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四七)路人皆知的秘密?
章节列表
(一四七)路人皆知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虽然情人节只剩几十分钟了,还是祝各位朋友情人节快乐!唔,顺便送大家一句话——

其实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

ok,言归正传,更新才是王道!

(顺便,本书已接近尾声,预计本月即将完本,大家再支持一个月吧O(∩_∩)0!!!)

——————————————————————————————————————

“怎么,你们也知道这幅画?”

见几个人的表情透着古怪,戴维也不觉有些诧异,看来,那幅画似乎还真些名堂,可惜,无论那是名品还是废纸,都与他全然无关。

萧晨并没有正面回答戴维的问话,却望着那张俊脸反问道:

“关于这幅画,你还知道些什么?”

戴维微微偏着头想了想,缓缓应道:

“这幅画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关于它的事都是这几天听家里的管家说的……”

原来,就在一年前,梅里亲王府上来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硬是嚷着要见亲王,说有要事禀报。

从那叫花子口中,梅里亲王得知,前王后吴羽君生前曾收藏过一幅价值连城的名画珍品,当然,如果仅仅是一幅价值几千万的画卷倒也罢了,真正让梅里亲王动心的却是那叫花子的一句话——“据说谁得到那幅画,谁将有可能成为长生不老的神仙。”

听到这里,萧晨几人都不由得心里一惊,那个传说应该很少有人知道,怎么会到处流传,甚至还传到了遥远的可尼国?

“这个也是那个疯子说的?”

华拉拉一直认真听着,这时候突然发声问道。

戴维点点头,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答道:

“应该是吧。”

说完淡淡一笑,说道

“神仙?这好像是你们中国人信奉的主吧?”

萧晨舒展了一下手脚,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

“我只信奉我自己。”

戴维本人也是一个无神论者,对所谓鬼神等无稽之谈也颇是不以为然。萧晨这话倒是说到他心里去了,不由得赞许地点了点头。

华拉拉继续朝戴维追问道:

“对了,你知道那叫花子现在在哪儿?”

戴维有些不屑地轻轻一哼。

“还能在哪?他自称知道那幅画里的秘密,被我父亲待为上宾,不但给了他一大笔钱,还让他住在家里,每天好吃好喝地有人伺候着,在那幅画没有找到之前,他应该不会离开吧。”

说着,戴维好像又想到什么,说道:

“对了,那个叫花子好像也是一个中国人。”

中国人?

萧晨心头一动,却听戴维继续讲述道:

“那幅画是先王留给茜埃迪的遗物,一直放在国库的保险柜里,为了得到那画,我父亲和苏琳珊娜一起打开了保险柜……”

听到这里,徐慧儿倒没什么,华拉拉却是“啊”的一声轻呼,萧晨的心里也是一紧,尹之娴更是紧张地急问道:

“那画不是……”

见众人反应如此强烈,戴维心里有些意外,脸上却只淡淡一笑:

“放心吧,那保险箱里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什么画。”

啊?

这结局却是全然出乎众人的意料。也不知道该是庆幸还是失望。

吴丹霓不是说她父亲把画锁在保险柜里了么?怎么会不在里面?

华拉拉眼珠一转,脱口问道:

“你父亲是怎么打开保险柜的?”

“用钥匙啊。”

戴维理所当然地答道:

“先王临终前曾把钥匙交给我父亲,托他等到茜埃迪满十八岁的时候,把保险柜里的画亲自交给她。”

戴维突然脸色一黯,有些羞愧地说道:

“可惜父亲被迷了心窍,辜负了先王所托。”

华拉拉却没顾得上那些,不停口地连声追问道:

“那么这钥匙有几把?柜子打开的时候有没有被撬过的痕迹?”

戴维摇了摇头,答道:

“柜子很正常,完全没有被撬过的痕迹,至于钥匙嘛,应该说只有一把,不过……”

微微顿了顿,戴维有些迟疑地说道:

“我父亲和苏琳珊娜怀疑茜埃迪那里还有一把,也许那画就是被她带走了。”

听到这里,尹之娴像是突然开窍一般,猛地一拍大腿,嚷道:

“我知道了,难怪前阵子丹霓家总是闹贼,后来她搬过来住,我们也跟着被小偷光顾……”

戴维脸色更是难看,尴尬地说道:

“对不起,我代表父亲向你们道歉,他以前不是这样……唉。”

见戴维吞吞吐吐,似有什么难言之隐,徐慧儿出言宽慰道:

“没什么,反正也没丢什么东西,就是我临摹的一幅习作被偷走了,倒算不得什么。”

“还说没什么?为了那玩意,拉拉都被人绑架了……”

尹之娴低声咕哝了一句,被徐慧儿轻轻踢了一下脚尖,才闭上了嘴。

戴维又长叹了一口气,想必是为父亲的行为表示羞愧,沉默了片刻,突然抬起头来,

“还有一件事。听说前不久苏琳珊娜不知从哪里得到了那张画。”

萧晨像是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

“那画是假的。”

“咦,你怎么知道?”

戴维吃惊地望着萧晨,那幅画的真伪也是这两天才刚鉴定出来,怎么他一口就说破了?

“呵呵,我猜的。”

既然萧晨不愿说,戴维也不好多问,继续说道:

“就因为这样,所以他们才硬要我跟茜埃迪结婚。希望我能从她那里得到那幅可以帮他们当神仙的魔画。”

说完这一番话,戴维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往茶杯里续满水,轻抿了一口。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尹之娴皱了皱眉头,这件事听起来好像蛮复杂的,她已经云里雾里了。

萧晨拿眼看了看华拉拉和徐慧儿,似笑非笑地问道:

“你们看呢?”

“先把丹霓弄出来。”

华拉拉想也没想径直答道。

“哦?怎么弄?你连王宫也进不去。”

萧晨似乎有意考较华拉拉,接着问道。

华拉拉一时语塞,歪着头想了想,拿手朝戴维一指。

“我们进不去,戴维是丹霓的未婚夫,他总可以进去吧?到时我们候跟着他去不就得了。”

戴维摇了摇头。

“不好,大家都知道我平时都是习惯独来独往,不可能一时间多出这么多同伴。”

“那……”

华拉拉眉心一皱,正在犯难,无意瞥到正在身边倒茶的小花匠,猛地往他肩上一拍,发出一声欢呼。

“哈哈,有了!”

小花匠抬起头来,一脸疑惑地望着身边的**,却见她对着自己一番指手画脚,随即场中的其他人也都把目光聚集在他身上,个个眉飞色舞的,却听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