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三八)腊八粥
章节列表
(一三八)腊八粥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而换作三个魔女呢?

一个很“懂事”的小魔女已经够让人头疼了,再加上唯恐天下不乱的大魔女萧瀚雅,以及潜伏期魔女华拉拉,这出戏会演成什么样子?

这问题萧晨光是想想就觉得头大,所以,当他听说萧瀚雅临时有事不能来一起吃饭的时候,不由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头由衷地膜拜各路大神。

阿弥陀佛,哈利路亚,感谢耶稣阿拉释迦牟尼,阿门!

缺了那根重要的“台柱子”,这顿饭总算吃得很和谐。只是,当腊八粥刚端上桌的时候,尹之娴闹出了一个小洋相。

本来这个洋相是该华拉拉出的。

拜金大侠所赐,在华拉拉的印象中,腊八粥很神奇也很神秘,尤其是那颜色——青绿色,想想就很邪恶啊。

可是,面前的这碗粥却跟想象中的大不一样,无论色、香、味,都是华拉拉从没见过的,馋得她口水长流,偏又不忍心吃,害怕破坏那份完美。

强忍着馋念,华拉拉仔细欣赏了一下,五色斑斓的腊八粥里,红的是大枣,黄的是玉米,白的是桂圆肉,绿的是葡萄干,褐的是核桃仁,粉的是小玫瑰,更神奇的是,华拉拉居然还在其中发现了一头小狮子,再一细辩,竟是用新鲜菠萝雕制而成,模样栩栩如生,煞是惹人爱怜,哪里舍得吃下去。

这是腊八粥么?

不等华拉拉提出心中的疑问,尹之娴已经抢先嚷道:

“苍天啊,这是腊八粥么?我还以为那腊八粥真的就是绿色的草根饭呢。”

萧晨哭笑不得地耸耸肩膀,说道:

“我看你是中老金的毒太深了,他说月亮是方的,你也信么?”

阿竹也难得地站在舅舅一方,摇头晃脑地教道:

“尹姐姐,我每年喝的腊八粥都是这样子啊,从来没见过绿色的呢。再说,我们又不是马牛羊,为什么要吃草?”

杨凡朝阿竹摆了摆手,含笑岔道:

“我知道腊八粥也有用药草熬的,不过那样味道会苦一些。”

尹之娴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把樱唇凑到碗边试着浅尝了一口,随即赞道:

“唔,又香又糯,真不错。”

“当然啦。”

萧瀚风小鸟依人地把头往杨凡肩上一靠,一脸自豪地说道:

“我家小凡可是从昨晚就开始忙乎了呢,洗米、泡果子……唔,我有帮忙剥皮、去核噢。”

阿竹呼地一下抬起头来,把手举得老高,嘴角还沾着一粒饭粒。

“风妈妈,你吃的比剥的还多呢……”

萧瀚风脸色一僵,有些尴尬地咳了两下,恼羞成怒地嗔道:

“吃饭的时候讲话,当心奖励扣光。”

阿竹赶紧用手指在嘴上左右划拉了一下,表示“合上拉链”,一低下头却仍忍不住郁闷地低声嘟囔道:

“呃,我就知道祸从口出嘛。哼,趁小姨不在就对我实施专政,这一笔我记住了。”

阿竹一边嘀咕,一边把头往桌下一埋。华拉拉坐在她身边自然看得清楚,那小家伙正把手悄悄伸到口袋里摸出本本来“记账”呢。

这小人精,还真是睚眦必报啊。

华拉拉暗暗好笑,为了替小家伙做“掩护”,她故意换过话题,小心翼翼地夹起那个用菠萝雕成小狮子赞道:

“杨大哥,这个也是你雕的么?真可爱。”

杨凡的面皮显然比萧瀚风薄了许多,听华拉拉这一赞,有些腼腆地笑了笑,点头应道:

“我也刚学没多久,雕得不太好,见笑了。”

尹之娴一见那果狮,“哇”的一声惊呼起来。

“哎,我看看,给我看看,真好看,呃,这个能吃么?”

说着就想伸手去抓。华拉拉飞快地侧过身子,用肩背将手上的果狮护住。

“小气鬼,看看嘛。”

尹之娴索性放下碗筷,不依不饶地准备扑过去强抢。

杨凡夫妇在一边看着好笑,扬声劝道:

“别争,每个人碗里都有的。”

果然,尹之娴很快从自己碗里捞出一个用胡萝卜雕的小兔。

“为什么我是兔子拉拉是狮子啊?”

尹之娴还是想不通。

华拉拉刚冲她扮了一个鬼脸,就听萧晨插嘴说道:

“拉拉本来就属狮子嘛。”

华拉拉一愣,顿时明白萧晨是在绕着弯儿骂自己,心头暗怒,面上虽还是装作没听见一样殷殷浅笑,暗地里却抬脚往身边那个脚背上狠狠一碾。

萧晨那个疼啊,目光微微一低,汗,华拉拉今天居然穿的这双长靴居然是细高跟的,难怪看起来好像长高了一些,这丫头,难道不怕摔跤了么?

他可不知道,自从上次华拉拉把萧晨买的那双新鞋摔断鞋跟后,就发誓要征服高跟鞋,已经暗暗练习了很多次了,只是怕被笑话,没敢告诉大家而已,没想到高跟鞋除了好看还很“实用”呢。

嘿,谁说靴子不能当暗器,武功盖世的王重阳传说就是被一只长得像靴子的暗器砸中而死的。

华拉拉和萧晨这番暗战,自以为进行得很隐蔽,却没留意到身边的阿竹又埋下了头。

“一月二十三日,多云,拉拉用高跟鞋踩晨晨的脚……”

* * *

吃过晚饭,天已经黑透了。

“小凡你陪他们聊一会儿,我去洗碗……”

萧瀚风话音未落,大家便听到“哗啦”一声脆响。

“呃……岁岁(碎碎)平安!嘿嘿……”

萧瀚风有些不好意思地蹲下身去,杨凡赶紧跨前一步,抢着捡起瓷碗碎片,他知道,要是再晚一步,估计又得动用“邦迪”了。

“风妈妈,你天天洗碗,我们家就天天平安了。”

阿竹揉揉太阳穴,做出一副“真伤脑筋”的样子,萧晨却笑嘻嘻地说道:

“老姐,你这碗还‘洗’的,很快很彻底。”

“去去去……”

萧瀚风站起身来,朝华拉拉那方努了努嘴。

“赶紧招呼客人去。我收拾一下桌子。”

见萧瀚风手忙脚乱的样子,徐慧儿主动申请帮忙,当然,作为熟练工,她的动作显得麻利多了。

看着徐慧儿忙里忙外,却只字不提那画的事,好像根本已经忘了自己答应的差事,华拉拉、尹之娴和吴丹霓忍不住想要提醒她一下,可抛了好几道暗示的秋波过去,却像肉包子打狗一样,有去无回。

而萧晨也好像浑然忘了这件事,自顾忙着和阿竹呵痒嬉闹,没有一点着急的样子。

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三个女生在一旁干着急,偏又无计可施。

晕,这两个家伙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