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四一)疯子还是天才
章节列表
(一四一)疯子还是天才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徐慧儿可没疯,非但没疯,相反,她还相当清醒,清醒得不得了。

她完全明白自己要做什么,所以一回到家,她便扔下一句“这两天吃饭你们自己解决,别管我”,然后一头扎进了房间。

接下来的两天,由于少了大厨,一屋人都是靠库存的方便面聊以度日。在连续吃了三顿方便面之后,几个人一听到“方便”二字就忍不住会产生某种生理反应,宁愿捱饿也再不想看见任何弯弯曲曲的东西了。

就这样,熬到第三天早上,当满屋人都赖在被窝里用瞌睡来抵抗饿念的时候,徐慧儿终于“出关”了。

一听到厨房里传来熟悉的锅碗瓢盆交响曲,华拉拉一下子清醒过来,“呼”地一下从床上翻身坐起,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冲出房间。

等她赶到厨房门口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被挤满了,一伙人已经等不及饭菜上桌,直接就在厨房里开动起来。

“哇,你们太不厚道了吧,吃东西也不叫我一下……”

嘴上在抱怨,华拉拉手上已飞快地取出碗筷等“装备”,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徐慧儿瞪着一双熬得比兔子还红的眼睛,望着面前一群仿佛饿死鬼投胎的吃客,哭笑不得地叹了一口气。

“慢点,别噎着……”

祭了“五脏庙”,众人终于摸着肚子,心满意足地围坐在一起,欣赏徐慧儿“闭关”的成果,当然,像尹之娴、吴丹霓这类对画全不感冒的人,只是大概看了一眼,觉得跟原作差不多长得很像就走开了。唔,他们之所以觉得两幅画只是“差不多长得很像”而不是“非常像”,那是因为徐慧儿这幅画还没有装裱的缘故。

但在华拉拉眼里却又不同,她对画也颇有研究,一番细察之后,作出的结论是:“一旦装裱之后,就算让杨凡自己来挑选,也未必能拿走真迹。”

果然,当天下午,当萧晨把装裱后的画卷和原画重新摆在一起的时候,尹之娴不由得惊呼起来:

“苍天啊,到底哪一幅才是真的啊?现在连我们自己都分不出来,别把真的当作假的还回去了,那才亏死呢。”

萧晨嘿嘿一笑,揉了揉尹之娴的头发。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笨么?你们再仔细看看。”

三颗脑袋六只眼凑在两幅画上做逐行扫描……

“不找了不找了,我眼睛都看花了,估计得用上显微镜呢。”

尹之娴最先败下阵来,一脸郁闷地不住嘟囔。

“真看不出来。”

吴丹霓比尹之娴多坚持了一分钟,也宣告了放弃。

最后只剩下华拉拉,发挥出她平时玩“找碴”游戏的精神,孜孜不倦。

半个小时后。

一记标准的“华氏狮子吼”响彻客厅,随即大家便见华拉拉手舞足蹈地欢呼道:

“哈哈,成了……”

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右边那幅画说道:

“这一幅是假的。”

“假的?为什么?我看起来都一模一样啊!”

尹之娴眯缝着眼,又往那画上看了看,还是直摇头。

华拉拉抿嘴一笑,往画轴底边上一指。

“喏……”

这次,尹之娴总算看出点名堂了,画轴底边上有一道不足五毫米长的小印痕。

“晕死,我还以为画面不一样,原来记号是在画轴下面。萧晨哥你也太狠了,都不提醒一下。”

抱怨了两句,尹之娴皱着的眉头忽又舒展开来,把手搭在徐慧儿肩上。

“hoho~~原来我们的慧儿不是疯子,是天才啊!不不不,不是天才,简直就是神仙姐姐下凡嘛,哈哈,太神奇了!”

当天晚上,萧晨便带着徐慧儿,连同那卷足可乱真的假画再次来到萧瀚风家里。

可是,当徐慧儿把那幅倾注了她两天两夜心血的赝品交还给杨凡的时候,对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差点没害到他二人当场吐血。

“慧儿既然这么喜欢这幅画,不如就送给你吧。”

其实,早在借画的时候,杨凡就有这心思,他的收藏不少,也不在乎多这一幅,更重要的是,他很欣赏徐慧儿的才气,在他看到她临摹的《群仙拜寿图》之后,就看出这个女生很有画画的天赋。

“宝剑赠英雄,红粉送佳人”,徐慧儿是识画、懂画之人,这幅画送给她,也算是所托非人吧。

杨凡把这意思跟萧瀚风一商量,后者自然没有意见,徐慧儿聪慧可人,又多才多艺,却是人见人爱的,至于画么,虽然嫁了一个画家老公,但萧瀚风的欣赏水平比尹之娴也好不到哪去,哪会在乎这些?二人这一合计,才有了赠画之举。

“晕,姐夫,你要送怎么不早说啊?”

萧晨虽然忍着一口血没有当场喷出来,但也是不住跺脚哀叹。

“怎么了?”

杨凡一脸好奇地望着这小舅子。

“呃……”

萧晨张了张嘴,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总不能说“你要早说送,我们也不用费劲作假”这类的话吧?

其实,萧晨起心要偷这幅画倒不是真要图谋什么,一来是想故意恶搞一下杨凡,谁让萧瀚风临时起意要喝什么“腊八粥”,搞得华拉拉整天神神叨叨的,二来也是想借这个机会让几个丫头磨练一下,他有一个预感,这次去可尼国取画并不轻松,这几个丫头既然硬要跟去,让她们热热身也好,上次让她们去偷试卷,也是有意锻炼一下胆识。

真要得到这幅画的真迹,对萧晨而言是半点用处也没有的,他原打算过几天就把真的还回去,顺便取笑一下杨凡眼光差,不懂辨识真假,哪想到杨凡竟然如此大方,把那假画送给徐慧儿,可大大打破了萧晨的全盘计划。

支吾了半天,萧晨揉揉鼻子,苦笑道:

“没什么,只是慧儿这两天为了‘欣赏’这幅画,连觉都没有睡,你要早说她也不必这么辛苦嘛。”

萧晨这话倒是不假,徐慧儿的确两天没有睡觉,不过不是“欣赏”。而是“制作”罢了。

得萧晨这一提醒,萧瀚风和杨凡也发现徐慧儿面容有些憔悴,两眼更是布满血丝,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望着萧瀚风和杨凡那两双充满内疚的眼,徐慧儿才真的无语了。

明明是苦主,还对作弄自己的人充满歉意。

看徐慧儿嘴角嚅了嚅,萧晨心知不妙,赶紧拉着她告辞。

“呃,明天要考试,我们先走了……”

开玩笑,要是现在让徐慧儿把真相说出来,以萧瀚风的性格,明天说不定真会找十个老师来监考呢。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