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四四)数鸽子
章节列表
(一四四)数鸽子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有了这个“很有才”的翻译,萧晨他们总算不至于再跟没头苍蝇一般寸步难行了。兑换到足够的可尼币后,四人便搭出租车往市区开进。

可尼国说起来是一个国家,实际上全部领土加起来也不过只有几个小岛而已,而作为它的首都,可尼尔也堪称袖珍。

十多分钟后,萧晨一行便已经置身于可尼尔最热闹也是唯一的广场——奥佩拉丝广场上,据说在可尼语中,“奥佩拉丝”就是代表羽毛,这个名字却是可尼国的前国王为了纪念故去的王后而重新命名的,至于它以前本身的名字却是早被人遗忘了。

狂欢活动还在继续,萧晨他们根本不能近不了宫墙,只能远远地看着那组庞大的建筑群。

“苍天啊,皇宫这么大!上哪儿去找丹霓啊?”

尹之娴讶然一声惊呼,而华拉拉呢,望着金碧辉煌的宫殿和不时在身边穿梭的可尼国国民,她也禁不住有些眩然,直到现在,几个女生才终于把吴丹霓和“公主”两个字真正联系起来。

徐慧儿想了想,缓缓说道:

“放心吧,丹霓会来找我们的。”

事到如今,除了耐心等待,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几个人在奥佩拉丝广场附近一间旅店安顿下来,从旅店窗户里,可以清楚地鸟瞰到整个皇宫的样子。

女生们生怕吴丹霓找不到她们,每天一有空就跑到皇宫外的广场上去数鸽子,可是,鸽子都快把她们认熟了,要等的人还是没有出现。

在这期间,萧晨也没闲着,在进行完必要的查探后,他不止一次潜入皇宫,可惜那里面实在是太大了,各类房屋不下百间,一时半会儿的,让他上哪找人去?

就这样,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八天了,吴丹霓还是一点儿消息也没有,就像是突然蒸发了一般。

找不到吴丹霓,一切后事都是空谈。

这天,到了黄昏的时候,萧晨跟着三个女生照例来到奥佩拉丝广场,他原本是打算留在旅店里偷懒睡觉,可围绕着广场上的鸽子究竟是一百三十五只还要一百三十四只这问题,华拉拉和尹之娴已经整整辩论了一下午了,看那趋势,他要不去亲自数一遍,这两个无聊的丫头坚持辩上三天三夜也不稀奇。

“一百零五、一百零六……”

萧晨已经数得筋疲力尽,眼皮都快撑不住了,女生们却坐在一旁的石阶上嗑着瓜子打屁聊天。

“丹霓该不会是把我们给忘记了吧?”

尹之娴也被太阳晒得有气无力的,坐在台阶上托着腮帮子遥望着不远处折射着金光的屋顶。

“不会,绝对不会!”

徐慧儿一脸笃定地回答。

“你怎么知道?”

华拉拉也似乎等得有些急了,接口问道。

“凭我的直觉!”

徐慧儿一句话直接让华拉拉和尹之娴无语。

果然,女人都是靠直觉生存的动物。但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往往准得可怕。

* * *

“一百二十九、一百三十……”

突地,那双恹恹欲睡的眼睛陡然一亮,就像是一只老猫终于发现了墙角的老鼠尾巴。

“走了,收工回去。”

萧晨呼地一下转过来,朝三个女生一挥手,懒懒说道:

“快下雨了,走了,回家收衣服去……”

“收衣服?”

尹之娴一下子被说懵了,抬头抬头看了看漫天绚烂的晚霞,哪有半点要下雨的样子。

“我说要下就是要下。”

呃,萧晨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讲道理了,难道是被华拉拉“同化”了?还是跟徐慧儿一样,靠的什么所谓的“直觉”?

“那鸽子你到底数清楚了没有啊?”

被萧晨从石阶上硬撵起来,尹之娴居然还没忘了这个主题。

“你数的时候是一百三十四,后来拉拉数的时候,又生了一只。”

尹之娴“哦”了一声,不自觉地扭头回去往鸽群望了一眼,想找出哪一只像刚生出来的。

咦,鸽子是不是生出来的啊?

等尹之娴意识到自己又被萧晨忽悠了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出十多米了。

“哎,慧儿,拉拉,你们等等我……”

* * *

“不对啊,这不是回家的路。”

被萧晨带着拐了几道弯后,就连方向感最差的华拉拉也意识到不对劲了。

“有人在盯着我们。”

萧晨一边往前走,一边低声说道。

尹之娴轻呼一声,正想转头去看,却被华拉拉一把搭在她肩上,把她往前一带,貌似亲昵地凑过头去小声提醒道:

“继续走,别回头。”

尹之娴这才有些回过神来,懵懵懂懂地“哦”了一声,走路的样子却跟僵尸一般别扭。

“老大,拜托你拿出点专业精神来,就当演戏排练嘛,放松点。”

说话间,几人已经拐进了一道窄巷,萧晨骤然停下脚步,示意华拉拉几个躲进两栋房屋间的窄缝里,自己则贴着巷壁躲在巷子口。

十来秒后,一道人影闪进巷子里。

瞧那人头戴一顶阔沿草帽,一身花里胡哨的短衣短裤,裸露在外的胳膊结实黝黑,一看就是标准的当地人。

突然发现自己被人制住,而对方还是被自己盯梢的对象,那人又是吃痛又是吃惊。回过头来,一脸愕然地望着萧晨,嘴巴张得大大的,偏却像是忘了要说什么。

“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们?”

萧晨话一出口立刻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跟可尼国的人说中国话,那可不是典型的对牛弹琴么?

正打算把徐慧儿叫出来当翻译,却猛听得从对方嘴里蹦出几个生硬的发音:

“你们、茜埃迪公主、中国……朋友?”

咦,这家伙口里说出来的话虽然腔调很怪异,却竟然是标准的中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