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四九)请跟我来
章节列表
(一四九)请跟我来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吴丹霓猛地抬起头,饶是她再镇定,骤然听到这话,脸色也不禁为之一变。

强吸了一口气,吴丹霓努力压制住激荡的心神,冷冷问道:

“逃婚?什么意思?”

横竖那婚讯也是吴丹霓偷听到的,她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应,只得装做不知情,跟戴维装糊涂。

戴维“哦”了一声,饶有兴味地说道:

“没什么,我看见公主急匆匆的,还以为要逃婚呢?本来想问问有什么可以效劳,现在看来是我误会了。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先告辞了,咱们三天后婚礼上见……”

戴维说完这番话,转过身作势就要走。

吴丹霓愣住了。听戴维话里的意思,似乎是想要帮助自己,难道他也反对这场婚姻?

想想也是,没有谁希望自己成为别人的傀儡,尤其是这种有目的、带着某些色彩的交易婚姻,虽然不知道梅里叔叔和苏琳珊娜到底想要在自己身上图谋什么,不过就算傻子也知道这其中必有隐情。

“唔,要不要开口呢?”

现在吴丹霓心头左右为难,承认了吧,又怕中了对方的圈套;否认吧,更担心失去这唯一的机会。

吴丹霓内心挣扎不已,嘴唇嚅动了好几次,可每每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正犯愁呢,却见阿达加朝自己微微眨了眨眼。

吴丹霓心头一动,下意识地脱口叫道:

“哎,你等等……”

戴维停住脚步,回过头冲吴丹霓微微一笑。

“想逃婚?那就请公主你跟我来吧。”

咦,跟着他走?就这么简单?

吴丹霓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但事到如今,她也再没有别的路子可走。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好,“死马当活马医”,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吴丹霓将信将疑地跟在戴维和阿达加身后,走了一段路,突然觉得有些奇怪:“阿达加今天走路的姿势好像有点不对啊,乍一看和平时差不多,但多看一阵总觉得动作有些生硬别扭。”

当然,这疑虑只是在吴丹霓脑中一闪而过,因为她又发现了一件更奇怪的事。

“这条路不对吧,出宫不是该往那边去么?”

吴丹霓从小在这王宫中长大,就是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戴维现在带的这条路恰和出宫相反,应该是通往温室的。阿达加和他父亲,皇宫里的一位老资格的花匠就住在那温室旁的一间小房子里。

戴维仿佛没听到吴丹霓的发问,连头也没回,脚下不停只顾大步往前。倒是阿达加回转头,冲吴丹霓招了招手,示意她继续跟上来。

吴丹霓越发觉得奇怪了,今天阿达加看起来怎么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也不知道他到底找到萧晨他们没有。唉,真急死人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呢……”

一路上,吴丹霓的脑袋里都是一团糟,仿佛有千百根线在里面绞着。

好在没过几分钟,戴维就带着她走进了老花匠住的屋子。不管戴维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马上就要知道谜底了。

“吉姆大叔,正忙着啊……”

老花匠正埋头摆弄着一盆假山,听见有人叫他,抬起头来一看,混浊的眼神似乎亮了亮,乐呵呵地说道:

“是戴维王子啊!今天是哪股风把您给吹来了?”

老吉姆一边说一边往戴维身后看去,正瞥到跟在后面的吴丹霓,于是一张老脸笑得更欢。

“听说戴维王子和茜埃迪公主快要举行大婚了,大叔还没恭喜你们呢。”

说着,老吉姆又冲跟在戴维身后的阿达加扯着嗓子喊道:

“小子,你还愣着干嘛呢?快去地窖里把我那藏了十三年的玫瑰露取出来!戴维王子和茜埃迪公主即将大婚,今天可得好好庆祝一下……”

阿达加似乎微微一愣,朝戴维瞥了一眼,戴维微微一笑,将随身背着的一个背包取下来,交给阿达加,随即凑到老花匠面前,伸出手在他肩上一拍,摇头说道:

“没有的事,大叔别听那些人瞎说。对了,阿达加,你也别弄其他事了,赶紧把公主带进去吧,抓紧时间。”

戴维一边说,一边朝屋中的一道房门努了努嘴。

眼看着阿达加领着吴丹霓消失在那道房门背后,戴维这才对一头雾水的老吉姆笑了笑,缓缓解释道:“阿达加和茜埃迪有些话要说,让他们去吧。”

老吉姆听了戴维这话,心里却是一咯噔:“难道,阿达加那小子和公主……天,那小子不会那么傻吧?”

这几个孩子都是他看着长大的,乐乐呵呵的才好,可别生出什么事端来。儿时的交情归交情,毕竟人家贵为王子公主,这其中的讲究却不能含糊。

老吉姆心里是越想越不踏实,惶恐不安地朝戴维偷偷瞄了一眼,嚅嚅地正要说些什么,忽听得里屋传来一声女子的惊呼,可不正是茜埃迪公主的声音?

老花匠心头一紧,撑起身刚想往屋子里冲去,却被戴维一把抓住了胳膊。

“吉姆大叔,您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您看,我这个准未婚夫还没着急呢,你急啥?哎,刚才您说的那什么玫瑰露?赶紧拿出来给我尝尝吧,哎,被您刚才那一说,勾得我肚子里的酒虫都快要爬到那嗓子眼了,快快快……”

尽管心里还有些不太踏实,但戴维既然说没事,老吉姆也不好多说,满怀忧虑地往那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才佝偻着身子去取他的珍藏佳酿。

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差不多过了快一个小时,才见阿达拉和吴丹霓重新走出房间,戴维有些古怪地在二人身上细看了一眼,眼中带着几分惊讶几分赞赏,随即站起身来。

“吉姆大叔,天色不早了,打扰您这么久,我们也该走了。”

老吉姆还没来得及朝那二人细看,一听戴维这话,忙不迭地跟着站起来。

“王子要不嫌弃,就留在这吃点便饭吧,我那还有好几坛不错的酒……”

戴维笑着拍了拍老吉姆的肩膀,摇头推辞道:

“今天就算了。”

说着又朝阿达加指了指,又说:

“对了,最近我那有几株花长得不太好,把你的阿达加借用几天去帮我弄弄,可以么?”

老吉姆自然点头应允,反正这园子里平素也没什么事,让阿达加跟着王子出去开开眼界也不错。

阿达加好像也非常乐意,连话都没说,急不可耐地撒腿就往外跑。

“哎,这孩子……”

眼见阿达加逃也似地冲出屋外,老花匠无奈地摇了摇头,戴维和吴丹霓却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向老花匠告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