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五O)要你做女王
章节列表
(一五O)要你做女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望着暮色中那三人渐渐远去的背影,老吉姆微微叹了一口气。他的眼虽然花了,心却没花,知道这三个孩子一定有什么事瞒着他,至于那秘密到底是什么,他却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人活到老吉姆这把年纪,才会懂得:有时候,“不知道”也是一种幸福。

* * *

一走进戴维的白屋,“阿达加”立刻被华拉拉和尹之娴一左一右包围起来。两个**拉着一个大男人的手上上下下地打量不停,嘴里还不住地啧啧称赞,那情形若是让外人见了绝对会嫉妒得要命,唔,当然是要那个被**包围的男人的命。

不等“幸福”的“阿达加”开口说话,屋外又风一般冲进一个人来,看那五官容貌,赫然又是一个阿达加。

屋子里竟然同时出现了两个阿达加!

这情景固然让人觉得匪夷可思,而更加奇怪的事,面对这等天大的怪事,一贯急性子的华拉拉和尹之娴却居然没有半点反应。

只见后来那个“阿达加”冲到先前那个“阿达加”面前,把这个长得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从头到脚仔细看了一遍,喃喃念道:

“天!茜埃迪公主。这真的是您吗?还是慧儿姑娘。中国的化妆术太神奇了,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之前那个“阿达加”闻言一乐,用可尼语和中国话分别问了一句:

“你们猜我是谁?”

答案是毋庸置疑的,先前被戴维带回白屋的那个“阿达加”便是可尼国的茜埃迪公主,中文名字叫做吴丹霓。

而代替她留在宫里的“茜埃迪”呢?不用问,当然便是“千变女郎”徐慧儿了。她身材跟吴丹霓差不多,又精擅易容,再加上通晓一些可尼语,也只有她才是担任冒牌公主的最佳人选。

寒暄了几句别后之情,众人正要说起逃婚的事,忽然尹之娴皱着眉头嚷道:

“哎,丹霓,你还是快点变回原来的样子吧,我对着你们这两个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人,眼睛都快看花了,也不知道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不等吴丹霓说话,华拉拉摆了摆手制止道:

“不行。之娴你难道忘记我们先前说好的计划么?这几天丹霓还有得忙,要是让人家知道这个真公主在外面抛头露面,那宫里那个‘假公主’怎么办?”

尹之娴想想也是,便不再还嘴,只是一张脸比苦瓜还苦,狠狠朝真的阿达加瞪了一眼。

“你还是去弄你的花花草草吧!”

阿达加哪能听得懂尹之娴的抱怨?不过既然看到公主没事,他也就放心了,打了个招呼,自顾又回花园干活去了。

两个“阿达加”减去一个,尹之娴总算是呼地吐出一口长气。

“这下子清静了。”

吴丹霓微微一笑,随即把头转向萧晨,连声问道:

“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刚才拉拉说我有得要忙,到底是要我做什么?”

“女王!”

萧晨简短地应了一句。

吴丹霓一愣,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了看萧晨,确定对方并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又看了看一旁的戴维,后者也凝重地点了点头。

“不!”

吴丹霓下意识地拒绝道:

“我不稀罕!”

“你可以不稀罕,但可尼人民稀罕!”

见吴丹霓眼露迷茫,萧晨向戴维递了一个眼色,戴维这才将自己打听到的最新消息对吴丹霓细说一番。

原来,就在萧晨、华拉拉和徐慧儿等人定下“狸猫换太子”的计策,准备救出公主之后,戴维又收到一个可靠的情报。

据戴维的线报,一旦那幅《群仙拜寿图》落到戴维的父亲,也就是现任摄政王梅里亲王手里,他便决定将王权正式移交给苏琳珊娜的儿子坎拉尔,自己则专心追求升天之道。至于坎拉尔,据说是一个心思极端狭隘自私之辈。在线报那里,戴维还听到一个天大的秘密,为了彻底得到王国的统治权,坎拉尔曾悄悄派人潜入中国,打算暗杀自己的王姐,不过后来这件事被苏琳珊娜得知后却是给予了阻止。

对于苏琳珊娜这个举动,戴维和其他人都觉得有些奇怪,难道苏琳珊娜对茜埃迪还存有仁慈之念?他们却不知道,苏琳珊娜这么做并不是因为心存仁慈,只是在那幅“仙画”找到之前,吴丹霓对她而言还有利用价值。她知道,一天找不到“仙画”,梅里亲王就一天不会让位,虽说他曾答应苏琳珊娜会把王位继承权交给坎拉尔,可毕竟梅里亲王还有自己的亲生儿子戴维,难保不会夜长梦多。

也正是基于这番综合衡量,苏琳珊娜才阻止了儿子的暗杀行动。

至于坎拉尔,一来惟母命是从,二来据他派去中国的人回来说,公主旁边另外还有高人保护,一时不好下手,便也暂时放下了这般心思。

吴丹霓在一旁静静听着,听到“刺客”那一节,不由得朝萧晨望了一眼,萧晨自然知道她是想起了那次彩排发生的“意外”,微微朝她点了点头,示意继续听戴维说下去。

坎拉尔一直觊觎王位,虽然刺杀行动没有成功,但心里一直耿耿于怀,近年来又刻意结识了一批人,并和某大国私下协定,只要让他登上王位,便将可尼国归附在那大国庇护之下,成为其附属国。

听到先前那些,吴丹霓尚还一直保持着理智,但戴维把最后那句一说,她顿时脸色大变,“啪”地在沙发扶手上重重拍了一下,怒道:

“岂有此理!这不是卖国贼么?”

尹之娴也跟着附和道:

“就是,摆明了是引狼入室嘛!”

华拉拉趁机劝道:

“所以,丹霓,这王位原本就是你的,就算你再不稀罕,为了可尼国的人民,也得把它拿回来。”

萧晨点点头,接口道:

“还有那幅画,我始终觉得不应该平白失踪,或许,还能再找找……”

尹之娴咕哝一声:

“找?怎么找?那么大一卷画,难道还会隐身么?”

“隐身……隐身……”

萧晨把这两个字翻来覆去念了几遍,眼睛忽然闪过一抹光华,若有所思地自语道:

“或许,真的是‘隐身’了……”

为了那幅鬼画,萧晨哥好像真的快要疯了。

尹之娴同情地朝萧晨瞥了一眼,再回头望向吴丹霓,却见她低着头沉思了半天,终于,像是下定了决心,抬起头定定地对着萧晨问道:

“说吧,我现在该怎么做?”