:

“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萧晨眨眨眼,悠然叹道:

“唉,你小姨有了男朋友也不让你见,她喜欢你是假的……”

阿竹抹了一把眼泪,轻蔑地朝萧晨看了一眼,一字一顿地说:

“想激我?没用!小姨说了,只要我能保密,过年就送我一套芭比嘘嘘乐!”

萧晨暴汗,萧瀚雅,你收买人心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呃,不过,那什么“嘘嘘乐”又是啥新鲜玩意儿?纸尿裤么?

华拉拉在一旁看萧晨出糗,也不插言,眼见他似乎已经黔驴技穷了,才微微一笑。

“阿竹,你说的是不是芭比猫咪嘘嘘乐,可以在沙子里尿尿那个?”

阿竹一愣,有些好奇地看着华拉拉,似乎奇怪她怎么会知道这个?

何止阿竹,就连萧晨、尹之娴等人望向华拉拉的目光中也都充满愕然。

华拉拉没理会众人的目光,微微一笑,抬脚朝屋檐下走去,路到萧晨身边的时候,朝他微横了一眼,顺手夺过他手里的日记本,再走到阿竹身前,蹲下来把本本交还到小姑娘手上。

新一轮的眼泪已经挂在眼眶边沿扑闪扑闪的,甚至已经有一部涌出眼眶了,可一接过日记本,阿竹把小脑袋向天一仰,再低下来时,脸上已经奇迹般地小雨转多云。

“哼,臭男生看过的日记,我不要了。”

阿竹小嘴一撇,手里那日记本想扔又有些舍不得。

华拉拉见状,暗暗好笑,嘴上却附和道:

“唔,要不我们把那几页撕了吧!”

阿竹点点头,可真翻到那几页,又下不了手了。

“算了,念晨晨初犯,给他一个机会。”

这小姑娘还真能自找台阶下。

华拉拉点点头,随即凑到她耳边,低低说了几句,小姑娘脸上突然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好,我告诉你小姨的事,不过你千万别告诉臭晨晨!”

华拉拉重重地点点头,伸出小指和阿竹勾在一起。

小姑娘附在华拉拉耳边眉飞色舞地窃窃私语,而华拉拉则一边点头,一边冲萧晨这边得意地眨眨眼,手上还悄悄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看到这一幕,萧晨惊得下巴都快落到地上了,自家这小外甥女是个远近闻名的小魔女,除了萧瀚雅,谁也治不住她,没想到居然和华拉拉那么投缘。

呃,不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阿竹是小魔女,萧瀚雅和华拉拉是大魔女,一笔写不出两个“魔”字,她们本来就是一家人,自然一拍即合。

这样一想,萧晨倒也不奇怪了。

耳语完毕之后,阿竹突然歪着脑袋朝华拉拉问道:

“对了,你是不是叫华拉拉?”

华拉拉正得意呢,一听这话骤然一愣,脱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

阿竹得意地扬了扬下巴,随即压低声音,一脸神秘地说道:

“风妈妈和小姨说了,以后你也和我们是一家人,唔,那我就叫你拉拉吧。哈哈,欢迎拉拉加入魔女阵营。”

……

华拉拉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好容易平静的心跳又有些加速起来。

阿竹见华拉拉脸红,啧啧几声,一脸惋惜地说道:

“小姨说得对,只可惜了拉拉这么一朵鲜花,插在臭便便晨晨上……”

萧晨听到阿竹说华拉拉是一家人,还暗喜阿竹会说话,再听她后面一说,一张脸登时气得由白转红,再由红转绿,也顾不得什么大欺小了,暴跳着朝阿竹扑过去。

“死阿竹,你……”

阿竹却机灵得很,见势不对,身子顿时灵活地往华拉拉身后一闪。

“拉拉救我……”

“行了,当舅舅的,还跟小孩子认真。”

华拉拉双臂一张,像小母鸡一般护住阿竹,一脸嗔怪。

萧晨那个泪啊,明明自己是受害者,怎么倒变成没理那方了?

正郁闷间,便见阿竹又从华拉拉身后探出半个头来,扮了个鬼脸。

“君子动口不动手!晨晨同学,女士面前,请注意形象!”

萧晨终于被这大小魔女彻底击败了。

“咦,晨晨,拉拉,慧儿,你们什么时候来的,阿竹,怎么不请客人进屋坐?”

萧瀚风温柔的声音适时把萧晨从水深火热中解脱出来。

一抬头,便见萧瀚风和杨凡手牵手从屋里走出来,手上还捏着一把青青的豆苗,当然,那是捏在杨凡手上的。

萧晨充满怨念地朝姐姐姐夫看了一眼,心里很想问一句,他们当初到底是怎样把那小魔女“做”出来的,话到嘴边,却郁闷地答道:

“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了。”

萧瀚风“哦”了一声,有些歉意地对几个女生说道:

“不好意思啊,刚才我陪小凡上楼摘豆苗去了。”

“你们去得还真是时候。”

萧晨暗暗嘀咕道。

“晨晨,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阿竹越来越乖了。”

其实是“越来越怪”了——萧晨心头备注。

“唔,舅舅也越来越帅了。”

其实是“越来越衰”了——阿竹心头备注。

望着舅甥俩其乐融融的样子,一帮女生暗暗肉麻不已,萧瀚风和杨凡则是一脸欣慰。萧瀚风甚至大言不惭地夸道:

“阿竹这孩子啊,就是懂事!”

……

萧晨石化。

众女集体石化。

唔,这小阿竹的确懂事,很懂事,简直太懂“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