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四六)我不会娶她
章节列表
(一四六)我不会娶她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烟雾氤氲中,那个自称戴维的男人缓缓开始讲述起来。

“我是现任摄政王的儿子,而茜埃迪,呃,也就是你们的朋友——吴丹霓,她是我的表妹。”

刚说到这儿,就听到听众席上传来一声低呼,戴维朝那嘴巴张得最大的女生望了一眼,淡淡解释道:

“我们可尼国人丁不旺,所以也没有什么近亲不能结婚的禁忌。”

萧晨冲身边的尹之娴摆了摆手,示意她别再打岔,让戴维把话说下去。

“一帮兄弟姐妹中,我和茜埃迪年龄差不多,性格也比较合得来,小时候就常常和她3在一块儿玩,我的中国话也就是那个时候陪她一起跟着羽君婶婶学的。那时候羽君婶婶虽然已经为人之母,可看起来很年轻,又温柔又美丽,还画得一手好画,说起来也算是我的偶像吧。”

说到旧事,男人的思绪又仿佛回到童年,眼中浮起几分悠然神往之色。

“那时候我就发誓,等长大了也一定要娶一个中国姑娘为妻,羽君婶婶听了就开玩笑说,那就把茜埃迪嫁给你吧。那时候我和茜埃迪都还小,谁也没把这话当真,后来没多久,羽君婶婶就得了怪病,茜埃迪也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再后来,我被父亲送到美国上学,跟伯伯一家也就很少联系了。”

想起伯伯一家的际遇,戴维也脸色黯然,字句间颇多唏嘘,微微顿了顿,凝神望着手上的茶杯,几片碧绿的茶叶漂浮在水面。

“这是羽君婶婶以前最爱喝的茶。小时候觉得茶很苦,现在才懂得苦涩也是一种回味。”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戴维才又把话题重新转回到现在。

“毕业以后,我在美国一间公司任职,平时几乎都没有回国,这次也是因为一点私人的事……”

似乎犹豫了一下,戴维还是决定把事实都和盘托出。

“我爱上了一个很好的姑娘,一个中国姑娘,我原本是打算回来请求父亲答应,让她做我的妻子。”

尹之娴一直很努力克制自己不插嘴,这时候却再也忍不住了,张口嚷道:

“你既然喜欢别人,为什么还要答应娶丹霓?这不是害她么?再说,你这样做也对不起人家那姑娘啊?”

戴维眉心一紧,眼角也闪过一抹痛苦,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我一回到家,护照和所有证件就被他们藏起来了。我跟父亲说了很多,他总算松了口,答应见见那姑娘,可到第二天一早,他却突然反悔了,后来我才知道,是茜埃迪回来了,父亲硬说以前羽君婶婶在的时候,两家就曾经定了亲,还交换了文定。”

戴维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锦盒,打开来,里面却是一个系着红丝带的玉坠子,看形状像是一条小蛇。

“按照中国的算法,茜埃迪是属蛇的,据说这是她小时候戴过的玉坠。”

把玉坠提起来看了看,戴维微微叹了一口气,意兴索然地说道:

“可惜,它对我来说却没有任何意义。”

说完,把玉坠重新放入盒中,啪”的一声合上锦盒,递到萧晨面前。

“嗯?你……这个……”

萧晨正听得入神,戴维这突然之举却让他一下子如堕云雾。

这算什么意思?把吴丹霓转让给我吗?

萧晨心头暴汗,偷偷拿眼朝华拉拉瞥了一眼,后者却故意把目光调向窗外。

这下子倒是把萧晨给难住了,这锦盒里的东西虽说不怎么值钱,对吴丹霓来说意义却是不小。

一时间,萧晨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尴尬地揉了揉鼻子,咳道:

“你为什么不亲自交给她?你们不是马上要结婚了么?”

“我不会和茜埃迪结婚。”

戴维一字一顿地说道。

一听这话,萧晨几个人再次呆住了。

“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啊?”

尹之娴彻底迷糊了,苦着脸喃喃问道。

戴维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答道:

“茜埃迪是个好姑娘,你们说得对,我娶她是害了她,不单如此,那也是害了我自己,还有我心爱的姑娘。所以我已经决定了,三天之后,我不会出现在婚礼上。”

“你要逃婚?”

华拉拉插嘴问道:

“那丹霓怎么办?”

戴维淡淡一笑。

“新郎都没有了,这场婚礼自然搞不起来。不过……”

说到这里,戴维又换上凝重的语气,继续说道:

“丹霓现在的处境似乎不太妙。”

萧晨一直坐在一旁静静听着,听戴维这一说,脸色一凛,沉声说道:

“这话怎么说?”

戴维朝萧晨望了一眼,一脸严肃地说道

“虽然我回国的时间不长,但这一阵子待下来,多少也觉察到一些事不太对劲。”

原来,可尼国现任国王是吴丹霓的叔叔,按照可尼国的法律,先王去世之后,王位原该由身为长女的吴丹霓继承,但当时她年纪尚未满十八周岁,所以才由先王的弟弟梅里亲王暂时摄政。

这些年吴丹霓凭空“失踪”,国事也就一直由梅里亲王操持。在这期间,吴丹霓的后母苏琳珊娜为了替自己的儿子、吴丹霓的异母弟弟坎拉尔争得王位,不惜委身改嫁给梅里亲王,条件便是只要吴丹霓正式宣告放弃王位继承权,那国王宝座便移交给坎拉尔继承。

戴维把这局势一说,尹之娴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咋舌道:

“苍天啊,这都什么关系啊?真是复杂透了,嫂嫂还能嫁给老公的弟弟?”

“这就是政治。”

徐慧儿也微微摇了摇头。

华拉拉却还有疑问。

“既然这样,你父亲为什么还要逼你娶丹霓呢?”

华拉拉这一提,尹之娴和徐慧儿也觉得奇怪,的确,梅里亲王此举似乎有些多此一举啊。

却听戴维缓缓说道:

“听说那是为了一幅画。”

一幅画?

——《群仙拜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